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SK真人向 追光者(终篇)

先做一波广告,这是《待到他年彼绿》的预售链接,如果有想买的,请点进去。谢谢支持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7095261.0.0.67c286e5b3r2Z&id=558206664523

    “他的腿是怎么回事?”回了摄影棚的krist对着满是错愕的摄影师问道。

    “你是问singto吗?”

    “嗯,我认识他。”

    “我第一次见他,他的腿就是这样了,具体的原因他也从未说过。”

     krist眯了眯眼,没有再说些什么。

     singto拿着衣服,踌躇地站在门口前,手刚触到那有些冰凉的把手,又立即地缩了回来。片刻之后,他才像是认命一般地再次覆上那把手,轻轻地推开了那门。

     门刚刚打开的时候,singto就撞见了krist那看来满是探究的视线。他立马垂下了头,又将手里的衣服抬高了一些,想借此能遮掩住一些自己面上那窘迫的样子。

     singto觉得那道有些灼热的视线就一直黏在自己的身上,没有撤开过半分。他顿时觉得自己现在落在地上的每一步都是那样的难堪。

     终于他走到了那个摄影师的面前,将那衣服递了过去。krist就站在他面前不远处,singto的头埋得更低了,似乎鼻尖还萦绕着他从前便有的好闻的味道。

     那一夜他趴在krist的胸膛上,闻的很清楚,记得也很清楚。

     关于krist的任何一件事情,他从来都记得很清楚。

    衣服被接过去的那一瞬间,singto立马就转过了身,他顿时呼出了一口重重的气。

    总算是能离开这令人倍觉压抑的地方了,也总算离开krist了。

    “krist再见,我不想这样的自己与你相见。”singto在心里悄悄地想着。

    “等一下,你就留在这里。”krist忽然开口,冲着singto那渐行渐远的身影说道。

    “什么?”singto的步子立马停下,身子也僵硬在原处。

    “摄影师,就让他留在这里吧,我一会儿有问题要问他。”krist望了望那摄影师。

     singto满面俱是错愕,他摇了摇头,“我,我还有事情要忙。”

     那摄影师沉默了片刻,也望向了singto,“那些事情,让别人去做吧,你就待在这里吧。”

     “我,我……”singto突然结巴了起来,不知道该要如何才能推脱。

     krist的面色一下冷了起来,像是过裹上了层层的冰霜风雪一般。为什么singto会如此抗拒自己?

     “singto,留在这里。”krist一字一句坚定地说道,话语间是singto尚还记得的陌生与疏离。

     ——正是他们在学校偶尔遇见时打过的那些招呼一般,他们只不过是个陌路人。

     singto不再争辩,只是挪动着步子向旁边靠去,“好。”他有些无力地回答着。

     krist的嘴角这时候才稍稍地有了些缓和的角度,他接过那衣服,去了试衣间。

     出了试衣间之后,krist的视线就急匆匆地飘了过去,片刻之后,便看见singto还站在原处。他这才笑着走了过来。

     拍摄终于结束了,krist对那个摄影师有些急切地说道:“我先借用他一下。”一面说着,一面还指向了那个站的笔直的人。 

     singto听了这句话之后,心里狠狠地颤了一下,似乎那条残败的腿又重新生出了难忍的痛意。他脑子里满是空白,像是雪后白茫茫的全世界。

     他有些懵,忘记了所有,他只想再一次地逃离。

     他默默地转回了身,向着门口慢慢地挪动着。

     “singto,你给我站住!”krist早就瞧见了他的动作,立马就追了上去。singto还没能走出几步的时候,krist就已经拽住了他的手,阻住了他所有的动作。

     “krist,你要做什么?”singto面色有些苍白。

     “singto,我不过想与你叙叙旧罢了,你似乎很怕我?”

     “我没有。”

      才不是害怕,是不敢相见,其实也是害怕,是怕已经越来越模糊的爱意再次涨了潮,淹没在海里无助地挣扎的自己。

     “那你躲什么躲?”

