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无言笙歌(21)

krist闭上眼睛没多久之后,倦意就笼了他全身,他的后背靠在有些冷的墙壁之上,就这样居然也睡着了。

      ———时间的分割线———————————————————

      krist本来只觉得singto的那话是句玩笑话,也没有当真。可是krist没有想到第二天,当他又匆匆地想要飞奔去公司的时候,一开门就看见了singto倚在车门旁的身影。

      “就知道你又会这么晚起来,快上车,我送你。”singto一面笑着说,一面开了车门。

      “什么?你真的来接我了?”也许是krist刚起床,他的脑子还有些懵。

      “你难道以为我只是说说而已?”singto蹙起了眉头。

     “算了算了,我们赶紧走,我可不想迟到。”时间越来越紧,krist也没有办法再与singto进行什么无谓的争辩了,他只好下了台阶,匆匆地钻进了车中。

       krist也没能看到,当singto掩住车门的时候,嘴角漫过是何其欢喜的笑意。

       在车上的时候,krist实在是忍不住了,终于开口问道:“你可是P’nine的经纪人啊!你来接我,那P‘nine怎么办?”

       “我已经把他送到公司了。”singto无所谓地开口。

       krist不禁有些汗颜,究竟是nine这个人起的太早了,还是自己起的太晚了呢?

       “可你为什么要来接我啊?”krist还是想不明白。

       “这没有什么的,你和nine本来就是cp啊,我这样做不好吗?”singto说完之后,还抬头望了一眼后视镜。

       “好吧。”krist点了点头,瞬时间就什么话也不想说了。

        可他为什么就是觉得自己的心里有些闷闷的。

        可能是这车里太闷了吧,他赶紧把车窗摇了下来,将脸伸向了窗外,这才觉得心里舒畅了一些。

        下车之后,果然没有迟到,krist有些不情不愿地向singto道了一声谢谢。

        进了公司krist才知道,boss已经为他和nine安排好了不久之后去中国开见面会的行程。

        “krist,是P'singto送你来的?”nine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笑着问道。

        “是啊,他可真是敬业。“krist笑着回复。

         nine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深,“是啊,找到P'singto这样的经纪人,可真好。“

         krist不知道今天的自己怎么了,心里像是被石头堵住了一般,往日来的好心情全都不见了。

         “对啊,对啊。”krist只好有些尴尬地应和着。

         krist脑海中断断续续的画面一帧帧的闪过。

         时间一晃,就到了他们一行人去中国的日子,去机场的时候,singto一直跟在nine的身边,为他打点着一切。而大部分的事情,krist都要亲力亲为,他不免有些失落。

        登上飞机的时候,singto与nine坐在他的前面。透过座位的缝隙,krist看着他们两个人一路上谈笑风生,又看见nine靠在singto肩膀上的脑袋。

        krist的心里越发的不好受,赶紧抽回了自己的视线,一声不吭地靠在座位上,望着舷窗外的风景。

        可自己到底是怎么了?krist望着蓝天,心里越发的迷茫。

        半晌后,krist想通了,也许是自己太过于孤独了。那就睡觉吧,睡着了就好了,于是krist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却不知道,singto的视线也一直悄悄地黏在他的身上。

        krist醒来一睁开眼睛就望见了singto的眉眼,“醒醒了,krist,我们到了。”

—— 时间的分割线—————————————————————

        风吹得越来越凉,krist无意地缩了缩身子,却似乎在风声之间听到了singto那有些沙哑的声音。

        “krist,krist……“

        krist慢慢地睁开眼睛,依旧是一睁眼便瞧见了singto站在自己面前。哪怕是黑夜之中,哪怕仅仅只有微弱的光线,他还是瞧见了他。

        宛若一年前。

        krist忽然就有些恍惚,太过于相似了,他有些分不清现实与梦境了。

        其实一年前与一年后又有什么分别呢?无论哪一段时光里,到底他都是不爱自己的。

        “krist,你回来了?”singto的声音似乎有些颤抖。

        他找了krist好久,都没能找见他,他只以为krist再也不想见自己了。他怀着最后的一抹希望,回了公寓,满心祈祷,希望能见到他的身影。

        结果,他果然在公寓门口瞧见了他。

        看着他把整个身子都蜷缩在门边,一动不动。走近一看,他才发现他已经睡着了,singto说不上来的心疼。

        krist的腿麻的厉害,他不想蹲着与singto对视,这样他会觉得有些压抑。他试着站起来,却趔趄了一下,直接就摔倒在那肮脏冰凉的地上了。

       “krist,你慢些。”singto赶紧上前,伸出了手。

       krist双手按在冰凉的地上,艰难地起身,似乎是没见到面前的那一只手,他似乎也闻不见那人身上的消毒水的味道。

       他当真是在医院里呆了好久。

       krist晃晃悠悠地起了身,抬头望着他,目光凛冽的厉害。其实他的双腿却抖得厉害。

       “krist,我们先进去,好吗?”singto讪讪地收回自己的手,这种结果,他早就想到了,在他的手拂过他的脸的时候,他就已经想到了。

        krist转了身,向着门口走去,腿却有些发软,步子也摇晃的厉害。

        singto心里难受的很,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和krist如今会走到这步田地。

        他不甘心,他之前以为他们两个人是被爱情眷顾的幸运儿。

        但在时光的匆匆之下,也只能是他认为罢了。

        singto悄无声息地追了上去,一把将krist抱了起来,“别逞强了。”singto在他耳边轻声哼道。

        krist没有预料地就被他抱了个满怀,在他的怀中扭来扭去,想要挣脱这个令人窒息的怀抱。

        他的胸膛中还沾满了医院里那令人倍觉恶心的味道。

        “你放我下去,否则我死给你看。”krist慢慢地开口,一字一句坚决地说道。面上还带着极其坚定的神色。

        singto被这句话吓到了,他的步子顿了顿,抚住krist身子的双手变得僵硬起来。他一言未吭,慢慢地弯下了身子,轻轻地把krist放了下来。

       krist像是得到了自由一般,汲着残败的步子向着卧室走去。

       只是,他刚走了两步,就停下来了,背对着singto,“我这就去收拾行李。”

       “你什么意思?”singto仿佛觉得自己听错了一般,匆匆走到了他身边,紧紧地攥住他的手。心底遏制不住的慌张。

       “我要走了。”

       “krist,你不能这样……”singto手上的力气蓦地增大了,“kit,你是不是在报复我……”singto的语气都在隐隐地打着颤。

评论(50)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