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SK真人向】重返18岁

     长短不确定,未来走向不确定,结局不确定

     我只是随便码码的……





     “hing,你该起床了,快点起来,要迟到了。”温润的声音在krist的耳边响起。

        krist迷迷糊糊之间自然是听见了这声呼唤,他满眼都是黑暗,一双眼皮似乎是有千万斤重一般,他很想醒来,却无论如何也都没有办法醒来。

        “hing?怎么睡得这么沉?再不起来就要迟到了。”无奈温柔的声音再次传来。

        krist只能默默地听着,听着听着就觉得这声音莫名的熟悉。

        竟像是P'sing的在自己耳边轻轻道来的话语。

        可是,怎么可能呢?

        望着床上依旧没有醒来的那个人,singto皱了皱眉,本来打算再开口叫上几声的,却突然发现有些不对劲。

        床上那人的面容极其安静娴适,似乎自己的叫喊声没能打扰到他的好眠半分。

        怎么会睡得这么沉呢?singto慢慢地扬起了自己的手,覆在了那人的额头之上。

        却并不是想象中的那样闷热的温度,他手下的更像是一泓清泉,有些清凉。

        krist被困在这片虚无的黑暗中太久了,久到他几乎快要扔去了他所有的记忆,他挣扎不得,见不到一丝阳光。

        突然,他的额头上有了那样温润的触感,那样的舒适,和记忆中的某个人的手抚过自己脸的感觉恰好重叠。

        他猛地惊醒过来,终于也一并从那囿住自己的恐怖的漆黑中挣脱出来。

        眼皮不再那样的沉重,他觉得自己离黎明越来越近,近的似乎伸手就能触碰到。

        他的意识也随之渐渐地清明起来,他记得,他还是记得的,在那某一日,他的眼眸最后盛满光亮的那一刻。

        他记得,他已经死了,死在那场严重的车祸里。

         闭上眼睛的那一瞬,他还是没能看见他的身影,不甘心,却无能为力。

        他还是敌不过那些生死无常。

        可是,现在他竟然觉得自己在慢慢睁开双眼,一步步地逃离死亡的边缘线。

        清晨透过窗户那明媚的阳光撒了初醒的krist满脸,他有些恍惚,只觉得自己在做梦。

        “hing,你终于舍得醒了?赶紧下床,真的要迟到了。”singto真的被他这突如其来醒过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定了定心神之后,他笑着嘱咐道。

      “P……P'sing……”望着面前与自己相距不远的那张如此熟悉的脸,krist只以为自己还是在梦中,大脑还没来得及运转起来,唇舌之间已经溢出了轻喃。

      他怎么会在自己身边?他们已经太久没有见面了。

      singto眉目之间的所有浅笑都僵在了原处,“你刚才叫我什么?hing?”

       这样的呢喃,像是一个小小的开关,唤醒了singto脑子里最深处的记忆,一点一滴,全是那个人的身影。

       从前,他最爱这样叫自己,撒娇的,无奈的,恼怒的,每种都有。

       而他,每一种声调的轻唤都被他小心翼翼地埋藏在心中,只为了当他孤寂的时候,拿来温习,有他在身边的美好温度。

       因为,每一个模样的他,他都爱着。

       krist脸上的表情愈发的迷惑,刚才P'sing说出的那个名字是那样的陌生,为什么他唤出自己的名字,他愣了愣,双唇蠕动了好半晌,终于问出了一句,“我是谁?”

       当这三个世上最难寻出答案的字落下声响后,singto望着面前的那张脸许久,他微微的眯了眯眼睛,忽尔之间笑了出来,“你在说什么呢?”他不由得揉了揉那人毛茸茸的脑袋,“好了,赶紧起来吧,我做好了早饭,一起去吃吧。”

       说着说着,singto就站起了身。

       “等一下!”krist有些慌张地喊道,动了动身子,有些害怕地扬起手,一下子就拽住了singto垂着的一只手。

       “怎么了?hing?”singto慢慢地转过身去,他发觉,自己拿只被他覆住的手掌,有些湿润。

       “P'sing,你是P'singto吧?”krist的脸上溢出了满满的委屈,像是哀求一般的询问着。

       “hing,我是。但你今天怎么怪怪的?你怎么了?”singto微微地动了动,他只是有些想挣扎开那只手。

         挣扎无果之后,他才发现hing此时的力气有些大。

        “这样,就很好了。”krist深深地呼了一口气,又笑了笑,“P'sing,我只是有些睡懵了。”

        他终于悄悄地放开了自己那已经被那人捂的温热了的手。

        “好了,赶紧去吃饭吧。”singto匆匆地挪动起自己的脚步。在就要推开门的那一瞬间,他顿了顿,终于说出了那一句话。

        ——还是叫我P'singto吧。

        那个称呼,只有他可以尽情地叫,他已经习惯了,不习惯的反而是当别人像他这样一般地唤自己的时候。那一刻,他就会想起他,想念他的笑,想念他挽着自己的手臂撇起嘴角的样子……

        想念他的一切。

        其实,哪里能一样呢?别人从来就学不来他的一分一毫。

        singto说完之后,也没等来床上那人的回答,就匆匆地走了出去。

        krist愣了一瞬,也没有想通为什么singto会这样抗拒着这个称谓,他就匆匆爬下了床,他太想知道此时的自己究竟变成了何人,变成了什么模样。

        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人,会住在singto的家里,还能值得singto对他这样好。

        krist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心有些堵,胀胀的。他知道,这种感觉叫做嫉妒,或者叫做吃醋,也没有什么错的。

