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无言笙歌(20)

     singto瞧着krist那单薄却沉重无比的背影,心里不禁泛起了浓重的心疼。

     还是会有愧疚的吧,他虽然已经十分明了krist此举无非是为了报复,报复当年那个辜负了他的自己。

     可怎么样都不应该扬起这只手的。

     singto低头望着那只才被他落下来的手,忽然就觉得这手冒出了火辣辣的感觉,像是燃起了星星点点的火苗,烧的他有些疼。

     可是那人,那人的那一面脸颊应当更痛吧,singto回忆起来,都觉得自己刚才使出的力气是那样的大。

     他还记得,自己的手拂过他的脸颊的感觉,是那样的柔嫩,光滑。

     却也是那样的冰凉。

     可这也并不是第一次了吧,这是第二次。singto他也记得,记得自己一年前也做过同样的事情。

      一年前,当他看到krist的脸上泛起红肿的痕迹的时候,他的心像是被人撕碎了一般,他真的就想把面前的人紧紧拥在怀中。

     可是,他却不能,krist在上一秒之前才刚刚跟他说了分手。这样决绝的话,singto的心也随之坚硬起来,裹上了厚厚的一层冰雪,不敢再伸手抱一抱那个人。

     他说,他从来都没有爱过自己。

     所以,singto除了认输还能做些什么呢?

     背后突然再次传来fufei的痛苦的呻吟声,singto的心绪一下子就被这声音扯了回来。

     “fufei,没什么的,都是我不好。”singto赶紧转回身子,快步地走到fufei的床边,极近温柔地抚慰着她,又伸出有些僵硬的双手,慢慢地拥住了她。

      良久的安慰之后,fufei才稍稍地安定下来,终于不再那样的激动了。

      又过了许久,fufei这才渐渐地合上了双眼,睡着了。只是她一直紧紧地攥着singto的手,双眼合上之前,还一直轻轻地重复地哼着,让singto不要走。

      “好,好,我不走,你好好地睡吧。”singto回握住她的手,也重复地说道。

       当singto终于抽回自己的手之后,他抬头望了一眼,天已经黑了,浓重的夜色让singto险些喘不过气来。

       现实,从来都是这样的难过。他记忆中快乐的那段时光,在krist一字一句地对他说过分手之后,就再也找不到了。

       krist带给他欢喜,更带给他绝望。

       singto匆匆地出了病房,他想快些见到krist,最好是立马就能见到他。

       singto绕了病房一圈,都没能找到krist的踪影,又赶紧回了一趟他们的公寓,这才想起来,krist是没有这公寓的钥匙的。

       那么,krist会去了哪里呢?

       singto心中越发的着急,越着急也就越内疚。

       自己为什么要做出那件事情?他赶紧行出了公寓,慌忙地去寻找krist。却是漫无目的地寻找。

       krist一步步地行出医院,他的胃又开始不争气的疼起来。他捂着自己的肚子,站也站不直了,蹲在医院门口的路边,汗珠虽然大颗大颗地从他的额头上滑落,但他却觉得从身子到心底都是冰凉一片的。

      胃再疼,也终究比不上他的脸万分之一的疼痛。

       这么疼,他一定是下了狠力气吧,他一定深深地恨着自己吧,自己遮住了他心中的那抹白月光。

       krist的嘴角开始扯出一抹破碎的笑意来。

      他不想被人瞧见这样脆弱的模样,尤其是被那个赐予自己无尽痛苦的人瞧见。

      其实,他也清楚地知道,那个人现在一定在温柔地安慰着他最爱的人,他瞧不见自己的。

      他突然觉得好笑,自己在他心中,究竟算是什么呢?

      他的脑子也愈发地模糊,不知道今天自己的所作所为究竟有什么意义,也许只是为了讨自己的一个痛快吧!

      这样算是报复吗?这样能伤害到他们两个人吗?

      可他现在的这副样子,没有人会心疼。

      所以,这一切,究竟值得吗?

      krist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反倒是他的脑子越来越懵。

      半晌后,他忍着痛,慢慢地站起来,随便找了个方向,慢慢地挪着步子,终于算是随心所欲地向着远方走去。

      他拖着步子,躲过车流与人海,拼命地向着偏僻的地方靠近。

       也不知走了多久,krist眼前一阵晕眩,朦朦胧胧之间,他觉得自己瞧见了大海。

       krist强打着精神,心里竟有些欢喜地向前走去,再仔细地一瞧,不是大海,只是一条河,汹涌流动的河。

       这样也挺好的,这么久以来,krist早就学会了将就,在最明媚的地方里他都能寻出一抹灰暗来。

       现实所逼,他已然习惯了。

       他慢慢地走上了那座桥,双手拄着栏杆,低头望着下面有些浑浊的水。

       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阳光渐渐消散,krist的双腿站的都有些麻木。就这样,他一直在这里待到了繁星有了光芒的时候。

       风打在他的身上,有些凉,已经麻木的胃又开始隐隐地有些疼,他终于意识到,自己该走了。

       还好,他还记得回去的路。

       拖着步子又走了许久,他才终于走回了singto的公寓。

       他拧了拧门,这才发现屋内似乎没有人。

        singto没有回来,应该还在医院陪着fufei吧,krist又笑了笑,觉得singto他真的是个痴情的人。

        只是,他对自己向来没有情意,从前他以为有,谁知道那些都是他骗人的。

        他的满腔柔情从来都是为fufei准备的,是自己太傻,是自己活该。

        krist笑着蹲在了公寓门口,他的胃似乎又麻木起来了,除了阵阵的饥饿感传来,再也不痛了。

        他慢慢地合上双眼,感受着凉风在自己的脸上悄悄地掠过,这么久的时间了,似乎也不疼了。

        凉些也无所谓,至少它为自己带来了安慰。krist觉得自己也没有太过孤单。

另外,再说一句,有想要《待到他年彼绿》本子的人跟我私聊呦。正在统计人数当中……

评论(44)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