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无言笙歌(35)

靠着座位的krist,即便是身上已经渐渐地暖了起来,可他却还是紧紧地瑟缩起来,像是一只团起来的刺猬,把自己所有的尖刺都露出来。

      片刻之后,krist的双眼就再也睁不开了,困意,倦意,再一次齐齐地袭来。

      他不想睡着,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睡过去。

      他觉得自己是病了,否则怎么会一天到晚都想睡个不停呢?似乎像是病床之上的fufei一样。

      可他还是睡不着了,在下一秒,心有不甘地,静静地,睡去了。

      车子里满是寂静,god唯一能听见的声响便是雨水不停地落在车上的声音,滴滴答答的,god的心也随着这不住落下的雨滴一同地跳动着。

      “krist,你与singto,你们,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思衬了半晌之后,god终于轻轻地开了口。

      待了良久之后,他却没有等到他的任何回应,他不禁抬起了头,悄悄地望了一眼后视镜,这才看见镜子中的那个人似乎已经沉沉地睡了去。

      god又把车里的暖气开的足了些,他的额头上已经渗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可他只是心疼身后的那个人。

      当年krist因为那件丑闻而退出了演艺圈,后来他不堪劳累与辱骂,选择放下了一切去出国。

      他只是想要一个宁静的生活。

      后来,他听到的有关krist的最后一条消息便是他的飞机失事了,他的尸骨到了最后也没有找到。

      他死了,死在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

      god已经记不得一年前的自己在听到这样的消息之后,是怎么笑着哭出来的,又是怎么哭得喘不过气来的。

      他只记得,那时候,自己的世界是一片黑暗的。没有一抹阳光能射进来。

      他怎么能相信,相信那个一直被自己放在心尖宠爱的他,就这么消失不见了。

      哪怕,他清楚地知道,krist并不爱自己。

      可这又有什么好在意的呢?他爱他,哪怕他不会有任何的回应,可自己还是爱着他。

      而一年后,他找到了他,他没有死,还活着。

      他的世界,终于迎来了黎明,阔别了一年已久的阳光,终于将拂了他满面。

      只是,他为什么会与singto纠缠在一起?这是god怎么也都想不通的。

      god又悄悄地望了一眼身后的krist,即便他已经睡得很熟了,可他面上还是会露出隐隐约约痛苦的神情。

      他的脸,苍白的还是那样的吓人。

      他心疼他,想把他紧紧地再次拥入怀里,他只是想给他一些温暖。

      哪怕他并不爱自己。

      god死死地握住方向盘,“krist,我会对你很好,很好。”

      这是他能给krist唯一的誓言,因为他清楚地知道,krist只是拿自己做朋友。

      终于到了地方,god下了车,推开车门,想把krist叫醒。头刚刚探进去的时候,便听见了隐隐约约又细碎的声音。

     然后,他才发现这声音原来是从krist的嘴中泄出来的。

     god皱了皱眉,又将自己的耳朵伸近了一些,却还是没能听个清楚。

     krist的脸上逐渐有痛苦的神色,不住地挥舞着自己的双手,不知道是在抗拒着些什么。

     也许是囿在了一场梦魇之中了吧。

     “krist,你怎么了?不要吓我……”god连忙伸过去自己的手,想要把krist从痛苦之中唤醒。

     缚住那双挣扎的厉害的手,god觉得自己有些累,也许是krist的力气实在大了些。

     突然,手掌处传来猛烈触骨的痛意,god咬了咬牙坚持着,仔细一看,这才发现krist已经狠狠地掐住了他的手。

    “krist,快点儿醒一醒……“忍着痛意,god有些艰难地开口。

    他却又不敢用力地扯开krist的双手,这样,他会疼的。

    只要他自己一个人痛就好了。

    下一秒,krist忽然猛地坐起来了,脸上换成是深深的迷茫的神色,他顺势默默地松开了掌心不知道是谁的手。

    抬起头的时候,便撞见了god那一张携着担忧模样的脸。他这才想起来,是god带着自己逃离出来的。刚才脑子一瞬间的空白,在见到god之后,已经渐渐地清明起来。

    好累,真的好累,像是所有的力气都被抽离出来一般,便是冲着god笑一笑的力气也都没有了。他忽尔之间瘫倒   在座位之上。

   “krist,你,你没事吧?”

