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可能ks向 短篇【寻找前世】

在那口枯潭井下呆了太久,singto也不清楚究竟过了多少个年头。

不知道绕了有多少圈深深浅浅的年轮。

孤寂如水,让他觉得自己这一缕残魂应该现在就消散去。

可是,就连想要死去,他也无可奈何,没有任何的办法。

他什么都不记得了。

不记得自己怎么会变成这副样子,怎么会藏于枯井之下,过着暗无天日又孤独的日子。

也不记得自己为什么会忘记全部了。

有时候,仰望着那小小的井口,他会恍一整天的神。

倒也算是有事可做了。

也曾太过渴望自由而试着从井中逃了出来,却被刺眼的阳光灼的浑身都疼。

所以,他逃不出这井。

也曾太过寂寞而冒昧寻人叙话,有些沙哑的声音刚从井壁中冒出的时候,他只能听到惊吓的叫喊声。

仿佛是撞到了鬼一般。

也对,自己现在可能真的就是一只鬼。singto无奈地笑了笑。

又是这样,悄悄地在井底度日,后来,他也就习惯了。

可是,最近的singto再次开始冒昧地发出声音来,希望能有个胆大的人为他驻足一下。

他有事相求,很急切的一件事。

说来也是奇怪,这么久了,他才突然发现,自己的胳膊上竟有着一道深深的印记,还是他那日无意间触碰到的时候,才愈发觉得不对劲。

与自己掌心处的那道疤不同,胳膊上的印记摸起来似乎像是刻上去的,像是什么字一般。

singto心里好奇,奈何井底实在是太黑了,什么也瞧不清。他只能颤着一颗心,等到井口的阳光弱了些,才慢慢地向那里靠近,借着熹微的视线,认真地瞧着。

“k,r,i,s,t……”singto一字一字地念着,念到最后才恍然发现,这竟是个人的名字。

会是谁呢?为何自己对这个名字什么印象都没有。

他想知道,想知道这个名叫krist的人究竟与生前的自己有着怎样的瓜葛,更想知道自己怎么会变成一缕幽魂的。

委实诡异,singto不想做一只傻里傻气的鬼,什么都不知道的鬼。

可他又出不去,只好寻人拜托了,他也明白,这会有多难。

一天下来,在不知道吓跑了多少个人之后,singto终于绝望了,暗自恼恨着自己的无用。

突然,井边传来不一样的动静,singto瞧了瞧井口,已经是满眼的漆黑了,他才知道,自己已经试着唤了一天的人了。

他悄悄地飘了出去,一出井的那瞬间,他便看见了倚着井壁的人,坐姿似乎很是不好。

他绕到了那人的面前,却瞧见了那人满脸的血,压抑不住的低低的喘息,似乎生命流逝地很快。

“喂,你还好吧!”吓了一跳的singto思虑了三秒之后,还是开口询问道。

“你,你是谁?”那人艰难地抬起头,见着此副样子的singto,也被惊了一下。

“一只好鬼!”singto没有好气地回答道,他只是样子同这些寻常的人有些不同,为何每个人都做出这般惊吓的模样。

他其实却是善良的紧的。

听的太多,看的太多,他自己都觉得厌烦。

“哦。”那人淡淡地点了点头。

“你不怕?”singto玩味地问道。

“将死之人,想来片刻之后,就与你没什么不同了。”平静至极的回答。

singto的眼珠转了一转,“若我能救你一命,你可能答应我一件事情吗?”这个人,他倒是有些欣赏。

也许,他能为自己找回记忆呢。

“什么事情?”

