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无言笙歌(28)

走在前面的god似乎听见了后面传来的声响,这声音,他听来,似乎觉得陌生,只是仔细听来又觉得有些熟悉。

像是那个人的声音,真的好像。

只是,怎么可能呢?他已经死了,死了有一年多了。

难道是自己又幻听了?只是他离开这么久了,god已经不像最初那样傻傻地幻听他还在自己的身边。

因为他知道这样没有任何的用处,他也已经渐渐地习惯了。

“god,god……”呼喊声没有任何的间断,一直在god的身后回响着。

这沙哑的声音,令god的步子猛地停了下来,呆呆地立在原处,半晌后才反应过来转回了身。

声音的主人就立在自己身后不远处,此时正在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god的脑子顿时就一片空白,那人,那人的眉眼正是时常闯进自己梦中的那副模样,虽然有些模糊,可是god确定,那个人就是krist。

“krist……”god不禁轻喃起这个好听的名字,他的心绪还是有些恍惚。
3
krist没有死,他没有死,他以前就总是觉得,上帝不可能这么残忍地对待他的,他还那么年轻。

原来这一切都不过是一个极其不好笑的玩笑罢了。

四目相对之间,两个人的眸子都很快地蕴出了泪水,滚烫的泪水。

god快步地向着krist走去,满面均是欢喜的神色,他太想赶紧抱一抱那个身影看起来怎样都显得单薄的人,让自己知道这一切都不是一场易碎的梦。

“god,真的是你……”krist的话语间已经染上了委屈,他不顾自己此刻有多疲倦,依旧大步向着god那里行去。

krist就这样钻进了god那宽厚的胸膛之中,一个确确实实温暖的怀抱就这样轻易地将他笼住了。

krist心上那层层的坚冰终于融化了半分,缓缓地跳动了起来。

不是梦,怎么可能会是梦呢?krist真的还活着,他的呼吸就这样真实的轻轻地喷洒在自己的心房处。god笑了笑,环住krist腰肢的力气蓦地大了些,把他搂的紧紧的,不留一丝空隙。

“krist,你没有死,没有死,可你的声音,你的声音……”god激动的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

“god,god,你要帮我,帮我……”krist的语气忽然变得急促起来,似乎还携着深深的恐惧。

god觉得有些不对劲,连忙松开了自己的双手,握住krist的双肩,望着krist那张布满了浓浓哀求的脸,“帮你什么?你怎么了?”

“nine,是nine,是他……”

“krist,我们回家吧。”冷眼望着krist在人流之中一眼就瞧见了god,望着他一路追赶着god,又望着他这样自然地就被god拥在怀中,没有丝毫的不情愿。

而每一次,自己怀中的他,身子都僵硬的似是一块石头一般。

singto终于黑着脸上前打断了他们两个人的话。

krist的身子猛地瘫软下来,面上划过一丝泄气,一闪而逝。

“singto?你怎么和singto在一起?”god看着来人,有些惊讶地问道。

“我们在一起了。”singto拉着过krist的手,把他拉到了自己身旁。

“什么?”

“没有,他有自己爱着的人,我也不爱他,我只是住在他的公寓里。”krist猛地挣脱开singto那只力气颇大的手,面无表情地说着。

singto面色微黯,就这样望着krist那双淡淡吐字的唇。

每一个字,都像是一只只利箭刺进了他的心中,血流不止。

god虽然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这又想到了刚才krist未说完的那一句话,“krist,你刚才说nine怎么了?”

“没什么,没什么。”krist摇了摇头,没有多说些什么。

“krist,你跟我走吧,住在我那里。”god又上前了几步,“我帮你。”他已然看出了krist近来过的肯定不好,他伸出了自己的手,一脸心疼地道。

krist还在摇晃着的头,突然停了下来,他看着面前那一只白皙修长的手,大脑忽尔之间就变得迟钝起来了,难以转动。

他又悄悄地瞥了一眼身旁的singto,他虽然这么急切地想离开这一切,想逃离这一切,可他却没有想过这么快就要离开那个总被singto称作是家的地方。

而且他的计划尚未完成,他要让nine付出代价,他不能离开。

自打god说出这样的话之后,singto的视线就一直望着krist,生怕他会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的手覆上去。

“krist……”singto的话语渐渐地走失于舌根,险些他的乞求之言就溢了出来。

    良久的沉默,singto反而有些安下了心,尽管他觉得这似乎有些苦涩。

    但怎么办,他要怎么办?

