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无言笙歌(36)

singto不知道自己究竟在雨中呆了有多久,一个小时?两个小时?

    也许是更久吧。

    总之,滂沱的大雨已经将他身上所有的温度都一并冲刷去了。可不管怎样,他始终也不会再等来自己想要等的人了,他也清楚地知道。

    也不知道在雨中挣扎了有多久,singto终于生出了点点的力气,撑着冰冷的地面,艰难地趔趄地站起了身。汲着破败的步子向着黑暗深处行去。

     该去哪里呢?他想去再看一眼krist,再去瞧他一眼,哪怕是从那窗边透出的一抹只属于他的昏黄灯光,他也想去瞧一瞧。

     只是,他却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该去哪里呢?那座公寓,只有krist住在那里的时候,才能称作是家。如今,他已经不在了,那房子不过成了一所冷冰冰的没有任何温暖欢乐的住所罢了。

     该去哪里呢?singto那颗冷掉的心,已经渐渐有了清晰的答案。

     singto目光涣散,脚下的步子却是坚定的很,虽是缓慢,还有些跌跌撞撞的,可却一步也没有停下过。

     雷声还在时不时地继续,响的依旧是那样的震耳欲聋,那么krist呢?

     他会不会依旧觉得害怕?他的身边会不会有人在轻轻地安慰着他,那人是不是在紧紧地拥着他?

     singto微微地闭上了眼睛,不想再继续想下去,这样他会觉得自己那颗已经不再跳动的心,会重新地漾起痛意来。

     也不知道是行了多久,倾盆的大雨终于缓缓地淅淅沥沥起来,singto依旧走着,腿也在依旧的疼着。走到最后,他的双腿也就完全没有了知觉。

     不,是整个身子,都像是不再存在了一般。

     singto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走到了白天他曾经来过的地方——医院。

     “fufei,我想结束一切。”singto面无表情地望着fufei病房门上的数字,在心里发誓一样地说道。

     抬起手拧开门的一瞬间,singto觉得自己的手已经不会动了。半晌之后,他终于慢慢地推开了门,一片漆黑之间,他慢慢地走到病床前。

     只是这个时候,fufei又怎么会醒着?

     singto便一直在床边站着,似乎在等着她醒来的那一瞬间。

     singto忍不住地咳了一咳,身上实在是太冷了,额头上也泛起了难耐的热意,同着细密的汗意,singto只觉得自己的脑子昏昏沉沉的。

      “谁?”fufei被这咳嗽声猛地惊醒,立马坐了起来,但是又觉得这声音似乎有些熟悉,她试探性的问了一句,“是singto吗?”

      “没错,是我。”singto捂着自己的胸口,强迫自己镇定地回答着。

      “你怎么来了?”fufei的话听不出一丝情绪来。

      “我们离婚。”singto不再有任何的犹豫,直直地将这四个字说了出来。

      “我猜到了,只是你就这么着急吗?”fufei垂着头,似乎像是自嘲一般地说道。

      “fufei,对不起。”

      “可是我是不会同意的。”fufei笑着,扬起来脸来说道。

      “没有用的。”singto摇了摇头。

      “我来只是告诉你一下,并不是来征求你的同意的。”singto坚定地说着,说完之后,就打算离去。

      “我不会同意的!你要是跟我离婚,我就……”fufei的心有些慌张,冲着singto那模糊的背影喊着。

      singto慢慢地转过身,“就怎样呢?是不是又要说从楼上跳下去自杀?你跳吧,你要是想跳的话,我就陪你一起跳,我们一起去死。”是那种没有任何所谓的语气。

      反正krist也走了,他的世界里所有的灯与烛火,又再次重新熄灭了。

      他的世界里,满眼望去,全部都是漆黑,再不会有任何的期望了。

       他已经没有什么好在乎了的。

      不如死去的好,他再也不想受到fufei这样以爱为名的威迫了。

      fufei那摇晃不住的身子突然僵在了原处,“你说什么?” 

      “我们离婚吧。”singto像是固执一样地说道。

      “你知道的,我不会让你死的。”   

      “那你就同意吧,别再闹了,一年了,我也受够了,我们都累了。”singto的步子又往前迈了去。

      “等一等!我想问问你,你对我,真的就没有一点感情了吗?”

      “没有了,从我爱上krist的那一刻起,你于我来说,就已经是过去了。”

      “可是他不爱你。”fufei顿了顿,再次不甘心地说道。

      “没关系。”singto似乎是笑了笑,终于推开了房门,迎着刺眼的灯光,疲惫地走了出去。

       fufei的情绪这一次难得的没有失控,她只是慢慢地躺了下去,用被子紧紧地裹住自己的身子。眼泪顺着她的脸颊滑落下来,渐渐地将被子都打湿了。

        这一夜,她哭了好久。

        singto又慢慢地走回了自己的公寓,他的脚走的已经好痛了,他的肚子好饿,他的身上好冷,可他就是想这样一步步地走下去。

       似乎只有这样,他才不会没有事情可以干。

       一没事可以做的时候,他的脑子总是会胡乱地想来想去,而且想的总是关于krist的事情。

       这样,他的心会比他的双脚还要痛。

       回去之后,他打开了灯之后,在房间中细细地扫视了一圈之后,这才发现krist把所有的东西都带走了,没有留下任何一件有关于他自己的东西。

       singto其实早就已经猜到了,krist从来都是这样决绝的,真的是和一年前分毫未变。

       一年前,他也是这样收拾走自己所有的东西,收拾的干干净净的,什么都没给他剩下。

       连一件可以让自己怀念的东西也都没有留下。

       一切都和一年前发生的事情是那样的重合,似乎兜兜转转之后,时光停滞不前,又回到了原处。

       singto惨淡地笑了笑,屋子里似乎还飘着krist那独有的味道,那样的熟悉好闻,却将singto的眼泪又勾了出来。

       “krist,我想你了。”singto喃喃自语之后,眼前顿时漫过大片大片的黑暗,亦或是黑暗就要完全吞噬了他。

        singto瘫倒下去的最后一瞬,他似乎是瞧见了krist,他回来了,冲着他笑的很欢喜。

        singto笑着闭上了眼睛。

        god这才想起有一部剧想找他做男主角,却被他拒绝了,偏偏他听说,那个导演想去找nine继续拍下去。

        他连忙给自己的经纪人发了短信是,说是自己改主意了,想要拍那部剧了。

        他只是想尽自己的一点儿力气,来为krist报复一下那个可恶的人。

        睡觉之前,krist本能地找出自己的日记本,只是他打开自己的行李箱,翻找了半天,也没能找见那个本子的踪影。

        krist的脑子忽然像是愣怔了一下,他才记起来,自己收拾东西的时候太过于匆匆了,刚收拾好衣服坐在床上休息的时候,singto那时候就回来了。

        所以,本子一定是被他落在了singto的公寓里。

        天啊!krist顿时觉得有些头疼,那个本子他是一定要拿回来的,千万不能被singto看到他写过的那些话。

        里面曾经写下的那些“爱”字,是万万不能被他瞧见的。

        所以,他要赶紧再回去一次。

        尽管,他是那样的不想去见他。


     好了,今天的二更……

评论(26)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