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SK短篇之暗恋(下)

krist说完之后就轻轻地踏起摇晃的步子,继续向前走去。尽管他的神智还未清醒,依旧醉的不像话。

singto在krist的身后立着,面色怎么看来都有些阴沉,他的拳头悄悄地被他攥起,又速速地被他放开。

他的心很乱。

krist那颤颤悠悠的身影让他实在是站不住了,匆匆地追了上去。

“krist,我来送你回宿舍吧。”

krist愣了愣,片刻之后,他摆了摆手,“不,不用了,P'singto,你,你赶紧回去吧,还有人,有人在等着你呢。”

singto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绕到了krist的面前,一把攥住krist那有些冰凉的手,“你这样,我不放心,我是你的学长。”

“是啊,你是我的学长。”krist脸上生出迷茫的神情,喃喃道。

singto微微地蹲下了身子,不由分说地就把krist揽到了自己的背上,不等krist做出什么拒绝的举动,就站起了身,将他背了起来。

喝醉酒的krist脑子本来就有些懵,当他的头靠在singto那宽厚的背上,singto又行了好几步之后,他才慢慢地反应过来现在究竟是个什么境况了。

“P'singto,你,你放我下来,我自己会走。”krist开始在singto的背上动来动去,奈何singto双手对krist的禁锢实在有些深,krist没有办法逃脱。

“好了,krist,你醉了。”singto也不知道自己干嘛这么坚持想要送他回家。

“我,我没醉,我才没醉呢,你别说我醉了……”

singto猜想krist此时脸上一定满是痛苦的神色,否则为何krist的声音落在他的耳中,也会染上了痛苦呢?

“P'singto,我想问问你,有没有那么一瞬间,就那么一瞬间,你曾经为我动过心?”krist似乎又清醒过来了。

singto本来顺畅的步子突然就顿了一下,夜里凉凉的风吹的singto有些打颤。“krist,别喜欢我了,不值得。”沉默了半响之后,singto终于开了口。

“嗯,我记住了。”krist轻轻地开口,竟比那悄悄拂人面的风的动静还要轻。

他所有的声音都像是被风吹散了一般。

singto不知道为什么,就在他听到krist的回答的那一刻,他的心竟像是被人尽数掏空了一般。

他实在想不通。

krist没再有任何的动静,只是再次把自己的脑袋,贴向了singto的背上。

这次,他不再觉得舒服,反而是什么感觉也都不再有了。

singto走着走着,忽然感觉自己的脖颈一阵湿润,风拂过来后,愈发地凉了。

他这才明白,krist又哭了。只是他却并没有听到从krist的嘴中溢出来任何的哭腔。

singto的嘴唇开开合合,终究还是什么话都没有说出来。

一路无言。

终于走到了krist的宿舍,singto轻柔地把krist放了下来,“krist,到了,你今天好好休息吧。”

singto抬眼去看krist,这才发现了他肿胀着的双眼,他立即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krist也觉察到了singto的视线,立马用手遮住自己的双眼,“我,我知道了。”

“好,那我就先走了。”singto赶紧转过身去。

“等一下,P'singto,以后你要离我远远的,我也会离你远远的,我会好好地忘了你的。”krist垂下头,慢慢地开口,不忍去看singto的背影。

singto转回了身,嘴角扯出一抹笑意,点了点头,“好,我也记住了。”

krist也点了点头,掏出钥匙伸手开了门,匆匆地逃了进去,又死死地关上了门。

他的身子抵在门上,双腿发软,没撑片刻,他就无力地顺着门滑落了下来,瘫倒在冰凉的地上,泪水像是断了线的珠子,止不住地往下落。

他紧紧地捂住嘴,不想自己发出任何脆弱的声响来。

暗恋的滋味,原来会这么苦,比不加糖的咖啡,还要苦。krist初遇爱情,支离破碎的爱情,他已经有些怕了。

至此以后,krist就一直躲着singto,每次出去的时候都必须拉着suny或者tao,就怕单独与singto碰了面。

要怎么形容他与singto的缘分呢?似乎是有些深了。

还是遇见了,这么小心地躲藏,心里总是七上八下的,却还是碰上了。

他本来是与sunny一起躺在学校那片挺隐秘的草坪上一起休息的,可他悠悠地醒来的时候,却不见了sunny的身影。

当他慢慢坐起来的时候,一抬头,就望见了singto,不对,还是他身旁的haini。

两个人还是亲密地挽着手,如那天晚上一般。krist被吓住了,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会如此突然地撞见singto,他整个身子都僵硬了,满面愕然。