     “我没有……”singto还是这一句话。

     krist扭回了头,“摄影师,你可不可以暂时回避一下,我有问题想问他……”

     摄影师迅速地离开了,singto越发觉得气氛有些难受,像是有人扼住了自己的喉咙,死死地扼住。

     “是不是你,是不是你?两年前,这个问题你还没有回答我呢。”

     “什么?你问的是什么意思?”singto又想起了两年前的那一个温暖的拥抱,以及未能开口的那个答案。

     而如今,他只能再一次装傻了。

     “那个账号,一直为我点赞的账号是不是你?可是,那个账号怎么没有了?”krist越说到最后,语气就越难过。

     “什么账号?我不知道,不是我,怎么可能是我?”singto听见自己的心滴出血珠的声音,他的心在发痛。

      不过,爱着krist的这五六年来,他将掩藏甚至的否定自己的爱意学的很好。

      可是,为什么要隐藏呢?singto有时候也会疑惑,会问自己。

      后来,他就明白了,因为他不爱自己,他也没有那种炽烈去爱的勇气。他必须要隐藏。

      krist脸上的希冀渐渐消散,只是singto却没瞧见。他笑了笑,“原来一直都是我想错了。”

      singto赞同地点了点头。

     “你这两年都去了哪里?还有你的腿……”krist突然问不下去了。

     “别问了,不过是一场意外。”singto强迫自己要说的无所谓一些,因为强迫自己要站稳,不要露出一点破绽。

      即使他现在很想抱一抱身后那个自己思念了太久的人。

      下一秒他的腰肢就覆上了一双颤抖的手,随后便是一个温暖却也冰凉的拥抱覆住了他的身子。

      singto的脑子愈发的懵,愣了半天之后,他才明白这是krist赐予自己的拥抱。

      只是他这个拥抱又是什么意思呢?singto怎么想也都搞不懂。

      “singto,好久不见了。”krist慢慢地开口,在singto的耳边慢慢的轻喃着。

      耳边那不断喷洒的热气令singto的脑子越发的空白,krist的手一直在singto的腰上流转,他的身子晕晕乎乎之间就被krist转了个个。

      krist能很清楚的瞧见他脸上隐隐约约的红意,他笑了笑,“singto,我想你了。”

      “什么?”singto只以为是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下一秒,他的双唇就有了湿润温软的触感,singto的眼睛蓦地睁大,他的眼睛里只剩下krist那张好看的脸还有那温柔的神情。

       又是片刻之后,singto才反应过来,他的唇上落下的是krist的唇,他在亲吻着自己。

       轻轻地亲吻着自己。只是在自己的唇上摩挲着,就是这样轻如羽毛的一个吻。

       双唇相对,singto更是迷茫了,krist与他之间距离这样的近,他却始终读不懂他。两个人之间像是相隔这一片汪洋大海一般。

      singto想伸出双手来拒绝这个吻,只是他的手却像是失去了力气一般,怎么也扬不起来。

      他真的是疯了。

      漫长的煎熬等待之后,krist终于结束了这个吻,笑嘻嘻地望着自己。

      还未等singto问出什么的时候,krist又再次拉过他的手,“singto,我带你去个好地方,你跟我来,我给你请假。”

      “不行,不行,这样不行……”

      “怎么不行?”krist说完之后 ,就拉着singto去给他请了假。

      krist不许singto站在外面等他,他实在是太害怕他会再次找不到他,他太爱逃跑了。

      请好假之后,krist就急匆匆地带着singto上了车。

      “你要带我去哪里?”

      “等到了你就知道了,是个好地方。”

       krist的车开的不慢,他太想赶紧就到那一个地方了。

       “singto,这两年你到底去了哪里?”krist不禁又问了一次。

       ”也没去哪里不过是去外府找了工作。“singto敷衍地答道。

       krist也没再多问。

       到了的时候,天色已经慢慢地黑了下来,一抹残月也升了起来。

       singto下了车之后,便听见一阵阵海浪汹涌的声音撞击着他的耳膜。“这是海边?”

