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无言笙歌(37)

翌日,很早很早的时候,krist就醒来了,或者说这一夜他都未得好眠。他不知道要如何去面对那个人。

      god醒来的时候,推开卧室门的时候,就看见沙发之上似乎有一团黑影。他走近一看,这才发现是krist。满室的昏暗似乎将他笼罩起来了。

      “krist,你怎么醒的这么早?”god不知道krist坐在这里做什么。

      “有些睡不着。”

      “god,你能借我一点儿钱吗?”思衬了许久之后,krist终于把这话说了出来,并没有任何的结巴。便是连最初以为的不好意思也没能觉察半分。

      “当然可以了,只是你借钱要做什么?”

      krist微微地低下了头,两只手十指相扣,不住地蠕动着,一阵缄默。他要怎么跟god说呢?

      既然说不出口,不如就沉默。

      望见krist这副模样,god也不好再说些什么了,只是又问了一句,他需要多少钱。

      “不要很多的,几百铢就好了。”

      “好。”god从钱包中抽出了一千多铢,直接递给了krist。“你不必跟我说‘借’这个字眼的,我讨厌这个字。”

       krist的头垂得更低了,接过了那钱,将那钱攥的紧紧的,唇间溢出了一个像是羞愧一般的“嗯”。

      “明天我和nine要一起参加一个活动,你要不要来?”

      “他也要去吗?”krist将话里的每一个字都拉的很长,似乎是借此在思考着。

       片刻之后,一个坚定的“去”字闯进了god的耳中。

       god笑了笑,“我们两个人一起,那个nine一定会很惨。”

       krist终于抬起了头,一下子就撞见了god那张携着满面笑容的脸,他也随着他笑了笑。

       “god,能不能让我用一下你的手机?”

       “好。”god没有多问什么,就把手机递到了krist的手里。

       当god去上班之后,krist就悄悄地出了门。他有些忘记要怎么去singto的那间公寓了,他望着面前那车马如水的宽阔的街道,大片大片的迷茫从他的心中涌了出来。

       没有办法,他只好坐上了一辆出租车,他害怕会把god给他的钱花光。

       还好,下了车之后,他还剩下有好几百铢的样子。

       天才刚蒙蒙亮的时候,singto就突然毫无征兆地睁开了一双眸子,直勾勾地盯着上面那惨白的天花板,脑子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还能想些什么。

       在床上躺的他全身都隐隐地作痛,他转了个身,黑漆漆之中,他似乎是闻见了krist身上那好闻的味道。

       “krist!”他欣喜地叫着,可是等了半晌后,他没能等来任何的回应。

       鼻尖的味道愈发地淡了,singto伸出手想去挽留,却只能触到一片虚无。最后,那味道竟然残忍地消失了。

       singto没能留住任何。

       他只好在自己的脑子里想着krist还没有离去的那段日子,那时候他们同床共枕,在漫天的黑夜中,他也会悄悄地伸出自己的手,想去寻找krist那只冰凉却是软嫩的手。

      只是他却不敢握紧他的手,他只是敢偷偷地望着他的背脊,祈祷自己能赶快睡去。

      那时候,他宛如一个极易满足的小孩子。

       因为,他知道,这样看似平静的生活,也是他偷来的。因为太珍贵,因为太舍不得,所以每日每夜他都害怕睡去,更害怕醒来。

       然后,望着虚无的双人床,然后,真相与事实齐齐地像是一根根针,扎进他的骨髓,他的心。

       而如今,噩梦终于醒来了。

       这次,krist是真的离开了。

       再也忍受不得的singto终于像是缴械投降一般地行下了床,他的脑袋疼的厉害,里面像是燃着一团又一团熊熊的大火一般,把他所有的意识都烧尽了。

       他跌跌撞撞地走到冰箱前,急切地拿出了几罐啤酒。他太想喝醉了,人和心一齐深深地醉去。醉了,就什么都记不得了,心就不会痛了。

      也许,krist就不能跑进自己的眼眸和脑子中了。

      多么好的一件事啊!

