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无言笙歌(34)

雨下的愈发的大了,singto被这倾盆的雨浇的已经没有了什么意识。他只是想站起身,再去追一追krist,追一追那一颗不爱自己的心。

       究竟要怎么才能学会放弃?

       清晰触骨的痛意让他的整个身子都颤抖着,他已经站不起来了。

       “krist,krist……”没有办法,singto只能跪在地上,一次次地挪动着自己那快没有知觉的双腿,像是一只受了伤的乌龟一般,慢慢地向着那愈行愈远的背影靠近。

       听着身后传来的那渐渐惨厉起来的呼喊声,krist的身子终于站的直挺挺的了,他的双拳在黑夜之中被悄悄紧紧地攥起,他没有再回头瞧一瞧此时的singto会是什么样子的。

       甚至连一抹的迟疑也没有。

       就这样一直向前走吧,不管前方是什么地方,会有怎么样的景色,就一直向前走吧,总会比这里要好。

       哪里都好。

       “singto,我会活得好好的。”krist在心里郑重地想着。

       他,便是他一切痛苦之源。

       离开了他,再多的苦也会活成幸福的模样的。

       对于陌生的地方,krist觉得自己还是很擅长适应的。一年前,他被nine带到了那个遥远又陌生的国家里,日日夜夜地被囚禁在那个暗无天日的地方里。

       还能有什么时候会比那一段可怖的日子更令krist感到绝望呢?

       那时候他睁开眼睛完全不知道自己现在所处的时间究竟是黑夜还是白天,后来他也渐渐忘记了这一天究竟是哪一天。

       他已经记不清他被关在这里到底有多久了,每一天他的眸子里都是相同的黑暗寂静,日子过得没有任何的界限,似乎她的世界里已经不会再有黎明与初阳了。

       永远都是数不尽的黑夜。

       他害怕这样骇人的夜晚。

       后来,他甚至已经记不得这一年是哪一年了。

       后来,他也就不再纠结了,也不再强迫自己记住这些没有任何意义的东西了。因为他的生活已然没有了任何的盼头。

       没有了期望,他觉得自己是一具残留着一口气的尸体。在那些漫长的黑暗中,他只能瞧见死亡。

       这便是他手腕上那条年轻的伤痕的缘由,那是他终于有了胆量选择结束了自己的生命的证明,那也是他真的厌倦了一切的证明。

       他真的累了,麻木的心中再不会燃起任何的盼头与期待了。所以,不如死去。

       “死吧,死吧……”那时候,krist的满脑子里都是这两个字。

       鲜艳腥甜的血从自己那不堪的皮肉之中渐渐流淌出来的时候,他听着他的血涌出来的声音,只觉得这似乎是世间最好听的声音了。整个屋子里都飘满了鲜血以及死亡的味道,krist笑了,笑的很是欢喜。

       死亡,是他能选择的最好的结局。死,是解脱,也是新生。

       他慢慢地合住了自己的眼眸,悄悄地,独自一人地等着死去。

       可他终究还是没能死去,在他的意识愈加涣散的时候,nine出现了,把自己从死亡的边缘处拉了回来。

       “死了便没有意思了,我要让你生不如死!”nine那可怕的没有一丝温度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

        一滴泪也在那一瞬间悄悄地从他的眸子里滑落。

       那时候,他宛如一个破败的娃娃,面上没有任何的血色,身子再没有任何的力气。

       活了下来之后,他又被nine重新地扔回到了那个漆黑寒冷的房子里。那时候,浓厚的还未散下去的血腥味一直在他的鼻尖处笼绕着。

        像是一根粗粗的绳子束在了他的脖颈处,他无法呼吸,也无法逃脱。

        他只能瑟缩着身子躲在最深处的角落里,双手狠狠地环着膝盖。只有这样,他才不会觉得太过孤独,像是依旧有人陪在他的身边。

        突然,一声刹车的声响闯进了他的耳中,一下子把krist从那痛苦的回忆中拽了出来。

        krist迷茫地抬了抬头,一辆车便恰好地停在自己的身边,闪着刺眼的光芒。

        krist的身子僵在了原处,心莫名地就漏跳了半拍。

        krist只听见了车门被缓缓打开的声响,似乎还有着离自己愈发近的脚步声。krist瞧不见来人是谁。

        是nine?是他吗?

        他难道又想把自己囚禁起来,像一年前那般再折磨一次?krist这样的想着,只是脚下的步子却像是紧紧地粘在地上一般,一步也挪动不得。

        “krist,是你吗?你怎么会在这里?”面前那人开了口。

        不是nine,这声音,这般的温润熟悉,krist知道,是god来了。

        krist本来已经停了的眼泪,忽然再次涌了出来,他那故作僵直的身子猛地软了下来,趔趄了一下。

       “god,是你吗?抱抱我,好吗?我要站不住了……”krist乞求地说道,他现在只是想要一个怀抱,足够支撑他在singto面前不会倒下的怀抱。

       god又往前走了几步,伸出双手,什么也没有多说,一把就搂住krist早已湿透了的身子。

       他这才发现,krist在他的怀里,抖得厉害。

       “krist,krist,你怎么了?出了什么事?”god焦急地问道。  

       “god,带我走吧,别问了,带我走……”krist的双手也紧紧地环住了god的腰。

       “好。”god没有任何的犹豫就应了下来,只是krist这样无助的样子,不免让他心疼。他后悔自己没能早一些来,也许他受的痛苦就会少一些了。

       god微微地倾下了身子,一把就将krist抱了起来,”krist,我们走,现在就走。“god轻轻地安慰着他。

       “krist!”

       将krist抱到车门的时候,god听见后面传来那一声撕心裂肺的声音,喊的正是krist的名字。

       god不禁向后瞅了瞅,果然望到一团黑影,在雨夜中固执地嚅动着。

       god又瞧了瞧怀中的krist,“krist,他……”

       krist却慢慢地合上了眸子,合的紧紧地,面上没有任何一抹的神情,似乎像是没有听见有人在呼唤着他。

      “我们走吧。”半晌之后,god终于听见了krist那句无所谓的回复。

      “好。”god把krist轻轻地放在柔软舒适的车座上,慢慢地关上了车门。

       krist这才渐渐地感觉到身上开始有了暖流,一点点地从他僵硬的身子透过那颗千疮百孔的心里。还好,还好,他总不会是一个人了。

       他总觉得自己这段时间就像是做了一场梦,一场躺在桥索之上的梦。

       如今,梦醒了,他跌落进了深渊之中,本以为会尸骨无存。

       却没想到god出现的这样及时,是他救了自己,把自己拉了回来。

       而身后的那个人,如今怎样都同自己没有关系了。

评论(53)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