       “是啊!海边多美啊!”krist笑着回道,又拉着singto的手向前走去。

       “我们坐下吧。krist坐了下来,一把就把singto也拽了下来。

        krist挪了挪身子,坐的离singto近近的,他的身子都快完全靠在了singto身上了。

        “你看,星星真多,真好看!”krist抬起了头,指着夜空中的漫天星河说道。

        singto也抬起头,点了点头,他却悄悄地觉得身旁的这个人的光芒比那所有的星星加起来还要耀眼。

        他追逐着他身上的光亮,已经太久了。

        krist把自己的头靠在了singto肩上,“今晚的月色真美。”krist的一双眼睛却一直粘在singto的脸上。

        “嗯嗯。”singto又点了点头。

        krist的脸上隐隐有些失望,却依旧笑着,“我们在这里坐久些吧。”

        “好。”

        两个人靠在一起,脸上拂过清凉的海风,听着海浪的声响,singto觉得这样似乎很美好。

        渐渐地,singto发觉自己肩上的重量似乎越来越重,他瞧了过去,这才看见krist的眼睛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闭上了。

        “krist,krist?”singto试探地叫了两声,却没有任何的回应。

         singto这才知道他已经睡着了。

         他也许太累了,总是散发着这样耀眼的光芒,他需要好好的休息。

         singto望着他的眉眼,手不知不觉地就扬了起来,只是还未触碰到他的脸的轮廓的时候,他又悄悄地放下了自己的手。

         他还是不敢,他害怕他突然醒过来。

         即使他们之间的氛围是这样的暧昧,可他有女朋友。那个为他送水的女孩,他是真的喜欢吧,这么多年了,还是在一起。

         singto默默地垂下眼,海风吹来,他不再觉得惬意,反而是有些深入骨髓中的寒冷,被krist紧紧靠住的身子也僵硬起来了。

        夜晚的温度渐渐地凉了下来,“krist,krist,该醒了,这里太凉了。”

        他不得不把他吵醒,他害怕他着凉。

        krist慢慢地睁开惺忪的双眼,“嗯,我们走吧。”

        krist把singto带回了他的旅馆,singto最初有些不愿意,只是夜色已深,他又不想再麻烦krist了,只好睡进了krist的那个房间。

        睡觉之前,krist这才想起来,“singto,明天我有活动,你要来啊!”

        “为什么?”singto有些惊异。

        “你来就是了。”krist没有多说什么。

        “明天我有工作。”

        “我给你请假。”

         “可是……”

         “你就来吧,来吧……”

        “那好。”singto无法抗拒这样一直撒娇求着自己的krist。

        “把你的手机号码告诉我,我还没有你的电话呢!”

        “好。”

        “那我等你。”krist也上了床,无声地搂住躺在他身旁的那个人,搂的紧紧了,还似乎轻哼了一句,不要再离开了。

         只是singto却没有听清。

         他的身子一直僵着,尤其是被krist的手触摸到的地方,僵硬的有些不像话。

         “你说什么?”singto问了回去。

         只是他没有等到krist的回复,听着他那均匀的呼吸声,轻轻地洒在自己的背上,singto这才知道,他真的太累了,已经睡着了。

        singto轻轻地哀叹了一声,望着那拂满月光的窗子,思绪不禁有些恍惚。

        事情怎么会一下子变成这样?singto怎么都觉得不可思议,现在krist就躺在自己的身旁,他的手还搭在自己身上,他的呼吸声是这样的安稳。

        “krist,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为什么?”singto望着那清冷的月光,突然开了口。

         他知道,他永远等不到krist的回答,就像krist永远也不会听到他的这一句喃喃自语的。

         他依旧害怕,害怕krist醒来亲手他把这难得的梦境碰碎。

         krist第二天醒的很早,他慢慢地松开了自己的手,这一觉他觉得自己睡的很是安稳,从未有过的安稳。他不想打扰到singto的好眠,他的每一个动作都是轻轻的。

         他为他留下了一张纸条,一如当年的singto一般。

        ——别忘了去看我的活动。

         他又在下面写上了活动的地址。

        singto醒来之后匆匆地就去了那个纸条上的地方,他想了想,又顺手把那张纸条拿走了。

        到了现场的时候,活动才刚刚开始。

        krist上了台,望着台下的粉丝,双眼转动的很快,东张西望的,似乎是在寻找些什么。

        隔着层层的人海,他似乎是瞧见了singto的身影,他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然后抬起手中的话筒,“下面,我要为台下的人唱一首歌,为他唱一首歌。”