“很简单的一件事情,为我找回从前的记忆。”

“不简单,一点儿也不简单。”那人艰难地摇了摇头。

“找不到也无碍,或许我只是想逃出这枯井,出去转一转罢了。”singto淡淡地说道,满面却是无比渴望的样子。

那人愣愣地看了看singto,半响后,才落下了一个好字。

singto若不记得从前的好多事,可医书上的东西他却记得很深。所以,他总是觉得,也许自己生前就是一个大夫。

“你先在这里等我,我去为你采些草药,我会很快的。”

“好。”

果真半响后,singto就携着不少的草药回来了,轻轻地捣碎,敷在了那人不断涌出血的伤口上。

“现在是哪一年?”singto忽然问道。

“元和十二年。”(瞎编的年号……)

“你看我身上的衣服,像是你们这时候的吗?”

“不知道,我分辨不好。”

“那好吧,你好好歇息吧,会好起来的。”最后一句话,也不知道singto是安慰那人还是自己的。

“你叫什么名字?”singto讨厌寂寞无言的氛围,他已经厌恶不知道多久了,反正是很长很长的时间了。

“new。”

“我叫singto,我来讲讲我自己的故事吧,我仅能记住的故事。”singto的声音像是深夜里悄悄吹过一闪而逝的轻风。

“好。”

“我呆在这口井里,一直都呆在这里,呆了不知道多久了。日升日落,一直都在这里。”singto的声音愈发地失落,他顿了顿,“我害怕阳光,所以我逃不出去。就算我变成了鬼,就算这种日子很无聊,可我还是不想死,还是想活着,你说这是为什么呢?”

话音落下之时,singto苦笑着望了一眼new,像是希望他能给自己一个像样的答案。

new也怔了怔,“也许你是有什么无法舍弃的东西,就算你忘了,可你心里还是一直悄悄地记挂着,只是你自己不知道罢了。”

“无法舍弃的东西?会是什么呢?我不记得了。”singto试着想了想,除了脑子疼了一些,什么也没想起来。

“其实你不记得也正常。我听说,人死了之后,都是要到忘川河边,喝上一碗孟婆汤的。喝完之后,生前的所有事情,都会被忘尽的。”

“是这样吗?”singto心里突然涌出了一阵奇怪的感觉,总觉得有些……是他怎么也说不清的感觉。

“可是,喝了孟婆汤之后,不是就要投胎转世的吗?那你为何,为何会呆在这里?”new心里有疑问,只好委婉地问了出来。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记得了,还好,唯一记得自己的名字叫singto。”singto笑着说道。

“对了,我今天才发现自己的胳膊上有道印记,似乎是个叫krist的名字,你可听说过?”singto把自己的胳膊伸到了new的面前。

new摇了摇头,“不曾听说过。”

“那你打算如何?我又该怎么帮你找回记忆呢?”

“我在这井里许久了,现在的好多事情都不熟悉,你得陪我一起。”singto毋庸置疑地说道。

“好,可是你刚才说了,你害怕阳光……”new的话还没说完,便被突然出现的呼喊声打断了。

“少爷,少爷,我终于找到你了,你没事吧?”是他的一个贴身随从的声音。

“我没事。”

“那就好,那就……”面前的随从突然没了声响,突然再次开口,竟然变了声音,“这样不就好了吗?刚刚还想着要附谁的身呢?这样我就不怕了。”

new向着四周望了望,没有瞥到singto的身影,这才恍然大悟,singto是将魂魄附了这随从的身上了。

“既然你可以附身,何必等到现在呢?”

“从前我觉得忘了就忘了吧,没什么好纠结的。只是现在我好奇了,也许就是因为这个名字的缘故吧。”singto摆了摆手,面上却是依旧的没有所谓。

“也许他便是你不想舍弃的人呢?”

“也许吧,但谁知道呢?”

“那你想投胎吗?重新做个人,活在这世上。”

“想。”

“我猜你之前一定是个固执的人。”

“也许吧,我猜我也是。”singto抬头望了望天上的漫天繁星。

心里却是头一次生出了陌生迷惘的感觉。

从前,从前到底会是什么样的呢?


这是个短篇,争取上中下结束😂😂

评论(12)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