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无言笙歌(30)

“fufei,我不能再伤害krist了,我……”singto顿了顿,他害怕这话会给fufei带来刺激。

      可是,他要怎么办?他不能不说,这是他给krist的一个承诺。

      “我爱他,我爱他。”下一秒,singto就低下了头,望着洁白的地面,坚决地一字一句地道出了告白的誓言。

      只是krist却听不到,他多想让他相信自己一回,就这一回,信他的话,信他的誓言。

      信着自己还爱着他。

      话音落下之后,singto预想中的质问以及哭诉并没有出现,反而是一片死一般的寂静蚕食着他的思绪。

      他悄悄地抬起双眸,偷偷地看了病床上坐着的fufei,她的面色苍白如土,死力地咬着自己的双唇,但那双唇却还在止不住地颤抖着,连同她瑟缩着的身子,一并颤抖着。

      singto的心顿时就有些慌,空白的脑子里染上了浓重的心疼。fufei这副痛苦的模样,全是因为自己,都是自己。他伤害了一个又一个的人。

       他觉得自己似乎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混蛋一样。

       可他只是想好好一心一意地爱着心底的那个人。

       怎么就这么难?

       singto顿时握住fufei那双苍白冰凉且抖个不停的手,紧紧地握着。“fufei,对不起,对不起,别这样……”

       除了这样的话,他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些什么。

       “singto,singto,抱抱我吧,求你了,我好冷,冷……”fufei终于抬起了自己的头,一双涣散空洞的眸子突然闯进了singto的视线里。

       fufei在恳求着自己,singto的心立马就软了下来,他默默地点了点头,面色微黯,仿佛是溃不成军地撤出了自己的一双手,环住了fufei那瘦削的腰肢,轻柔地拍着她的背。

      “fufei,对不起……”

      “为什么不再晚一些说?为什么……”fufei终于忍不住那满眼滚烫的泪水,终于任其顺着脸颊一路流进了singto的脖颈之中。

       singto只觉得自己的脖颈之中一片冰凉湿润的触感,他这才听出了fufei的一席话之间似乎染上了委屈的哭腔。fufei哭了,是自己的错。

       “fufei,别哭了,别哭……”singto又抚了抚她的后背,极近轻柔地安慰着。

        听着singto这样温柔的劝慰,fufei泪落得却是更凶了。

        她知道,singto就要踏着坚决的步子愈行愈远了,如那一颗北极星沉下去一般。她的世界,瞬时间,所有的灯都熄灭了,再不会有任何的光亮。

        一抹微弱的光,也都不会有。此后,应当只有无尽的黑暗与她作伴了吧。

        singto自然也感受到了,她想松开这个怀抱,为她擦一擦眼泪。

        谁知道fufei却将他抱的更紧了。

        “singto,别,别离开我,好吗?我只有你了……”fufei险些无法呼吸了。

        “fufei,不行,krist他,他……”singto一直为fufei顺着气,连本是坚定无比的话,也不敢多说了。

        “为什么,为什么要跟我说,等我死了,一切都等我死了好吗?为什么……”

        “死”的字眼突然闯进singto的耳中,不知道为什么,singto的身子都不由得颤了颤,心底忽尔之间漫过浓浓的恐惧,脑子之中突然闪过krist那一张面无血色的脸。

        真的好奇怪……

        “fufei,别这么说……”

        “我知道,我就,就快要死了,等我死了之后,不好吗?为什么你现在就要告诉我?”fufei那夹杂着哭泣声音的质问一字字地打在singto的心上。

        “我,这是我给krist的承诺。”

         他怎么能再让krist失望了呢?

        “那你给我的承诺呢?你都忘了吗?”fufei突然有了力气,猛地推开了紧紧拥住她的singto。

         singto没有反应过来,一下子就被fufei推得向后退了两三步。

        “fufei,对不起,对不起……”singto似乎现在只会说这三个字了。

        “singto,我想问你……“fufei慢慢地扬起手,擦去自己的泪水,“那次大火之中,你为什么要救我?krist那时候也在你的面前,你为什么不去救他?”

         fufei不明白,若是他那样的爱krist,为什么那次会选择救了自己?