        singto抬起头,正好看见krist那面上认真的神情。

       “有种不平凡的普通人,

         我曾寻寻觅觅却毫无结果,

         我内心只有一个目标,

         所遇非所求,所求未相遇,

         ……

         无论何时,都只需要你一人,

         时刻粘着你永不分离,

         不论做什么都想和你在一起,

         我的每一次呼吸,每分每秒,

         哦哦哦,都想与你分享”

         singto就这样默默地听完了整整一首歌,期间他的目光还有krist的双眸相汇了几次,只是他却看不懂他面上的神色,也不知道这首歌他究竟是为谁而唱。

         神采飞扬,脸上的笑意从来都未消散下去,似乎这个人对他很重要。他为那个人唱歌,真的是无比欢喜。

         singto不禁向着四周望了望,想找出krist的目光所及之处。

         “喂喂喂,我看见krist的女朋友的ins了,她也来了现场啊!”旁边的一个女生有些兴奋地说道。

         “所以,这首歌是他给他女朋友的唱的吗?唉,他们感情真好。”

         “应该是的,唉……”

         singto把这对话听得很是清楚,他的目光立即收了回来,望着脚下洁白的地板,洁白到似乎都能将他脸上那失望的样子映的很清楚。

         这样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恩爱,singto没有理由也没有资格去围观。他的心痛的厉害,原来昨夜真的只是他一人沉浸其中的荒唐的梦境。

        他默默地站起身,又怕krist瞧见自己,他不由得弓着身子,尽量把自己埋得低一些。

        然后疯狂一般地逃出了这个活动现场。

        走在马路上,他不知道自己该走向哪里,自己的家他也不想回,一个人都没有,孤独的能听见自己的声音。他晃晃悠悠地四处走着,最后进了一家酒吧。

       krist活动结束之后就到处寻找着singto的影子,却到处也没有找到,他的心里一阵惊慌,连忙打开了手机。

       却看到了一条未读消息。

       ——krist,我来找你了。

       是preaw发过来的。

        krist的脑子一片空白,连忙编辑出了几个字——我现在有事,你先等我一下。

        krist给singto打了个电话,却没有人接,又一连打了好几个,直到最后,才终于被人接起。

        “喂,singto,你在哪?”

        “谁?你是谁?”krist听出了这就是singto的声音,只是声音中似乎携着些迷茫。

         像是喝醉了酒的样子。

        “我是krist,你在哪?”krist有些着急。

        “krist,krist。”singto慢慢地重复了一遍他的名字,脑子晕乎乎的,他笑了笑,“我在酒吧啊!”

         这个名字,是他一辈子郁结的心事。

        “我现在就去找你,你在哪个酒吧?”

        “不知道。”电话被匆匆地挂断,krist还没来得及问完,电话里就传出来了一阵忙音。

         krist赶紧沿着路一家家酒吧的找了过去,还好,在踏进第三家酒吧的时候,krist一眼就瞧见了singto,即便她趴倒在吧台之上,krist还是一眼就瞧出那人是他。

       他速速地行了过去,“singto,singto,你还好吗?”

        半晌之后,singto终于有了反应,他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瞧了面前的krist半天,这才开口:“krist?你,你怎么来了?”

       “singto,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我,不知,不知道。”singto醉呼呼地回答道。

       “为什么又要跑掉?”

       “krist,放了我吧……”良久之后,singto像是突然醒酒了一般。

       “什么?”krist没能懂singto的意思。

       “你说,那个吻是什么意思?”singto笑了笑。

        krist一下子沉默了起来,在singto如此一字一句的逼问之下,他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是啊,那个吻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自己能说出喜欢他这样的答案吗?只是singto不喜欢自己,这个答案是错误的。

        无法得到回应的感情在见了光之后,只会败得溃不成军。许是连朋友也做不成了,打个招呼都变成了一个奢侈。

        singto面上的笑意更深了,“这样也好。”他慢慢地起身,跌跌撞撞地从krist面前走过。

        krist望着那道单薄的背影,心里痛的几近说不出什么话来了,他还是连忙追了上去。

        “singto,你别走。”他拽住了singto的手。

       “放开吧。”singto摇了摇那只被攥住的手。

       “不放,我送你回去吧。”

       “krist,有人会来接我的,他马上就到了。”他拂下了那只曾经温暖过自己的手。

       “谁?”