    singto只觉得很无奈,他爱着krist,爱的如涌来的潮水一样汹涌,他真的想好好地,认真地去爱他。可他却总是伤他的心。

    他也明白,krist的心真的就愈行愈远,远到singto睁大了双眸也只能望到了一片模糊朦胧的倒影。

    “krist,我们回家。”singto终于也伸出了自己的手,心里却一直在忐忑不停。

    “好。”krist终于有了回应,但他的双手却被他攥的紧紧的。“god,以后我们再见面吧。”

    singto无力地垂下了自己的手,愣了半天,才明白krist的那一个“好”字原来是对自己的回应。

    krist说完之后,就转身向着车子停着的地方慢慢走去,他太累了。

    “krist,等着我!”god对着krist的背影大声喊道。

    krist的步子顿了顿,他忽然之间竟觉得自己的眼睛有些湿润,已经有多久没有听闻这样真实温暖的关心了呢?这样的承诺,才是真的,而不是沾染了虚假的。

   “singto,照顾好他。”god拉住了singto的衣角,一字一句地嘱咐道。

    “我知道。”singto淡淡地开口,也立马追上了krist。

    god看着krist那样单薄的背影,总觉得krist过的一点也不好。从前抱他的时候,总觉得他身上肉乎乎的,触感很好,可是刚才,竟觉得有些硌得慌。

    他瘦了好多。

    心疼的感觉似乎侵蚀了god的身子,他脑子突然一热,也追了上去,拽住了krist的手。“krist,我知道你过得一点也不好,你到底经历了些什么?”god有些着急地询问。

    krist被掌心突如其来的热意吓了一跳,他回头望着god那一脸焦急的样子,死力地忍着眸子中即将肆意滑落的泪水,迷茫地笑了笑。

    “god,我很好,你别担心。”他好想伸手去摸一摸god的脸,只是他不能这样做。

    他不爱god,或许之后还要利用god,其实他自己也是个十足的坏人。

    所以他不能做出太多让god误会的事情。求而不得的爱情,太令人痛苦了,他不想god如自己一般陷入泥沼之中,逃不出来,越是挣脱就越是深陷其中。

    他觉得,他可以和god在一起,只是他终究爱不上他。

    因为他已经学不会爱了,又或许他心中深踞的那个人,还是没能被他完全拔除。

    “我们要走了。”singto一把扯过god的手,拉着krist快步地上了车。

    掌心中的温热终于消失不见,他脸上的笑意也一并消散了。他又要回到那个没有一丝温度、冰凉无比的房间里,和这个牵着自己手的人,同床异梦。

    如果他能爱上自己,那么这一切该有多美好?

    singto拉着krist坐上了副驾驶,又如同刚才一般为他扣好了安全带。

    一路无言,krist竟然觉得有些困,靠在那不甚舒服的靠背之上,就沉沉地睡了去。

    朦朦胧胧之间,krist似乎听见了几声叹息的声音,那样的无力,他只以为是自己做梦听错了。

    singto的脸色又暗下来了几度,和他待在一起,他就这样的不情不愿吗?

    车子停下来的时候,krist一瞬间就不知为何醒了过来,“到了吗?”他的神智还有些恍惚,没能反应过来。

    “到家了。”

    “这不是我的家,以后也不会是。”krist淡淡地开口反驳,下了车。

     singto愣了愣,心头涌出一阵阵的苦涩。他那涣散的目光突然就坚定了起来,内心突然有了一个愈发清晰的想法。

     krist,我愿意,愿意为你与所有的旧时光做个道别。只是这之后,你的心门能不能重新为我打开?哪怕你之前都从未爱过我。

     singto匆匆地打开了门,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拽着krist行进了房间。

     门被他有些粗暴地关上了,他反手将krist狠狠地抵在了门上,不由分说地倾身吻上了那双他肖想已久的唇,在那唇瓣上不住地摩挲流连着。

     只是krist却像是一个没有知觉的木头人一般,那一双唇更像是结了坚冰一般,让singto冷的有些发颤。

     他得不到krist的半分回应。

     krist的的身子承受不住这样强硬的掠夺,他无力地倚在冰凉的门上,双腿已经软了下来。

     半晌后,singto终于停止了这个吻。krist只觉得这样的漫长,像是一个世纪这样的久远,这个令他倍觉屈辱的吻终于结束了。

     krist的头早已经偏转了过去,他不想多看singto一眼。

     singto捧着krist的脸,逼迫他直直地望着自己,逼迫他们四目相对。

     “krist,我爱你,我这就去跟fufei说明白。我不爱她了,只有你,只有你在我心里。”singto的唇又蹭了蹭了krist的脸颊。

     krist脸上所有的表情都僵硬凝固在了原处,厌烦的,不甘的,屈辱的。

     多么好听的一句话啊!可是太晚了,若是他能早一年说出来,那么自己一定会高兴地回吻过去吧。

     可是,他已经不敢再相信了。

     其实,每个人都是那么的胆小,对伤害都有着那么深的记忆,永远也忘却不了。

     片刻之后,singto终于等来了krist的回复。

     “singto先生,可是,我不会相信的。我不爱你了,不爱了。”krist笑了笑,嘴角溢出一抹惨淡的笑意。

     “不,krist,求你了,我这就去,去跟fufei说明白。”singto的脑袋紧紧地靠在了krist的肩膀上,他告诉自己,他什么也没有听到,他只想要寻求一抹来自krist的力量。

     “krist,你等我,等我回来,以后,我会好好地去爱你。“singto趴在krist的耳边,一字一句地许诺着,“不管你爱不爱我。”

      说完之后,singto就松开了对krist的所有禁锢,对着他笑了笑,推门快步走了出去。

 

 

 

 

 

 

 

 

 

 

 

 

 

 

 

 

 

 

 

 

 

 

 

 

 

 

 

 

 

评论(44)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