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无言笙歌(33)

刚行出公寓的时候,krist就不得不用唯一空闲的那只手紧紧地环住了自己的胸口。不停吹来的风实在是有些凛冽,吹得krist全身又重新泛起凉意来,吹得他胸口有些疼。

      下雨了,雨下的不小,听这声音,多像是滂沱的大雨。周遭黑漆漆的,自然是一颗星星也没有了踪影。

       krist什么也瞧不见,他觉得自己的夜盲症似乎又严重一些,他已经瞧不清楚身旁的一切了。

       唯有雨落下的簌簌声音,在他的耳中撞击的那样的清晰。

       “雨滴落在身上,会很冷吧?”krist想了想,又顿了顿,又将自己抱的紧了些,只是却不过一场徒劳。

       哪会有用处?

        krist的身子猛地打了个颤,他有些害怕,害怕片刻之后那夜空就会无情地打起响雷来。这是他这辈子来最害怕的事情。

       其实,他更害怕的是,雷声轰隆的时候,再没有人牵着自己的手,再没有人陪在他的身边。

       原来,终究他害怕的还是孤单寂寞。

       krist重重地呼了一口气,脚步却没有任何的犹豫,拉着箱子的手攥得紧紧的,再次望了一眼肩上的夜色。他慢慢地却又无比坚定地一步步行下了台阶。

       该去哪里呢?他能去哪里呢?

       他有家,一个真正的家,不是那人口中虚假的不像话的家,只是他却不能回去,至少不能是现在。

       只是去哪里,都比这里要好。

       冰冷的雨水不由分说地就重重地打在krist的身上,打的他全身都有些隐隐作痛。

       原来是他想错了呢,竟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冷呢。

       krist渐渐地扬起了脸,带着腥味的雨水立马就覆了他满面,有些难闻想,像是死亡的味道笼了他全身。

       krist竟觉得很是痛快。

       他脚下的每一步都走得很是缓慢,他已经没有什么多余的力气了,但却依旧没有任何的迟疑。

       他觉得自己也许会昏死在路上某一处不知名的地方。

       也挺好的。

       “krist,krist,krist……”singto满眼呆滞地看着面前这个再无一抹生机的屋子,这才猛地反应过来——krist已经走了。

       他连忙地追了出去。

       外面还下着瓢泼的大雨,震耳的雷声,呼啸的似乎是要夺去谁的性命才肯甘心一般。他会害怕的,他会生病的。singto此时的脑子已经模糊的像是一团粘稠的浆糊一般,他此时唯有这个想法了。

       只是心痛,要如何医治才能好起来?

       “krist,krist……”singto淋着大雨,惊惶无措地追着那道单薄的背影。

       听到那抹这样熟悉的声响之后,krist坚决的步子还是微微地顿了一顿。为什么还要追出来?为什么还想把自己留在身边?为什么还要纠缠?为什么他就不能放过自己?

       他分明已经和另外一个女人执手走进了婚姻的殿堂,这个女人还是他一直以来的深恋。

       这是怎样的一种幸福啊!可他却从来触碰不到,他只能独自在苦海之中漂浮挣扎,涌起来的浪花是那样的汹涌,他无能为力,他快要淹死在这苦海当中了。

       是不是因为她就快要死了,是不是也许只有这样,他才会想起自己来,想起这个曾经是个代替品的自己。

       可不会有人愿意去做另一个人的替代,这太屈辱了。

       他对于自己究竟有几分真正的情意,krist还是清楚的很的。就算他说了爱他,可也许只是无可奈何与将就之下的爱呢?

       这不是爱,这是一只无情又大力的手,一步步将他推进了深渊当中。

       他走的更快了些。

       “krist,别走,求你了,别走……”singto的声音悲怆无力,“你听我说,那都不是真的……”就在他快要追上krist的时候,他的脚下突然踏空了。

       他摔倒在布满苔藓之上的青石上,即使是膝盖那里痛意难忍,可他的嘴中溢出的依旧是那些挽留恳求之言。

       krist终于是停了下来,他听见了那动静,慢慢地转回头去。除了一片漆黑之外,他瞧不清任何的东西。风雨猛烈凄厉的声音里似乎夹杂上了隐隐的嘶气的声响,还有身后那人的不断的请求。

       他慢慢地行了过去,每一步虽然都有些跌撞,他只能凭着那声音的来源一步步小心地靠过去。

       多像是一个黑夜之中被人遗弃的盲人。他只能瞧见夜空当中没有间歇一直闪过的雷电的光芒。

       这却是他最害怕的东西。他宁愿自己什么也瞧不见。

       “krist,我与fufei并没有真的结婚,只是她快要死了,她唯一的愿望就是和我在一起。我当时以为你死了……没有所谓了,除了你,和谁都没有所谓了……”singto的泪水顺着落在他脸上的雨水一并滑落,早已经分不清了。“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啊!”