       “他马上就到了,我喜欢他。”singto笑着说道。

        “什么?”krist的脸上只余下了震惊,他从来没有想过singto会给他这样一个结束的理由。

       “singto,你还好吗?”忽然,他们面前有一个男人走来。

       “你终于来了?带我走吧。”singto这话说的极其温柔。

       krist愣了愣,这才明白这是singto最终那个喜欢着的人,居然同自己一般,也是个男人。他不禁打量起这个人,眉清目秀,气质温润。

       “好,我们走。”那人也瞧了一眼krist,牵起singto的手,singto的手紧紧攥住那人的手,十指交缠。

       “singto!”krist大喊了一声他的名字,却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些什么。

       singto的步子顿了顿,似乎是在等着krist的下一句话。

       半晌后,一句”祝你幸福。“不知道怎么从krist的嘴中溢了出来,singto笑了笑,笑的极其残败不堪。

       “谢谢。”

       singto挽着那人的手一步步地消失在了krist的面前。

       krist在路边站了许久,眸子一直都是湿润的,还好他死力在憋着,没有流出一滴眼泪来。

       他找了两年的人,却已经找到了他的幸福。

       只是这幸福无关自己。

       大概一个小时后,他收到了来自singto发出的一个电话,他打开的时候,双手都在隐隐地颤抖。

       ——我是接singto走的人,有些话想跟你说,是关于singto的事情,见个面吧?

       krist的心跳的太厉害了,他定了定思绪,回了个“好”字。

       “你离他远些吧。“

       “为什么?”

      “你害他失去了一条完好的腿,这个理由够不够?”

      “什么,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他是不是跟你说这只是一场意外?其实根本就不是,他的腿是被人打断的。”

      “什么?”

       后来krist才知道有关singto这条腿的真相。

       他默默地支持着自己,也为自己发过不少的言论,却因此惹上了另一个明星的死忠粉,那个粉丝实在疯狂的很,找了些人,打听到了singto的消息,将他围堵在那条他们初遇的那条小巷里。

       然后便是krist不敢想象的场景。他无法想象到singto被打断那条腿的时候,究竟又多疼,又究竟有多么绝望。

       沉默了好半晌之后,krist嘴巴嚅动了好半天,才终于发出了微弱的声音,“这,你怎么会知道?”

       “他无意间对我说的,之前他不愿意多讲,后来我们呆的久了,他也就跟我讲了。”

        krist的心中愈发的痛了,原来singto早已经愿意对另外一个人敞开心扉了。

        “你们,你们在一起了?”

        ”之前没有,但现在在一起了。”

        krist怎么都听出了那人语气之间的得意,似乎是在炫耀着什么。

        “那我祝你们幸福。”krist匆匆地挂掉了电话,他不愿再多听任何一句那人说的有关singto的话。

         因为与自己无关。

         那人挂了电话之后,就顺手把通话记录删掉了。

         singto醒来之后,脑子疼的有些厉害,他只记得那一个没有得到答案的问题,以及自己的那一句勉强的“好”。

         他答应了他,他终于放弃了坚持了这么久的krist,他终于和别人在一起了。

         其实,这样没有什么不好的,他爱自己,他一直都知道的。

         他略微地洗漱了一下,就去了公司,他感觉自己已经好久没有上班了。

         “快看,krist的女友又在ins上秀恩爱呢!”

         “什么?她也来了?”

         “对呀!昨天krist还在台上为她唱歌呢!”

         “好吧。”

         又是这样的讨论,singto觉得自己听了之后已经没有什么反应了。

         倘若他能幸福,自己就算再不幸也会觉得尘埃中开出了一朵花的。

          一天的劳累之后,他下了班就瞧见了krist站在他们公司门口,他的手似乎有伤,用着厚厚的绷带缠着,他有些震惊。

          “krist,你的手……”

          “没事。singto,先上车,我们去吃个饭吧。“

          “krist,不了,我还有事。”

          “上车,这是最后一面,以后我不会再打扰你了。”krist皱着眉头,坚定地说道。

          singto虽然有些不愿意,但他还是上了车,坐在了驾驶座上。因为这是最后一面,他的心痛的已经不容他说出拒绝的话语了。

          “我们去一起吃个饭吧。”

           singto点了点头。

          “singto,那条小巷,你还记得吗?”在车上的时候,krist终于开了口。

           singto的身子抖了抖,他不知道krist想要问些什么。

           “记得。”

          “你的腿是为了我才这样的吗?”krist终于问了出来。

          “不,不是的,你怎么会……”

          “singto,你还要骗我多久?那个账号也是你吧?”