      singto就这样瘫倒在冰箱边,一口又一口喝着那又凉又苦的酒。唇舌之间都溢满了苦涩,苦的singto想立马吐出来,苦的singto的胃都在翻涌着,苦的singto的眼泪都一颗颗掉出来。

      可他还是紧紧地闭着自己的嘴巴,一口口地把他素来讨厌的酒咽下去。

      singto摇摇晃晃地又走进了曾经他和krist的卧室,笑着走了进去。

      可望进眼中的依旧是空空如也、寂静万分的没有任何生命的摆设,它们不能随着自己一同哭,更不会陪着自己一起笑。

      singto走了没两步,就重重地跌倒在了地上,啤酒顺着孔径“哗哗”地流淌出来,渐渐地漫过贴在地面上他的那张绝望的脸。

      除了冰凉,singto渐渐觉得自己的脸溢出了麻木苦涩的感觉。

      此时他的模样一定是极其狼狈的吧,他不想透过那啤酒瓶瞧见此时自己的倒影。他的视线毫不犹豫地转了过去,随后他的目光就被桌底那只不起眼的纸箱子吸引了过去。

      那纸箱子小小的,就这样端庄郑重地藏在那个桌子底下。普通的很,却一直吸引着singto慢慢地靠近,就这样,似乎像是召唤一般,他艰难地站起了身。

      singto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想去探寻那箱子中究竟装着些什么。

      “krist,krist……”他的脑子里不断溢出他的名字。

      他的名字,从来都是他的心事。

      片刻之后,他哆嗦着一双手,将那封盒打开,几件krist不常穿的衣服就跃进了singto的眸子中。

      原来,他给自己留下了一些还值得怀念的东西。

      singto拥着那几件衣服,靠近了鼻尖,半晌后,他才迟钝地发现上面却没怎么残留着krist的味道。

      再低下头来去看,singto就瞧见了一个那样普通的暗黑色的笔记本。

      singto惊讶地拿了起来,随手翻了一页,满眼都是那样熟悉的字迹,是krist的字。

      singto大气也不敢喘一下,他觉得自己像是在偷窥着krist的秘密,可他却没有办法将那本子合上。

      ——当时的你,果真傻的可以,你不过是误闯了他们世界的一只小鸟。

       为什么不赶紧飞走?为什么还要动情呢?

       于是,你的翅膀,断了。

       再也不会飞了。

       这就是结局。

      ——为什么不肯开口呢?为什么想永远无言下去?

      ——因为一切都回不到过去了。

      ——因为他说过他最喜欢听我的声音。

      ——因为我恨他。

      ……

      一页页地翻过去,singto的心都被这些他写下的话揪了起来,痛的他不得不死死地抓住自己的胸口,才能勉强支撑着自己不倒下去。

     是自己,是自己跟他说过,自己最爱他的声音。

     从来就不是nine啊!

     那krist笔下的那句动情,也说的是自己了吧。

     singto笑了,眸子里溢满了真实的笑意,望着那惨白的纸上黑色的字,他又哭了,边哭边笑。

     他不知道krist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写下这一字一句的。他当时嘴角的弧度一定是极其凛冽的吧。