singto也只是淡淡地望了他一眼,四目恰好相交,谁都看不懂彼此眼中究竟蕴着的是什么神色。

“krist,你醒了?诶,P'singto,P'haini,萨瓦迪卡。”sunny突然冒了出来,手机还端着两杯饮料。

singto与haini笑着回应。

“sunny,你去哪里了?”krist慢慢地站起来,故意笑着说道。

“我去给你买水去了,看你脸上,热的全是汗。”sunny说着说着就为krist擦去了汗。

“haini,我们走吧。”singto牵住了haini的手,向前走去。

待到他们两个人走了之后,krist脸上的笑突然就不见了踪影,手被那杯冰饮料弄得完全没有了温度。

sunny自然知道krist的心事,小心地问道,“krist,你还好吧?”

“我没事。”

“那就好。”望着krist那不好看的脸色,sunny虽然这样说着,可她却不相信他的话。

“krist,也许你需要开始一段新的感情。”sunny终于开了口。

“啊?你说什么?”开始一段新的感情?sunny说的每一个字他都听得懂,可为何连在一起他竟不懂这是何意了。

“krist,我可听说同我们一届的也有人暗恋着你呢,你要不要试一试?”

krist却只能听见“暗恋”那两个字,那样的清晰,如同一把锋利的刀子,猛地没入krist的心房,将他的心剜的生疼。

“算了,还是不要了。”krist摇了摇头,他不想再触碰爱情了。

爱情这两个字,刻骨也铭心,让人放不下也拾不起。

“krist,你试试嘛,或许你这一试,能解决两个人的痛苦呢!”sunny摇了摇krist的手。

“好好好,我会考虑考虑的。”krist的心有些微微地晃动,也许这一次他真的能把singto放下呢?

谁又能下个定论呢?

回到寝室之后,krist就收到sunny发来的一张照片,其实sunny不说,krist就知道这个女孩是谁。

照片上的女孩淡淡地笑着,有些美丽清纯的模样。

“她叫preaw,是个不错的女孩。”

“其实我就是个媒人,是她一直来拜托我这么做的,嘻嘻。”

“我已经用你的名义约了她了,明天上午九点,你可别给我迟到。”

“我只是想你给自己一个机会,别让自己太痛苦。”

krist望着屏幕上接二连三的信息,虽然有些无语,但他的嘴角还是有笑意漾了起来。

半响后,krist打下了“好的”两个字,发送了过去。

第二天krist有些紧张地去见了preaw,这才发现preaw是个极其开朗活泼的女孩。他预想的那种尴尬的氛围并没有出现,反而preaw没少逗笑自己。

singto与haini恰好坐在krist他们的斜对面,是个有些隐蔽的角落。krist没能休息到singto,但singto一直在瞧着krist脸上那真实好看的有些恍惚的笑容。

singto的脑子里一下子就晃过那天晚上krist那坠落进自己脖颈的眼泪。他无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似乎还残留着那天的凉意。

krist中间离席了,似乎是去了洗手间,singto不知道为什么,他自己也起了身,跟着去了厕所。

singto进去的时候,krist正在洗手台前洗着手。

“你最近都在躲着我?”singto倚在门框上,有些淡漠地开了口。

krist听到这声音的时候,都被吓住了,任由自己的手被凉水一个劲儿地冲刷着。他慢慢地抬起眸子,透过那面镜子,看到了那张一直在梦里扰的他不得好眠的脸。

“P'singto?你怎么在这里?”

“我和haini在这里吃饭。”singto笑意吟吟地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krist又垂下了脸,伸手将水龙头关上了。

“那你呢?你和谁在吃饭?那个女孩是谁?”

