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无言笙歌(29)

krist摸了摸自己的双唇,红肿的不成样子,似乎还一直冒着滚烫的热意。他的双腿不知为何就软了下来,连站着的力气也没有了。

       他顺着门板滑落下来,双腿无力地跪在地上,凉意顺着他的膝盖瞬时间就涌入了他的心中。

       不会有用的,他知道singto是不会放下fufei的。

       fufei同自己一般,受尽了折磨与苦楚,她什么都没有了,她只有singto了。

       可自己,其实也几近什么都没有了。

       他承认,在singto吻过自己之后,说出要好好爱他这句话之后,他是有一瞬间的心动的。

       像是枝头上的最后一片即将飘落的枯叶悄悄地泛了一抹绿。但也仅仅是一瞬间罢了。

       他盼了那么久的一句话,终于这样被他一字字地说了出来。怎么会不心动呢?大脑还没有做出反应的时候,心已经不由得跳动起来了。

        他怎么还能心动呢?他怎么还能抱有奢望呢?

        是呀,后来,那颗心就僵在了原处,半晌后重新坠进了深不见底的严寒冰雪之中一,丝声响也听不到。

        太晚了,不恰好的时间里,他这样一个不恰好的人,说出了这样也不恰好的话。

        一切都是一场错误。

        krist的靠在门边,双眸涣散的很,像是窗外那已经渐渐漫起乌云的天色。

        他慢慢站起了身,双腿有些麻木,泛起了痛意。他一跌一撞地找到了自己的日记本,端端正正地坐在桌前,拿着笔。

        他却在刚要落笔的时候愣住了,对呀,要写些什么呢?他还能写些什么呢?

        krist那空白的脑子里,突然闪过了一帧那个还未完结的梦境的画面。不,是现实。

        迟钝的心绪顿了顿,他终于落下了笔。

        krist半天没有反应过来,只是揉着自己那一双惺忪的睡眼。良久后,才发现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是singto,那个让自己莫名其妙生气的人。

       “知道了。”krist的身上所有的倦意都不见了,双眼立马睁的大大的。“我知道了。”一把推开了面前倾着身子的singto,下了飞机。

       singto笑了笑,也跟在他的身后下了飞机。

       下了飞机之后,singto这才发现,接机的粉丝远远比他的想象还要多。他看着krist那孤独的背影,不免有些心疼。只是他却是nine的经纪人,而且还有这么多粉丝在场,否则他一定会站在他的身旁,保护好他。

       singto虽然站在nine的身旁,可他的目光却一直安放在krist的身上,怎么样都不肯撤去。

       nine似乎也觉察到了singto的心不在焉,他的嘴上虽然还有着淡淡的微笑,只是当顺着singto的视线望过去的时候,就看见了那个离他们不远的但却一直被粉丝挤着的krist。

        nine嘴角边的笑容立即凝固住了,然后突然消散尽了。

        krist的一只手还抱着一束粉丝送上来的鲜花,步子走的愈发艰难起来。他被粉丝挤得已然没有方向感了。

        singto就这样看着krist被粉丝挤得没有预兆的一点点向自己靠近,他的嘴角终于慢慢地扯了起来。

        singto悄悄地低下了自己的头,就这样慢慢地等着krist与自己再近一些。

        终于,他们两个人之间的距离算是很近了,singto的视线就一直望着krist那只垂下来像是紧张的不知道安放在何处的手。

       没有任何犹豫的,singto就伸出自己的手,紧紧地握住那只有些苍白的手。

       突然掌上一阵温暖袭来,krist有些惊诧,便抬头错愕地扫视了一圈。很容易地就瞧见了singto那一双含笑的眸子,然后他的心猛地一颤。再次低头看着那一只手,手腕上正佩戴着那个他记忆很深的手表。

       原来握住他的手的人,真的就是singto。

       不知道为什么,krist竟没来由的没有任何抗拒的反应,反而是暗暗地回握了过去。

       人潮汹涌之中,这两只手,都在汲取着彼此的温暖,握得紧紧的。熙熙攘攘的人群与叫喊声,没有任何,能将这相握的两只手分开。

        不知道为什么,krist只觉得自己心里甜甜的,像是一罐蜂蜜完全洒在了他的心中。他突然觉得身旁的那些粉丝就没有那么挤了,笑的也就更明媚了。

        终于快走出机场了,krist终于觉得呼出了一口气,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能得到自由了。

        可是就在krist觉得自己终于见到曙光的时候,掌心里的那只手突然悄悄地滑落出来。本来温润的触感一下子变得虚无起来,krist的手心有些不安地张开,却只触到了中国那冰凉的空气。

        中国真的比泰国要冷的多啊!krist悄悄地在心里想着,不禁打了个冷颤。

        krist没有再多看singto一眼,只是继续微笑着上了车。

        写到这里的时候,krist只觉得自己快要撑不住了,两只眼睛的眼皮齐齐地有了要完全合住的趋势,眼前本子上一行又一列的字在他的眼中尽数成了一只只小小的黑色蚂蚁。

       他强打着精神,想要再多写上几个字,几个字也好。这副样子,倒似乎像是已经没有剩下什么多余的时间了。

        他就快要完不成了。

        只是他的脑子越发的恍惚,笔都还未合起来的时候,他就已经没有了什么意识,大片大片的黑暗迅速地袭来。

       他近来总是困得厉害,像是脑子里住着一条怎么也都赶不走的睡虫一样。

       似乎fufei也是这样的嗜睡,那他是不是真的就快要死了?像fufui一样?

       不管了,他现在只想好好地睡一觉。

       singto一路上车开的很快,他现在只想赶紧见到fufei,把一切都说清楚。他爱的是krist,对她的感情在krist再次出现在他的世界后,就已经慢慢淡掉了。

       已然忘却了。

       现在对她的这般照顾也只是责任,他无法推却的责任罢了。

       现在krist已经回来了,此时三个人不知名的纠缠,其实也是对三个人的莫大的伤害罢了。

       如果这场三个人的电影中,有一个始终不能有姓名的话,那么这个人singto不愿意是krist。

       singto走进病房的时候,看着fufei还没有醒来,他不禁皱了皱眉头,纠结着要不要把她叫起来。

       singto慢慢地坐在床边,悄无声息地看着fufei那张依旧苍白的脸。

       “对不起,我不能再伤害krist了。”singto满面痛苦地说道。

        她就快要死了……

       他的手颤抖着伸了出去,还未落在fufei的身上的时候,fufei却突然猛地睁开了双眼,像是有所察觉一般。

       “singto,你来了?”fufei笑着问道,又慢慢地坐了起来。

       “嗯,fufei,我来是有事情想跟你说。”singto别过头去,装作看不见她的笑意盈盈,狠下心说道。

       “什么事情?”

       “我,我爱的是krist,我,我们早已经是过去了,对不起。”singto的视线依旧望着一旁的窗子,不想去看fufei听过这话之后,会是怎样的神情。

       “什么?”传进singto耳中的这两个字听来竟是那样的错愕。

评论(23)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