         这是她能抓住singto的最后一根稻草了,也许,singto还爱着自己。

         陷入爱情泥沼的人,就是会变的这样可怜。分明很痛苦,却不愿意挣扎逃脱。或是不愿也不得不愿意,或是沦为乞求的可怜的样子,不过是为了只那一人的一个同样的“爱”字。

        只是那一人却永远不懂得这有多痛,再多的委曲求全,却什么也换不来。

        这就是爱情的残酷之处。

        singto的面露为难之色,半晌之后,他终于开了口,“若是我能早一些知道他也在那场大火之中受着同你一样的罪的时候,就好了。我抱起你的时候,才发现了他也在。但我当时却不能把你丢下,我想把你救出来,再回去救他,只是他已经被人救出来了。还好,还好他没事,不然我会……” 

       直到现在,singto每当回忆起火场的那一幕的时候,身子还是会忍不住地颤抖。他没有办法忘记,忘记那场漫天的大火之中,他与krist四目相对的那一刻。

       那张被大火映得苍白的很的脸,似乎藏着浓重的比大火还要炽烈的悲伤。

       那一刻,singto的心也不会跳动了,他真的想把怀中的fufei立马放下,然后赶紧跑到krist的面前,轻声安抚着他,把他紧紧地拥入怀中。驱赶尽他所有的恐惧,让他知道,他一直在他的身边,他还有他,他还爱着他,他们不要分手。

       是呀,当时他们已经分手了。他对自己说,他从没爱过自己,他爱的是nine。

       也许,nine把他救出来,才是最好的结局,这也是krist所想的。

       想到这里的时候,singto不免垂下了头。

       “singto,你就不能骗骗我吗?呵呵……”fufei那听来怎样都是嘲讽的笑意,不禁让singto有些失神。

       “fufei,是我对不起你……”依旧是这三个令人疯狂的三个字。

       ”我想要的从来就不是你的这三个字。”fufei深深地呼了一口气,再次开口,“singto,我求求你了,你能不能收回你今天的话?等我死了,等我死了之后好不好?”

        太过卑微的请求,不知为何,singto竟有些恐惧。

        fary其实一直在门外听着她姐姐与singto的对话,有太多次她都想推门而入,来好好骂一下这个辜负姐姐的男人,为姐姐讨回个公道。

        只是,她知道,这样却没有任何用处。她的脑袋飞速地运转着,突然想到了一个绝妙的方法,她一定要把那个叫做krist的男人赶走,赶出singto的世界。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那天在singto家里见到的那个沉默安静的男孩,竟与singto是这样的关系。一想到这里,fary就不禁为她的姐姐觉得不甘。

        fary没有再听下去,反而是速速地跑出了医院,想去见一见那个krist。

        “fufei,你……”

       “singto,你知道吗?你这是在逼我,你在逼我死啊!”fufei猛地掀起被子,跌跌撞撞地想要下床。却在那一瞬间,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她已经快要忘记了,忘记了自己的一条腿已经断掉了。

        “fufei,我没有,你别这样……”singto赶紧行上前,想要扶起瘫倒在地上的她。

        这个样子的她,真的很让singto觉得心疼。

        singto的手刚触及fufei双肩的时候,她的情绪突然开始崩溃起来,身子抖得极为厉害,她开始大喊大叫起来。她的双手狠狠地掐住singto的胳膊,掐的singto不得不狠狠地咬着牙,才能坚持下去。

       “fufei,fufei,你怎么了?”这样的fufei,他是从来都没有见过的。

        fufei却不理会他,只是不停的问着,为什么,为什么……声音凄厉的不像话。

       “fufei,fufei……”他觉得fufei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

       片刻之后,fufei发出的声响终于将医生吸引了来,医生说她的情绪太激动了,赶紧为她打了一针镇定剂。

       fufei这才安静下来,沉沉地睡了过去。

       看着fufei那布满疲倦以及苍白的容颜,singto不由得轻轻地道了一句“对不起。”

       都是他的错。

       krist醒来之后,看着那手中的笔的墨水将自己的日记本洇湿了一大片,他皱了皱眉,觉得自己以后不能再记日记了。每次写着写着,就会犯困。

       看来他需要再换一个方式了。

       他扫视了一下周围,singto还未回来,还好,他还没有回来。krist赶紧把自己的本子藏起来。

       他还没有回来,看来他没能与fufei说通。

       是了,他怎么能舍弃那抹白月光呢?看来,他的话依旧是个不可信的谎言。

       krist慢慢地站了起来,听见了门铃响起来的声音。

       会是singto吗?他明明有钥匙的。那么这人会是谁?

       难不成是nine?krist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过往那些血腥痛苦的经历再次浮上了他的脑海。

       门铃还在响个不停,krist终于颤着声音问道:“是谁?”

       “是我,fary。”

       krist一下子就安下了心,这个陌生又熟悉的名字,令他有些恍惚。

       听见没有了声响,fary耐着性子又加了一句,“我是fufei的妹妹,我是来找你的。”

       krist这才想了起来,只是她找自己是有什么事情吗?

       krist慢慢地给她开了门。

    

      本来想今天把这个大虐写出来的,只是又哆嗦了,等着下一章吧……

评论(39)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