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无言笙歌(27)

  好吧,神哥上线了……  

nine又在singto的公寓里坐了片刻,没有多久,nine的父亲果真派来了人来接他。

    “P'singto,你不回去看看吗?跟我一起回家吃个饭吧。”nine慢慢地站了起来,满面期待地望着对面的singto。

     singto面带难色,犹豫了半晌,视线微微地扫过krist那张已是面无表情的脸。

     “krist也去吧。”似乎是看出了singto的顾虑,nine尽力地装作无所谓的样子说道。

     singto的眉目还是没能舒展开,他转过身望着krist,眸子里携满了疑问。

     还未等singto问出口的时候,krist的回答就已经先传了出来。

     ——好啊,我去。

     很是坚定的回答,singto又愣了愣,良久之后,才点了点头,说了句,“那我们走吧。”

      在外面已经候上许久的司机早就打开了车门,等着nine的来临。只是nine却淡淡地说了句,你先开吧,我去坐P'singto的车。

      singto走在前面,故作没有听到nine的那一句话,他走到了车门前,“krist,上来。”他也打开了车门,轻轻地对着krist说道,语气十足的温柔。

      nine见状,心里虽然不太好受,但还是挤出了一抹笑意,快步走到了singto的身边,在singto的注视之下,坐上了副驾驶的位置。

      singto面色有些晦暗,望着krist那缓慢的步伐,他突然就生出了一股闷气,尽数地堵在了自己的心房中。

      堵得他有些难受。

      krist什么也没有多说,他垂下了自己的头只是在singto那道灼热的视线之下,自己悄悄地打开了后面的车门,又悄悄地坐进去了。

      singto看不见他脸上任何的神情。

      也读不懂他的那颗心。

      两人真的就如天上的两颗星星一般,别人一眼望来,总觉得他们靠的很近。可也许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他们之间究竟隔着多少光年的距离。

      singto默默地坐到了驾驶座上,脸色像是倾盆大雨前的墨色天空一般。

      nine已经习惯了,这么多年来,他早就习惯了,他什么都可以装作视而不见。若是没有这个能力,nine不知道自己怎么才能熬过这么悠长的光阴——singto不爱自己的这么久的时日。

      “P'singto,fufei怎么样了?”nine挑了挑眉,故意引出了这个话题,还不忘抬起头向着后视镜望着那个人的一举一动。

      singto握着方向盘的手也有些颤动,本来一直直行着的车微微地有了些偏转。“她还好。”半晌后,singto的嘴边终于溢出了沉沉的回应。

      singto的双眸一直盯着眼前那不断变化着的风景,他想抬头看一看krist此时的样子,却又害怕看见,只因为怕瞧见了krist那满不在乎的模样。

      一个不经意之间就戳破了他不爱他的事实。

      这是事实,唯有他自己一个人不愿意接受罢了。

      可他终究是敌不过自己的那颗心,他还是悄悄地、缓缓地抬起了自己的眸子,向着后视镜那里探了过去。

      只这一瞬间,他似乎就瞧见了他那弯起来淡淡的嘴角。

      singto的心猛地抽痛,像是一根根针顺着他的血液齐齐地涌进了他的心室。只是这一个表情,就足够他痛的喘不过来气了。

      他的一颗心,从前被fufei填的满满的,可是遇见了krist之后,fufei在他心里渐渐了一抹残影。再也不是当年怎么也放不下的那抹白月光了。

      他知道,krist就是他的太阳,是他世界里全部的光亮。

      没了太阳,就算活了下来,心也早就枯萎了。

      这一切,是否是他觉悟的太晚了?

      可是没有人能看见,在那副有着淡淡笑意的面庞之下,是krist紧紧攥住的双拳,攥的青筋显现的都是十分明显了。

      fufei同自己一样,都是一个被他囚禁了无法挣脱的人,即便她抢走了从前属于自己的一切,可他偶尔还是为他觉得可怜。

      他们最初不过都是一个爱着singto的人,想来也许爱singto本身就是一件难事,所以注定要受这么多的磨难。只是她还继续着,可他已经不敢再爱了。

      因为她的爱是有回应的。

      而自己,已经被这单向的爱,弄得遍体鳞伤。若不是仇恨,深深的仇恨,也许他早就熬不住了,唯求一个最好的结局,那就是死去,孤独地死去,长眠于黑暗之中。

      也好过在这凄凉惨薄的现实中,自言自语。

      可是fufei就要死了,那自己呢?自己同她一般的处境,甚至要更惨些。恐怕是真的要化作一颗星星了吧。

      他只祈求他的星光所到之处,不会有singto的身影。他只想死后,与他不再有任何的纠缠。

      “krist,你笑什么?”捕捉到了singto一举一动的nine,为他向krist,问出了这个问题。

      “当时我去见了fufei,亲眼见到,才知道singto有多爱她。”krist终于完全扬起了自己的头,对着nine,极近挑衅地说道。

      他知道的,fufei有着nine一直渴望却永远也得不到的东西,那就是singto的爱情。

      “krist,我没……”听了krist这番话的singto,立马就开口解释着,只是那话语尚未从他的唇齿之间溢出来的时候,他突然就觉得这一切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意义。

       krist以为自己爱着fufei,不是的,当然不是了,只是这话说出来,真的有些可笑了。

       krist哪里还会在乎呢?