        他差点没从床上跌下来,他也没有太在意,站稳之后,就匆匆地向着桌子上的那面镜子靠近。

        镜子中一张青涩的脸突然闯入了krist的眼眸中,尽管心里已经做好了一些准备,但他还是被吓了一大跳,幸好他手疾眼快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否则,singto一定会被他的尖叫声吓到的。

        krist有些不可置信地摸了摸那张陌生的、不属于自己的脸,指尖传来的触感是那样的清晰真实,他连忙把自己的手撤了下来。

        他猛地闭上了眼睛,嘴里不住地道:“这一切都不是真的,这都是假的,是一场梦,醒来就好了……”他太希望这一切都是一场梦了,也希望多说几句这样安慰的话,待他睁开眼来,一切就都能回到当初。

        不,回去了又如何?当初的那个世界于他来说更是一场无法摆脱的梦,一场噩梦,比现在还要可怕。

        从前的那个他,singto不在他的身边,他们两个人,终于走到了形同陌路的结局。

        这场荒唐的梦里,至少他的身边,还有singto。

        尽管singto认不出他,尽管singto把他当做另一个人。

        可这样,不也挺好的吗?

        他宁愿顶着一个陌生的身份,顶着一张陌生的脸,哪怕过着一种不属于他的生活,可这生活却是他这几年来,一直期盼着的。

        他定了定心神,慢慢地走了出去,刚推开卧室的门,他就看见singto似乎是在厨房忙活着。

        他以前从来都不知道singto还会做饭,会为另一个人专门做着饭。

        krist心里堵着的那口气愈发的深了,他满面怒气地“哼”了一声,匆匆地走进了洗手间。

        他手捧冰凉的水,用力地泼向那张年轻姣好的脸,泼的那张脸已经麻木了,还是没有停下。

        不行,他还是忍不住,想立马出去走到singto的面前,去质问一下他是谁。

        这张青春的脸的主人是谁,他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singto会和他住在一起?

        krist疯狂地想要知道,他不得不承认,他现在对singto的生活真的是一无所知,他们分开的时间实在是太久了。

       不,对着镜子,krist对着这张脸开始自嘲起来,他什么时候了解过singto呢?

       从来就没有,哪怕他们曾经是那样的靠近,一同在偌大的舞台上唱歌,一同去着异国他乡,一同接受采访。

       两个人一起,他曾经以为就是全世界的。

       但都是曾经他以为罢了,匆匆的流年为他证明了这一切。

       krist渐渐有些痛苦,忘记关上而流出的水哗哗作响,他不安慌乱地拧上了水龙头。

       跌跌撞撞地走出了卫生间,他不知道,不知道要不要告诉singto这一切。

       可是,他怕,怕singto认为是自己抢走了这身体主人的生命。

       他怕,singto会恨自己。

       这比形同陌路的结局来的还更要人恐惧。

       “P'sing,哦,不,P'singto,我弄好了。”krist恹恹地说道。

       “好了就来吃饭吧,一会儿我送你去上学。”singto拉开了餐桌旁的一个椅子。

       “好,啊?什么?去上学?”krist的情绪一下子就高了起来,刚答了一个“好”字,他就立马反应过来了,有些惊恐地问道。

        什么?他还要上学?那他现在到底是有多青春年少啊!

        “对呀,今天不是周一吗?你真的睡傻了?”singto漫不经心地瞥了面前的krist一眼。

        “呃呃,我忘了,忘了……”krist笑着尴尬着打着哈哈。

        “快点吃吧。”singto给krist递了一杯温热的牛奶。

        krist望着那杯牛奶,似乎从那清亮的玻璃杯中望见了自己的倒影,嘴角处是掩不住的笑意。

        原来这样从别人手中悄悄偷来的生活,是这样的舒适欢喜。krist知道自己很自私,很可恶,但他却真的没有办法面对眼前阔别这么久的singto说出所有的真相。

       “嗯嗯。”krist赶紧埋下了首,多咬了几大口的面包。

        坐在singto车上的时候,krist的头抬抬低低好几个回合,又望了望身旁的singto好几次,依旧还是没能问出一个问题来。

       他害怕自己会露陷,也害怕自己这个还未做够瘾的梦就这样被singto亲手戳破。

       他多想就这样多待在singto身边一会儿,就多一会儿,什么也不管,就只有他们两个人。

       也不管现实中的自己究竟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是否死去了,也不管自己还能像这样活着有多久,也不知道自己在哪一天就真正的彻底死去,一缕魂魄也寻不见踪影了。

        刚下了车之后,一个陌生的声音就传来了,“hing,今天又是你哥送你来的啊?”

        “我哥?”krist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就是连这个称谓他也没有反应过来。

        “对呀!你不是跟我说过,他是你表哥吗?”那人又点了点头。

        什么?singto居然是他的表哥?不对,是他此时所占据的这副身体主人的表哥?

        “哦,对,他是我表哥。”krist附和地点了点头,笑着指着车上大的singto道。

        他突然发觉,他一早来郁结的那些所有不甘的怒气,就在这一瞬间全都消散不见了。


评论(24)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