“P'singto,这和你没有关系。”

“是啊,你说到做到了,果然离我远远的。”

“那你应该很高兴吧?”krist擦干了自己的手。

“我不知道。”singto摇了摇自己的头,脸上果真带着迷惑的神情。

krist手上的动作僵了僵,半响后,krist终于开口了,“为什么不知道?”

“krist,是我做的不够好,没能离你远远的。”singto脸上渐渐有了痛苦的表情。

krist心里突然涌起的一点希望,仿佛一个脆弱的泡泡,还未飞起来就再次被singto的一席话弄破了。

碎的哗哗作响。

还是自己太傻,怎么能再次有了希望呢?果然,没有希望,就肯定不会有失望的。

krist笑了笑,即便那笑意有些单薄,可他终究还是笑了出来。他慢慢地行到singto的身边,抬起头望着singto的一双眼睛,“所以我会离你远远的,我会做的很好的。”

singto微愣,手没有意识地就伸了出来,只是却没有抓住krist要离开的那一双决绝的手,连他的衣角也没有抓住。只是抓到了一抹微凉的空气。

良久之后,singto才平复了自己的心情,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又看见了krist脸上的笑容,明晃晃的有些刺眼。

后来,singto就更少看见krist了。也不知道究竟是谁躲谁更多一些。

后来,singto听说krist与preaw交往了。挺好的,郎才女貌的,singto在心里不由得默默地祝福了一番。

除了忽略自己心里的那一抹浓烈的苦涩外,singto觉得这是最好的结局了。

他与krist的缘分太浅,浅到他不过只是他生命中匆匆的过客。

是他太胆小了,是他没有勇敢去爱的勇气,只能眼睁睁地看着krist离他越来越远。

他永远都记得那一天,陪父亲看电视的时候,电视里放的正是一部腐剧,他的父亲指着电视里两个相爱的男孩子,语气严肃地说他千万不要这样,否则就不要进这个家门。

彼时的singto尚未遇见krist,自然能对着他父亲信誓旦旦地做出保证。

可自从他遇见krist之后,似乎什么都变了,他不想违背自己从前的誓言,也不想让自己的父亲伤心。

虽然那天早上,他无意间看见了krist在自己的书桌里塞下了早餐,心里是满满的欢喜。

可他却无法紧紧地拥住他,在他的耳边说上一句,自己也喜欢他。他只能逆着自己的心,将krist推的越来越远。

他只想让krist不要喜欢上自己,要他早些放弃,也许痛苦会更少一些。

他无法回应他的爱情,krist离开,也是好的选择。

这是singto唯一能为krist做的事情了。

时间一晃,singto已经大四了,今天晚上是他们这一届的毕业晚会。

这一天过后,singto也许就再也遇不见krist,这也许才是真正的分离。

singto今天晚上喝了好多的酒,喝的晕晕乎乎的,拒绝了别人要送他回去的好意,执意要自己回去。

singto晃晃悠悠地不知不觉的就走到了krist的寝室楼前,两眼一黑,终于是醉倒了。

krist刚回寝室的时候,就发现寝室楼前躺着一个黑影,走近愈看愈像是singto。

“P'singto?”krist试探性地叫了一声。

那人只是微微地动了动,又哼了两声,krist仔细一瞧,虽然黑夜无光,但他却还是看清了那人就是singto。

“P'singto?你怎么会躺在这里?”krist很是惊讶,却更被singto满身的酒气所惊。

“krist,是你吗?”singto的脸上泛起了潮红,神色迷离地指着krist的脸。

“是我,P'singto,你先去我的宿舍吧。”krist艰难地把singto扶起来,又扶回了自己的宿舍。

将singto小心地扶到床上之后,krist终于能直起了腰,“我去给你倒杯水。”

“别走……”singto一下子拽住了krist的手,力气大的有些惊人,krist一个没站稳,就扑到了singto的身上。

四目相对,singto的双眼又极其地迷离,krist片刻之后,就羞红了脸。

“krist,你躲我躲得真好,只是你不累吗?”

