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无言笙歌(25)

第二天刚醒的时候,singto就收到了一条消息,是nine发来的。

     ——P'singto,我已经到机场了,你要来接我啊!

     singto的面色立即阴暗了起来,立马摁灭了自己的手机,他顿了顿,又看了看旁边睡得正熟的krist。他的脸上终于有了抹安详的神情。

     singto将身子慢慢地倾到了krist的面前,轻轻地伸出手落在他的面上,然后拂过krist眉目的轮廓,“krist,他回来了。”

     singto的脸上逐渐有了痛苦的神色,五只本来有着温润触感的手指更像是碰到了不该触及的东西一般,他赶紧收回自己的手,一切都像是他犯了一场极大的错误一般。

     ——你会不会再次离开我?

     压抑的,却掩不住痛苦的话语再次回响了起来,他的脸上生起了浓重的不舍。

     他舍不得他,却明知道自己留不住他。

     是的,他每天就活在这样的恐惧之中。他害怕,害怕自己一睁眼就望不到krist的身影了,哪怕是对自己这样陌生,甚至是在恨着自己的他。

     他也愿意紧紧地拥住这抹虚无的影子,说着他可能听不见的爱意。

     只要他还在自己身边就好了。

     可是,nine就要回来了。

     singto慢慢地起身,穿好自己的衣服,简单地洗漱之后,还给krist留下了一张纸条,就开车去了机场。

     刚到机场的时候,singto就看见拎着行李箱靠在机场角落里的nine。

     singto愣了愣,又向前走了两步,还未出声喊上他的名字的时候,nine就似乎已经感应到他的出现一般,抬起了头,望见了他的身影。

     nine脸上立马有了笑意,连忙拽着自己的箱子,向着singto的方向快步走来。

     “P'singto,你终于来了!”nine一下子就钻进了singto的怀抱里。

      singto的身子立马就变得有些僵硬,他不动声色地把nine赶出了自己的怀抱,“这一次你又去了哪?”singto故作淡然地问着他。

     “也没去哪,就是随便出去玩了玩。”nine挠了挠自己的头发,不经意地说道。

     “算了,先上车吧。”singto实在觉得自己与nine没有太多的话还可以说。

     “好。”nine笑着跟在singto的身后。

      所以,就算他已经逃跑了,逃到了自己找不到的地方,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同,他不会再出现在singto的面前,那么现在的情况看来也不算糟糕。

      nine嘴角处的笑意又深了一些,步子也走的快了一些,行在了singto的身边。

      singto走了之后没多久,krist就汗意涔涔地大叫着醒了过来。朦朦胧胧之间,他觉得自己像是要被溺死在了大海之中,他只想要一个怀抱,想让人抱一抱他。

      海水太冷了,他不想就这样死去。

      孤独一人的死去。

      他的身子拼命向着身旁靠去,双手也不听使唤地就向着旁边摸索着。他突然有些怀念那个人身上的温度了。

      只是他触碰到的只能是一片虚无,一片已经凉掉了的床单。

      什么也没有,他的手愈发的冰凉了。

      krist立马就醒来了,醒的很是彻底,额头上的冷汗顺着他的脸颊慢慢地滴落。singto确实没有躺在他的身边了。

      他的双眼有些惊慌地扫过了整间屋子,却没有发现任何singto的身影,他立马就下了床,只是他的双腿却没有什么力气,趔趄了一下就跌倒在了地上。

       像是感觉不到什么痛意一般,他赶紧站了起来,跌跌撞撞地向着门外走去。

       只是途中,他那像是一团浆糊的脑子这才忽然清明了起来,为什么要这样呢?

       不是说已经戒了singto这个毒瘾了吗?不是说已经不在意了吗?不是一字一句坚决的说过已经不爱他了吗?

       那么他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呢?

       krist的步子定在了原处,随后就慢慢的向后挪动着步子。“不要这样,我已经不爱他了……”krist一遍遍地重复着这句话,想麻木自己刚才那颗疯狂跳跃着的心。

       然后,视线一偏转,他这才看见了singto留在桌子之上的纸条。

       他有些慌乱地靠近那张纸条,singto没有离开。当视线触及到那寥寥的几个字的时候,他的面色苍白的没有一抹血色,手中的纸条宛若瞬时间变成了烫手山芋,被他狠狠地丢到了一旁。

       ——我去接nine了。

       他的身子抖得很厉害,过往那痛苦不堪的回忆一并涌入了他的脑海,那是他人生中最黑暗的一段时间,黑暗到他望不见一丝丝的光亮,黑暗到他的白昼也是他的永夜。

      黑暗到他只想去死。

      突然,krist只觉得自己的手腕那被那只丑陋的手表覆住的地方隐隐作痛,他慢慢地解开了那表,两道丑陋的深深的疤痕赫然映入他的眼中。

      他抚着其中一道疤痕,那条作着痛的疤痕,这便是那黑暗的日子的证明,便是他当时一颗想要寻死的心的证据。

      两道疤痕,一道让他生,一道让他死。他的人还活着,心早就已经枯萎死去了。

      “这是你欠我的,如今,我什么也不怕了。”krist依旧抚着那伤疤,喃喃地说着,脸上越被愈发坚定决绝的神情覆住了。

      “反正,我就要死了,也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krist又慢慢地向后挪动着步子,轻轻地坐在床上。怎么看都像是在等着一个人的到来。

       不,是两个人,两个伤害了自己的人。

       在车上的时候,singto纠结了半天,还是决定向nine说出事实。

       “nine,krist回来了,他没有死。”

       “什么?”nine的手机突然就从手上滑落,掉到了座位下面。“怎么会?”

        singto怎么会找见krist的?他们之间明明隔着这么远的距离,nine的眉头皱的很深,难不成他们之间的缘分真的就这么深?

        不行,他不相信,本以为情况很好的nine忽然就有些头痛,事情仿佛回到了一年前的那个样子。

        兜兜转转,是一个死胡同,谁也都逃脱不得。

        不对,怎么可能像是一年之前的那般光景呢?大约krist已经不会再爱singto了吧。

        被爱情害的遍体鳞伤的人,怎么还敢去爱呢?而且krist已经知道singto不爱他了。

        他回来了,nine想着,反而是一件好事情,至少他不必再担心了,他相信自己是有本事让他们两个人忘记了爱情的模样的。

        singto大致为nine讲了一番事情的始末。

         当nine拾起手机的时候,脸上又是笑意盈盈的样子,“他没有死,真好。”

         singto愣了愣,没有再说什么。

         半晌之后,坐在床上的krist隐隐听到了开锁的声音,还是那模模糊糊的说话的声音。

         是他的声音,krist听出来了,是恶魔的声音。

         krist的身子又开始抖了起来,他强迫自己坐的笔直,也强迫自己要淡然一些,别被那个人看轻了。

         他不怕他的。

广告时间:

《待到他年彼绿》淘宝链接: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7095261.0.0.67c286e5b3r2Z&id=558206664523

评论(40)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