          面对着krist的逼问,singto慢慢地垂下了头,“已经没有意义了。”

          “怎么会没有意义?”

         “krist,你有女朋友了,我也有了想要相伴永远的人,没有意义了。”singto的话像是一片片落叶吹进了他的心中。

          已经凋败了。

         “singto,你爱他吗?”

          singto的手突然抖得厉害,车速也快了些,singto有些被吓到,却发现这车子似乎已经不听他的话了,他没有办法减速。

         singto吓住了,却没有说些什么,面上依旧镇定着。

         “我问你呢,你到底爱不爱他!”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singto尽量地稳住,在心里默默地祈祷着,祈祷他们能平安,至少krist要平安。

         singto将车子尽量地拐到了路边,这时他却突然发现旁边似乎有一辆车子一直在跟着自己,和他们离得好近。

         singto突然明白了,这是有人想让krist死。

         可是他怎么能让krist死呢?他情愿自己死去,也不愿他的太阳陨落。

         他是向日葵,是他的追光者。一旦没有了阳光,也是会枯萎的啊!

         “krist,别说了,别说了。”singto的脑袋在高速地运转着。

         “我只是想知道,我想知道……“

        singto又往krist那边瞅了瞅,那车子已经愈发的近了,似乎非要和他们来个同归于尽一般。

        singto被他们逼得又往路边靠了靠,“为什么呢?”他已经听不太清krist的话了。

        他已经不奢望自己能活下来了,只能上帝能听见他的愿望,让krist好好的,他向着路边的防护栏猛力地开去。

        在车子撞上防护栏的那一刻,他死死地抱住了krist的身子,想用自己的身子为他搭起一道屏障,尽管他不知道这是否有用。

        疼,真疼,可是他怀中的krist是温暖的,给他带去了温度,照亮了自己。

        恍惚之间,他似乎听见了krist的一句话。

       ——“因为我爱你。”

        是他的幻听吗?他真想再听一遍,只是已经太晚了。

       “singto,singto……”耳边是krist大声且悲伤的呼喊声。

       “krist,你刚才说什么?”singto用着自己最后的气力问道,那话太好听了,他想多听几遍。

       “我说我爱你,我爱你啊!”krist焦急地回应道。

       “真好,我也爱你啊!”singto虚弱的说着。然后不断有眼泪落到他的脸上,冰凉的。

       “别哭,你受伤了没有?”

       “没有,没有。”

       “那就好,那就好。”singto慢慢地合上了双眼,似乎瞧见了krist在对他笑。

        真好,原来他的太阳也在爱着他这朵卑微的向日葵。

       “singto,singto,你别睡,再睁眼看看我,看看我,求你了,求你了……”krist回抱住满身都是血的singto,哀求着。眼中的泪落得更凶了。

       后来krist才知道这是另一个明星的疯狂的粉丝对自己做出的攻击报复。

       他不该成为明星的,singto因为自己而受伤,因为自己失去了生命。

       singto为自己做出了这么多,而他却活了下来。

       后来,krist退出了娱乐圈,也和preaw分了手。

       那个男人找过自己,给了自己一个singto的日记本。

       krist认真地读了每一页,眼泪一直没有止住过。他这才知道他爱了自己这么多年,他这么多年痛苦的心境,他为自己做出的一切。

       他说自己是他的光,而krist却觉得自己只能给他带去黑暗与伤害。

       如果他们之间能早一点说爱,结局会不会有一点不同?

       krist不知道,因为singto已经死了不会有再来了。

       他想让自己好好的。

       路太长,余生里再不会有一个人把自己视作光,追逐着自己。

       krist望了望天空中那耀眼的太阳,“singto,我好想你。”他慢慢地开口。

       只是向日葵这个时节已经败了。

       他也知道永远也不会再有这么一株这么忠心追逐着阳光的向日葵了。

评论(31)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