      singto心里怕的很,怕这一次krist是真的离自己而去,只是这一次不再是生死之别,而是两颗心真正地远去,再没有相通的可能。

      这远比生死还要可怕的多。

      krist的身子僵了一僵,只是他的心再也学不会为他跳动一次了。他依旧向着他不知疲倦地靠近着。

      突然,一声“轰隆”的巨响划过天际,比白昼还要亮堂的光芒闪过krist的眼眸,他终于瞧见了singto此时的模样——跪在地上,面上似乎布满了痛苦的神情。

      krist还是被这突如其来的雷声吓坏了,他的身子有些软,却还是拼命地站稳,拼命地继续向着singto走去。尽管他的每一步已是跌撞的不成样子了。

      “krist,别怕!”雷声响起的那一瞬间,singto的脑子一下子清明起来了,他一直都知道krist怕着吓人的雷声。他也是拼了命地想要站起来,挣扎了半晌之后,却没能站起来,他刚才摔得太狠了。

      “singto……”试探地喊了一声,krist只是想确定一下他是否走到了他的面前。

      “krist,你……”

      不需singto的回应,上天便为krist回答了,又是一道隆隆的雷声以及骇人的光芒。

      他似乎瞧见了singto的眸子里有泪涌出。

      只是怎么可能呢?krist笑了笑,自己在他心中怎么会有这么重要?

      一定是他看错了,那是雨水吧,对,是雨水,没错的。

      他颤抖地扬起手,穿过凛冽的寒风,颤颤巍巍地触碰到了singto的脸。他轻轻地抚着他脸上的每一处轮廓,多么熟悉的感觉。

       krist突然想起了他们还在一起的时候,每一日清晨自己先醒来的时候,他也总是这样地一遍遍地抚摸着他的脸庞,永远也不会觉得厌烦。

       只是现在什么都变了,那时候日历定格的时间还是一年前,那时穿过自己手掌的永远都是明媚柔和的阳光。

       原来一年的光景,真的什么都变了。

       singto的身子颤了颤,伸出手覆住在自己脸上不住流连的那只手。

       “krist,别怕……”

       “singto,你说那不是真的,可是一年前的那桩事情也不是真的,你为什么不信我?”krist回握住singto那同样冰凉的手,笑了笑,淡淡地开口。

      “什么?”singto震惊的嘴中只溢出了这样破碎的两个字。

      “singto,你究竟,究竟把我当做什么?”krist悄悄地松开了自己的手。

      “krist,你说一年前,一年前那件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singto的眸子睁的极大,急促地问着。

      krist摇了摇头,也是近乎固执地再次问道,“singto,我对于你来说是什么?你对我隐瞒了所有,还让我住在你公寓里,我觉得自己活得像是个令人恶心的小三一样!”

      “不是,不是,krist,不是这样子的,你不要这样想……”singto紧紧地抱住krist,一遍遍地在他耳边重复着。“不是这样的,你是我的爱人,你才是我的所有……”

      伏在singto肩头上的krist的笑意更深了,“我不相信了,同你一样。”他轻轻在singto的耳旁说道。

      “krist,求你了,不要不信我,你等我,我一定会找她去离婚……“

      “我不相信了,谢谢你,singto,你们终于把我逼到了这步境地。”krist慢慢地推开那个令人有些窒息的拥抱,又慢慢地站起了身,俯视着跪在地上的singto,说的极其轻松。

      “singto,那些我受过的所有痛苦,总有一天,我会全部讨要回来的。”

      话音刚落,krist没再多瞧他一眼,便再次拉着箱子向前走去。

      行李箱轮子那发出的清脆的声音,令singto觉得这是一场最残忍的,最令人难以忍受的凌迟之行。

      看着他坚决的像是终行到南墙的身影,他却站不起身,也没有勇气再去挽留了。

      krist的心,终究已经不会为自己停泊了。

      “你要去哪里?”singto还是忍不住地为着krist担忧,他既是不肯回家,那他还能去哪里呢?

      “哪里都好,没有你的地方就好。”

      singto愣了愣,心里的痛苦快如同这雨水一般,快要将他淹没了。

      终于,他终于问出了自己埋在心底已久的问题——你是不是,是不是爱着nine?

      那行李箱的声音终于停了下来,似乎万籁俱寂,良久后,singto终于等来了krist的一句答案。

      ——爱。

      singto的泪落得更是汹涌了。

      krist眯了眯眸子,继续向前走去,笔直的背影也有了脆弱的弧度,强忍多时的泪水终于有了溃堤的理由。

      只有大雨中,才敢忍泪落。

      他还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哭了呢。


    一会儿有惊喜?应该不算惊喜吧……

评论(44)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