       nine的眉头皱得紧紧的,却一句话也没有反驳,半晌后,他的面目又恢复了正常。

       是啊,他早已经习惯了,krist这话已经伤不到他那颗坚硬的心了。

       krist望着singto的背影,还在等着他那未说完的一句话,只是怎么等singto都没有动静了。

       良久之后,singto终于再次有了声响。

       ——到了,下车吧。

       krist又笑了笑,只不过这次是献给他们两个人的嘲笑。

       不痛不痒地吃完了一顿饭之后,如果忽略了nine一直为singto夹菜,忽略了nine之中总是唤着“P'singto的话,忽略了nine对着singto的满眼爱意的话,krist觉得自己仿佛看了一场主题是暗恋的好戏。

       有时候,krist也会在想,若不是nine对singto有着近乎疯狂的执念,那他会不会是另外一个样子呢?

       然后,krist也会想,爱情真是个可怕的东西,让人空留一副从前的皮囊,其余的全都变了。

       吃过饭后,krist慢慢地走到了nine的面前,当着singto的面,对着nine说着去聊一聊。

       nine的面上闪过一丝错愕,却还是说着好。krist在转身离去之前,也瞅见了singto那不好看的脸色。

       krist故意地走进了阳台,直直地立在nine的面前。

       “我还以为你会怕我?”nine撇了撇嘴,轻蔑地说着。

       “有什么好怕的呢?”

       “你之前不是不能说话了吗?”

       “不是不能,只是不愿意。”

       “那你现在愿意了?”

       “是啊,因为我不在乎了。”

       “你想报复我?”nine听出了krist话中的潜台词。

       “是。”

       “你觉得你这样能报复到我吗?”

       “我知道,你爱着singto。”krist一字一句的说道。

        nine的身子僵了僵,“所以呢?”

        krist的视线微微地向着屋内瞥了瞥,他向前走了几步,走到了nine的面前,然后伸出手去抱住了nine。

        nine很是不明所以,脑子一片空白。

        直到他听到阳台的门被人粗暴打开的声响,感受到一阵力气将那双围在自己后背的双手拽去,抬头望见singto那蕴满愠怒的样子在自己眼前浮现的时候,他才明白。

        原来这就是krist所谓的报复,当真是比用着匕首一刀刀的划过自己的肌肤还要来的更加厉害。

        “跟我走。”singto拽着krist的手,大步流星地走出了这个他待了许久的家里。

        nine的神智还有些懵,可是他却望见了krist那即将离去时,满脸的笑意,讥讽的笑。

        他的报复,已经开始了。

        singto一路把krist拉上了车,拽着他的手将他带到了副驾驶座上,不由分说地就为他扣好了安全带。

        一路上,两人均是无言。车里面唯有簌簌的风声,吹得krist的头有些隐隐的疼痛。

        krist干脆就把头偏到了一旁,望着窗外的景色。

         突然,krist只觉得路边那闪过的人影,有些眼熟。

         “停车,停车!”krist近乎厮喊道。

         “怎么了?krist?”singto被这样的krist有些吓到。

         “我让你停车!停车!不然我就推开车门跳下去!”krist握着车门的把手,大声喊道。

         “好,好,好,我停车。”singto赶紧把车停到了一边。

          车子刚刚停下来的时候,krist就推开了门,向着后面快步地跑去,去追赶那个人。

          “krist,你去干什么?”singto有些惊异,却不得不也快速地跑了起来,想要追上krist。

          krist从来没有觉得自己一生有跑得这 样快的时候,因为太害怕错过那个人,也害怕自己认错了人,白白地欢喜一场。

         “god!god……”krist开始向着前面喊了起来。

         krist知道,god不会伤害自己,god是他此时唯一能够交心的人。他太想找一个人,好好地聊一聊了,把他所有的委屈,都给他讲。

        然后讨要一个的的确确温暖的怀抱,稍微焐热一下那颗冰冷的心。

      《彼绿》预售链接: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7095261.0.0.67c286e5b3r2Z&id=558206664523

评论(39)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