   “没事,只是累了。“krist摆了摆手。

   “我抱你下来吧。”god说着说着已经伸出了自己的手。

    愣了半晌之后,krist没能说出拒绝的话,也没做出什么拒绝的动作。只是任由着自己陷入那个温暖的怀抱中。

    krist闭上了眼,脑子里的思绪却在神游,想着自己当年为什么没有爱上god呢?

    若是他爱的人从来都不是singto,而是另外任何的一个人,是不是自己会活得幸福的多呢?

    只是爱情什么的,从来都寻不到什么缘由。

    “god……”krist轻轻地哼了一声。

    “怎么了呢?”god慢慢地掏出钥匙,开了门,似乎怀中的人并未给他带来什么负担,反而有了他,生命才觉得欢喜完整。

    “谢谢你。”

    “没什么,我之前就说过了,你永远不用跟我说这三个字。”

     krist又悄悄地闭上了眼,埋在god胸膛中的脸又开始溢出了痛苦,片刻之后,闷闷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god,我害怕……”

    god的身子僵了僵,抱住krist的力气蓦地又大了一些,“你害怕什么?”

    “我怕我会不小心地利用你,我不想这样……”这声音已经染上了淡淡的哭腔。

    god顿了顿,之后的步子愈发的快了,他把krist小心慢慢地放到了客厅的沙发之上,krist的头低垂着,像是怎么也不敢抬起来一般。

    god把自己的手放在krist的双肩之上,他能感觉的到,krist的身子在颤抖着。

    god眯了眯眼,用着极轻松的语气说道,“我不怕。”

    话音刚落下的时候,krist立马就抬起了头,像是惊恐地被吓到一样,却正好撞见god那一双深邃的眼眸。

    “你真的不怕?”

    “不怕,我也知道,你不会伤害我的。”

    krist笑了笑,“倘若那时候我能爱上你就好了。”像是在感慨着一切,一切的错误,一切的错过。

    “现在也不晚。”god也笑了。

    “god,我……”krist的笑容顿时就僵住了,他有些为难。

    “不要说了,我会等的。”

    “god,你还是别……”   

    自己怎么值得他这么神情的一句话?god他太傻了。

    永远于自己来说,太遥远了,他恐怕熬不到那个时候了。

    “好了,我们不说这个了。”god赶紧转移了话题。“krist,能跟我说说你这一年来的事情吗?我觉得你过得很不好。”

     而且,他也想知道,krist想利用自己做些什么。

     “god,我想报复一个人,你能帮我吗?”krist眸子里盈满了狠戾,语气也狠硬起来了。

     “谁?”god惊讶地问道。

     “nine。”

     “什么?你们之前,之前不是……”god已经震惊的快要忘记自己要说些什么了。

     “之前是什么?”

     “我以为你喜欢的人是他。”god实话实说。

     “呵呵。”krist嘲讽地笑了笑,“连你也是这样以为吗?”

     “难道说一年前的那个报道不是真的吗?”

     “如果我说,一年前的飞机失事,还有我这一年来的杳无音讯,都是因为他,你还会信那个报道吗?”

     “什么?”

     “他囚禁了我一年。”krist一字一句地说道,他逼着自己尽量不去想太多,否则那一年之间种种黑暗的回忆又将会再次侵蚀着他的所有。

     “什么?”god似乎只会说这两个字了。

     “所以,我要报复他,狠狠地报复他,你愿意帮我吗?”

     “我当然愿意了,只是,他为什么会这样对你?”

     “因为,我们爱上了同一个人。”

     god这下子更加的吃惊了,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可唇舌之间还是毫无意识地溢出了一个名字。

     ——singto?

     krist的眸子暗了暗,虽是不愿意承认,可他还是默默地点了点头。

     god虽是讶异,却还是笑了笑,这下,他刚才在雨中看到的所有有关krist与singto的景象,就都有了理由。

     他爱谁都也罢,反正他从来都没有爱过自己。

     自己于他来说,不过是最好的朋友,永远也没有变成情人的可能。

     god又微微地笑了笑,“帮,要怎么帮?”

评论(30)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