“P'singto,你,你的酒醒了?”krist望着singto那一双愈加深邃的眼睛,没敢回答这个问题,也慌忙之间撤开了自己的眼睛。

“回答我!”singto有些不耐烦,他伸手捧住了krist想要逃离的脸,看着他的唇,硬生生地就吻了上去。

singto突然觉得自己整颗心都被填满了。

krist被singto这太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坏了,他的一双眼睛瞪的大大的,只能望见singto那已经泛红的皮肤。

他醉的真狠,krist心想,他不会是把自己当成haini了吧?

krist想到此,立马就做出了抗拒的反应,他的手无力地捶着那个人的胸膛,想脱离那个人莫名其妙的深吻。

只是singto的这个吻太深了,深到krist无力逃脱,最后也不得不深陷其中。

当singto结束这个吻之后,krist立马站起了身,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P.'singto,你醉了,我不是P'haini。”半响后,krist终于笑着开了口。

“我知道,知道你是谁。”singto也笑着回答。

“那你,你为什么……”

“krist,我也躲了你三年了,可我躲不开,你从来都在我的心里,我喜欢你呀!”singto捂住了自己的心,一字一句极其郑重地说道。

今夜,他是醉了,醉的不省人事,醉的突然有了勇气,醉的忘了一切。

“什么?”krist从来没有想过,他暗恋这么久的人,也会喜欢着自己。

“那你呢?你躲开我没有?”singto有些心急地问道。

“P'singto,我,我……”krist的话还没有说完,他就听见了门口处传来一道声响。

他望了过去,恰好望见了满面震惊的preaw。

“preaw,我,我……”krist手忙脚乱地走到她的身边。

“啪”的一声,krist只觉得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他这才反应过来,preaw打了自己一巴掌。

preaw哭着跑了出去,krist立马就追了出去,没有看床上的singto一眼。

singto的心顿时就沉了下去,他突然有些害怕,是不是自己晚了一步,krist真的就躲开了自己?

krist跑了好久才终于追上preaw,“preaw,你听我说。”krist按住preaw的肩膀。

“你是不是还喜欢着他?你是不是从来都没有爱过我?”preaw有些激动地质问道。

“对不起,对不起,preaw……”krist一把抱住了preaw,在他的耳边轻声地呢喃着。

preaw却使出了力气挣脱了他的怀抱,“我要的从来就不是你的对不起!”preaw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她向后退了一退,“我爱了你这么久,你却从来都没爱过我,呵呵呵,还真是好笑……”preaw不住地向后退去。

“preaw,小心,那里危险啊!”krist亲眼瞧着preaw一步步地退到了马路上。

“呵呵,原来你还会担心我啊!”preaw继续倒着向后退去。

突然一道刺眼的灯光刺进了preaw的眼中,她的耳边只有krist的那一句“小心”以及急刹车的声音了。

世界一下子变得苍白起来。

preaw没事,只是她的腿却被撞伤了,她再也不能像正常人那样走路了。

preaw醒来知道真相之后,就一直在哭,哭的不像样子,她死死地抱住krist,一直呢喃着,说自己什么都没有了,就只剩下他了,求他别不要自己。

krist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回抱住了preaw,轻轻地说道,不会的,自己不会不要她的。

安慰了许久,preaw才稍稍安心地入了睡。

从病房走出去之后,krist就掏出手机,没有任何犹豫地给singto发了一条消息。

——对,我终于躲开了你。

singto收到那条消息之后,脑子半天都是空白的,心也学不会跳动了,只是迟钝地传出痛意。

编辑了好久,singto才终于回了一条消息。

——好,收到。

收到回复的krist,双眼顿时就湿润了,他已经许久不再哭过了,每一次眼泪的坠落,似乎都是为了他。

只是,krist偷偷地告诫自己,这是最后一次。

当krist陪着preaw出了院,回到了学校之后,这才发现singto早就不见了人影。

krist听说,他已经出国了。应该几年内都不会再回来了。

krist笑着点了点头。

这样的结局多好。他们两个人终于完全地躲开了彼此。

年少的暗恋,也终于划上了句点。

  

发上来的时候,一直在问自己,写的这是什么啊😳
天啊,我错了😬😬

评论(81)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