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无言笙歌(23)

“krist,外面冷,我们回家吧。”singto试探性地问着。

     “嗯。”krist点了点头,下一秒就转回了身,向着那抹微弱的光亮走去,他知道那是singto的家,不是自己的家。

     singto只好默默地跟在他的身后。

     进了屋后,krist就站在厨房前,似乎是在等着singto。

     “我饿了。”krist淡淡地开口,双手捂着自己的肚子。

     “好,我给你做饭,你的胃还好吗?”singto的步子突然快了,速速地走到krist的面前。

     “不好,疼的厉害。”krist又摇了摇头。

     “那我带你去医院。”singto的脸上泛起焦急的神色。

     “我要吃饭。”krist这话说的十分的坚决。

     “那好。”singto知道krist那固执的脾气,他是拗不过他的,“你在沙发上坐着,等一下,我这就去给你做点儿饭。”

      krist默默地转了身,拖着缓慢的步子,走到了沙发前。

      singto看着krist坐了下来,这才安心地进了厨房。

      坐了两分钟后,krist悄悄地起了身,走进了卧室之中。

      他找出自己的那个本子,摊在自己的面前,他握着笔的手已经没有了什么多余的力气。

      ——我没有认输,只想拼上一次,顺着自己的心意。

      ——这是最好的报复。

      看着面前那工整的一字一句,krist不知为什么眼睛有些晕眩。

      愣了半晌之后,他还是在合上本子之前,又添上了一句话。

      ——倘若她要死了,那么我想我也快了吧。

      又傻傻地坐了片刻之后,krist这才赶紧地坐回到沙发那里。

      没一会儿,singto就端着一碗热乎乎的面条出来了,端到了krist的面前,热气缭绕在他的面前。他忽然就有些恍惚。

      太相似了,又太陌生了。这样的日子,一年前他过的稀松平常,可一年后,竟像是隔了许久一般。

      从前,singto就没少给自己做饭吃。

      “吃吧。”singto把筷子递了过去,满面的期待,一双眼睛明闪闪的,闪的krist觉得有些刺眼。

      krist慢慢地接过那筷子,吃了一口那热气腾腾的面。

      “应该不难吃吧,我记得,你从前就爱吃这样的面的。”singto笑着说道。

      krist吃面的动作猛地就停了下来,他轻轻的抬起头,望着不远处的singto。

      那笑意,他倍觉恶心。

     “一点儿也不好吃。”krist扬起了手,只是稍微地一推,那碗面就摔在了地上,碎裂的声音太过于刺耳。

      只剩下袅袅的热雾不断地升起,隔在singto和krist中间,模糊了两个人的视线。

     “我去睡觉了。”krist站起身,没再去瞧singto一眼,一步步地走向了卧室。

     “krist,不好吃我再去为你做,你的胃……”singto也焦急地站了起来。

     “不碍事,死不了。”krist没有任何的停留,直直地走进了卧室。

      所以,singto,你大可对我发脾气的。krist有时候只想拿着一把锋利的刀子,一点一点把singto的心剖开,看看他究竟拿自己当做什么。

      也看看他究竟对自己有没有一点爱意。

      singto没再说什么,只好默默地蹲下身子,一点一点地捡拾着地上的残渣。

      当他推开卧室门的时候,就看见krist躺在床上的背影,门口站着的他未免有些踌躇。

      “nine呢?nine他人在哪里?”突然,一声朦朦胧胧的声音传进singto的耳中。

      “他,你问他做什么?”singto又有些害怕了。似乎躺在床上的krist,就算已经发出了声音,他还是觉得他就要离开了。

       唯有太过于没有安全感的人,才会总是觉得害怕,大片大片的恐惧,远比什么都要可怕。

      “突然想起了,毕竟算是个故人。”

       “他出国了。”半晌后singto才给出了一个模糊的答案。

       “去了哪里?”

       “我不清楚。”

       “你怎么会不清楚呢?你们那么亲密……”

       “他没有跟我说。”

       “是啊,他什么都不会跟你说的。”krist的声音渐渐地轻了下来,宛若窗外不可闻的风声一般。

       “krist,你,你是不是……”singto忽然结巴了起来,只是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问,要不要问。

       “是什么?”krist追问下去。

       “没,没什么……”singto最终还是没能问出来。

       “呵呵。”krist笑的有些苍凉,“singto,你变了。”

       “是啊,我变了哪里呢?”singto愣了愣,反问了回去。

       “不知道,我不知道。” 

        可krist知道,他知道,singto的胆子变得小了,是啊,当他经历了最爱的人——fufei的失而复得之后,他早已经变得小心翼翼了,只想把她放在心里面好好地宠爱。

        可他为什么还要招惹自己呢?

        也许,是因为fufei时日不多了。当年fufei离开他之后,他说喜欢自己,一如此时一般。

        也许,他从来都拿自己当做替代品。fufei在的时候,他便把自己抛在身后。

        可自己却不是一个合格的替代品。

         从来就没有爱,从来都是虚假的谎言。

        “他说的话,你都会相信的吧。”krist再次开口,语气间满是低落。

        “什么?”singto没能听懂krist的话。

        “没什么。”不需要问了,krist知道,自己一定会得到他肯定的答案,何必还要去问呢?

        难堪的半分沉默之后,krist终于鼓起了勇气,唇齿间溢出了他早就想问出的话语。 “singto,你这样,我会觉得自己也是个恶心的人,为什么还要与我纠缠不清呢?”

       “你该和fufei好好的,从前,呵,已经没有从前了……”


      对了,再臭不要脸地问上一句,《待到他年彼绿》的本子还有人预定吗?时间就要到了……

评论(20)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