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无言笙歌(19)

     “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想要去见她。”krist摇了摇头,随后再次开口道,“不知道,但我总是想见见她,她应该长得很漂亮吧。”krist笑着一字一句地说道。

     想来他觉得也万分好笑,除了那年火场中的匆匆一别之后,他竟再未见过fufei一面。其实那一面,他瞧得也未清楚,那场火燃的太大了一些,燃的他看不清一切。

      却偏偏能看清singto那抹决绝的背影。

      火再大,视线再模糊,他的眼睛总是骗不了自己的。

      所以,krist总觉得那个fufei应当有着极为好看的容貌,总要与天上的白月光有的一比,否则,singto为何兜兜转转这么多年来,还是不能忘记她呢?

      krist又转念一想,其实她也是个可怜人罢了。

      不,他的心不能为任何人而柔软下去,他又何尝不可怜呢?谁又能想到他这过去的一年来,究竟经历着怎样非人且又可怕的遭遇呢?

      没有人会理解,怕是fufei也不能理解万分之一。

      “krist,你,你还是不要去……”singto面上溢出了为难的神色来。

      “singto,你究竟在害怕些什么?”krist喑哑着嗓子,神色严肃地盯着singto问道。

      “没有,krist,我没有。”singto的解释怎样听起来都有些苍白无力。

      “singto,我胃疼。”krist捂着他的肚子,唇齿都打了颤一般地哼道,面色苍白地等着看他的反应。

      “胃又疼了吗?走,我这就带你去医院。”singto忙站起身来,把手伸到了krist的面前。

      “我要去见fufei。”krist无比坚定地说道。

      “krist,别任性了,你不是个小孩子了。”singto有些无奈地说道,却怎么也想不明白krist为何这么想去见一下fufei。

      “那你就让我疼死好了,你不用管我。”krist把视线别过了另一边。

       反正singto又不是没有这样做过。

       看着额头上不断涌出汗珠的krist,半晌后,singto终于是开了口,也向krist妥了协,“我带你去见fufei,但你要乖乖地瞧胃病。”

       krist点了点头,垂下了首,singto没能瞧见他双眸中那一闪而逝的笑意。

       krist果真听话地去看了自己的胃病,医生只是说他的饮食不规律,也并没有什么大碍,只需要好好调理一番便好了。

       出了诊室之后,krist停下了步子,一动不动地瞧着singto。

       “fufei的病房在这里,你跟我来。”singto自然是懂他是什么意思的。

       krist默默地跟在singto的身后一步步地走着。

       进了那个病房之后,krist只觉得自己的鼻子里飘满了那呛人的消毒水的味道,这味道他很是熟悉,熟悉到他有些害怕。

       他的心里越是惧怕这间病房,他的面上就越是强装出镇定来。这一年来,伪装他已经很是擅长了。

       krist有些急促地向着病床处走去,片刻之后,一张苍白的毫无血色的面庞就闯进了他的眼眸之中。

       毫无生气,可那人正是那个令singto日日夜夜也放不下的fufei。

       “她睡着了,她每天都要睡好久,今天应该还没有醒吧。”singto行上前来,慢慢开口道。

       krist心里猛地一惊,脸上的神色却依旧未变。“那她是不是快要醒了?”krist转身望着singto问道。

       “应该是要快了吧。”singto点了点头,却不懂krist到底是什么意思。

       “如果……”krist再次开口道。这两个字不免让singto抬起头望着还未说完的他。

       半晌之后,singto也没能等来krist接下来的话,“krist,如果什么?”

       “没有如果。”krist立即摇了摇头,还未等singto反应过来之后,他就伸出手来一把将singto拽的又近了几分,低下头去,便是一个突如其来却是精确的吻。

       singto被他的这一番举动吓住了,他的双唇的味道很好。可singto知道此时并不是沦陷的时候,fufei就躺在自己的身后,而且下一秒有可能就会醒过来。

       singto这才将krist非要来看fufei这一件事与这个猝不及防却又带着钳制意味的吻联系了起来。

       他却不愿意相信这一切都是krist事先谋划好的,也不敢相信。

       他的krist,曾经是一个小天使……

       原来这个吻怎样品尝来,都是带着极浓重的利用的滋味的,singto忽然觉得自己的嘴唇麻的有些厉害。

       他的双手开始有了推搡的动作,想快些结束这个有些羞耻的吻。

       突然,身后传来一声尖叫声,singto明白的很,fufei醒了,然后看到眼前发生的一切了。

       也就在此时,唇上挣脱不得的吻终于松开了,singto抬起双眸来,正好撞见krist那携着隐隐得意的脸。

       “singto,这,这是怎么一回事?”fufei终于颤抖着开了口。

       “fufei,我……”

       “他,他,krist?“

       “没错,是我。”krist向前行了几步,先是开了口。

        singto就这样眼瞧着fufei的脸色愈发的苍白,竟比病房那四面的墙还要来的惨白一些。fufei的手止不住地颤抖着,双唇来来合合,始终溢不出一个音节来。

        “fufei,你,你别……”singto小心翼翼地说道。

         krist的嘴角又勾了一抹笑意,有些残忍的笑意。他的胃虽然还在隐隐地痛着,可他却使尽了自己全身的力气,拼命地拽住singto的一只胳膊,倾身再次吻了过去。

         他有些急促地在singto的唇上吮吸着,也并不深入。

         “不,不……”fufei那有些凄哀求的声音在singto的身后无比清晰地回响了起来。

         singto用了好大的力气才将面前的那个人推开,他一抬眼,就看见他那双已经有些红肿了的嘴唇。

         “P'fufei,所以,我们现在到底算是谁赢了呢?”krist的视线一直紧紧地锁着fufei,满面都含着挑衅地意味说道。

         “krist,别说了。”singto的语气忽然就沉了下来。

         ”你不是想听我说话吗?好,现在我说,我现在就住在singto的家里,还睡在一张床上……“krist笑着说道。

         “singto,我不想听,不想听,你把他赶出去好吗?”fufei死死地捂着自己的双耳,有些癫狂地说道。

         望着fufei的这幅样子,krist心里是说不上来的感觉,痛快,同情,害怕,一同交织在一起,扰的krist也有些疯狂了。

        “有些事情,不听是没有用的。”krist再次笑着开口。

        “singto,singto,求你了,赶他走。”fufei的眸子顿时就湿润了,她跪在床上,乞求地说道。

        “krist,你闭嘴吧,先出去一下。”singto终于也开了口,一句话里,什么情感也不藏有。

        “不要,我不要。”krist摇了摇头,真的像是疯了一般地又将唇覆在了singto的唇上。

         只是这次,singto很容易地就挣脱开来,他的手不知道受谁的指使,忽然就扬了起来,迅速却有力地从krist的脸上扇过。

        “啪”的很是清脆的一个掌声,krist只觉得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他急忙捂住了那有着剧烈痛感的一面脸,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挨了singto的一巴掌。

        有什么大不了的呢,反正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只是krist却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忽尔就有大颗大颗的眼泪蕴出。

        “你给我滚!”krist听到singto这一句似乎携着浓烈愤怒的话语。

        krist没再去瞧singto一眼,更多的是怕他瞧见自己那不争气的眼泪。他慢慢地转了身,一步一步地向着门口走去。

评论(37)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