     但他也看到了,他说他恨自己,恨着他。

      ——这是最好的报复。

      ——倘若她要死了,那么我想我也快了吧。

      接着翻下去,singto看到这样的字样,他的身子抖了抖,抖得厉害,抖得他就快要看不清那本子上清晰地字了。

      krist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singto是这样害怕看到“死”这个字眼。

      他说他也快了,怎么可能?singto的泪落得更加的汹涌,眼前似乎蒙上一层模糊的水雾,怎么也都挥散不尽。

      他现在只想去找krist问个清楚。

      “咚咚咚!”突然,阵阵的敲门声打断了singto的思绪,愣了片刻之后,他连忙擦去了自己的泪水。

      “是谁?”他跌跌撞撞地行了过去,不肯将手中krist的日记本放下。

      却是没人回应。

      singto的脑子现在已经有些迟钝,许是刚才拼命喝下的酒,终于起了作用。

      他缓缓地开了门,却发现门外站着的正是他现在想要舍弃一切东西乞求想要见到的人。

      “krist……”他有些不敢相信地轻唤了一声。

      没有太多的思考,singto眸子的泪水像是决了堤一般,疯狂地下坠着。

      krist一眼就瞧见了他手上那个他珍惜异常的本子。他看了,singto他看到了自己写的那些话。

      他皱了皱眉,语气严肃地说道,“把我的本子还给我!”没有犹豫,一把就将那本子夺了过来。

      singto的手上突然出现了一阵猛烈的力气,他一瞬间没能反应过来,他现在实在是迟钝的很。

      再后来,他才瞧见面前krist那满面愠怒的样子,还有被他夺去的本子。

      krist生气了,“对,对不起……”singto低下头来,委屈地道着歉。

      “你都看见些什么?”

      “我看见了些什么?”singto又重复了一遍,似乎是在拼命尽力地回想着自己刚才看到的那些话。“我看到了,你说你对我……”

      singto挠了挠自己的头发,闭了闭眼睛,头真的好晕啊!整个世界似乎都在他的眼前晃来晃去,他快要有些看不清krist的脸了。

      “我看见了,你喜欢的是我,是我……”

      “你看错了,我没有,我说了,我喜欢的是nine。”krist面色阴寒地一字一句地反对着singto。

      “没有,没有,你就是喜欢我……”singto不住地摇着头,脸上的痛苦越来越清晰可见,他弯下腰,似乎在捂着自己的肚子。

      “krist,你说,你要死了,我不信,这一定是假的吧……”

      krist顿了顿,面色微微有些不自然,“当然是假的,我还没有报复你们,怎么可能会死呢?”

      “这就好,这就好。”singto忽然觉得自己的胃就没有那么的疼了,他的嘴角渐渐有惨淡的笑意漾起,“报复也好,只要你高兴就好,你活着就好。”

      见到singto这副样子,krist没有半分的动容,像是一个旁观者一般,在一边默默地围观着。似乎这一切都与他没有什么关系了。

      原来,他的心真的坚硬起来了。

      singto有些站不住了,他艰难地扶着一边的门框,虽然下一秒就想倒下去,可他还是强迫着自己一定不能在krist面前倒下。

      尽管,他现在特别想去抱一抱krist。

      可是,他无能为力,他办不到。

      “可是,你说的,你们是谁呢?”singto再次艰难地开了口。“谁还伤害了你?是fufei吗?我已经和她……”

      身后突然传来声响,singto的声音戛然而止。krist向后望了望,果然是驶来的是那辆nine的车。

      krist勾了勾嘴角,向前行了两步,走到了singto的面前,伸出手拥住了他那单薄的身子。

      他这才发觉,singto的身子冰凉的很,自己怀中的应该是一块寒冰吧。浓浓的酒味传进了他的鼻尖中,他这才知道singto原来是醉了。

      krist又皱了皱眉,他不知道singto在这一晚上到底做了些什么。

      singto醉了,恍惚之间,自己似乎就陷入了krist的怀抱之中。

      nine一下车,就瞧见了krist和他的P'singto两个人在门口处相拥的样子,他满身怒气,却无处可以发泄。他最后只得慢慢地行了过去。

      krist自然听见了那深浅不一的脚步声,嘴角的笑意愈发的深了。他有些急促地松开了singto的身子,向后转了过去。

      “好久不见啊!nine。”他淡笑着开口,宛若是换了一个人一般。

      “krist,你们在做什么?”

      “不过是你眼睛所看到的,接下来,他就交给你照顾了。”krist很轻松地说道,话音刚落,就想离开。

      “等一下!你去哪?”

      “与你无关。”krist淡淡地开口。

      被krist松开的singto,猛地之间就失去了依靠,他的头痛的还是这样厉害,双眼也有些花,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了。他终于是再也站不住了,“咚”的一声就摔到了地上。

      “P'singto,你还好吧?”nine被吓了一跳,连忙想去扶起他。

      听到这个动静的krist,步子僵了僵,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雨后新鲜的空气。仅仅只是一秒钟,下一秒,他便踏着决绝的步子渐渐地走远了。

      也许,他利用了所有人。利用singto来报复nine,反之亦然,其实他也拿着nine来报复着singto。

      多愉快的一场报复!

评论(24)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