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无言笙歌(17)

时间过得极慢,慢到了krist能静静地听着钟表一分一秒走过去的声音。

他抬了抬头,花了好久才找到那个表的位置,费力地看了过去,原来已经11点多了。

而他饿的早就已经没有了知觉,疼也疼不起来了。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他才似乎听到了门锁开动的声音,像是幻觉一般。 

他的身子速速地侧了过去,只留给一个挺直的背影给那扇门。

singto刚打开门的时候,就瞥见了端正摆放在门口的行李箱,那样的郑重,似乎是在预示着离别。

singto顿时就慌了,没有任何的多想,他只以为krist打算离开了。

却忘记了这个箱子是他们刚下飞机之后就摆在这里的,谁也都没动过。

他害怕,实在是太害怕了,害怕他的krist再次一声不响地就离开,宛若一年前那样的决绝。

果然,一遇到krist,他就变得彻底,变得像个傻子一样,傻到他自己都嫌弃。

他速速地走了进去,步子迈的极快,似乎慢了一分一毫,就会再一次错过什么一样。

未在客厅看到krist的身影,singto越发的着急,匆匆地推开了卧室的门,singto那颗像是悬在悬崖上的心终于慢慢地落回了自己的胸膛之中。

他还在,还在自己的身边,并没有离开。

一推门,他就瞬时间看见了那道瘦削的背影,“krist?”他试探性地喊了一句,想知道他是否睡了。

面前的那个人依旧保持着那个姿势,似乎是睡的很熟。他放慢了自己的脚步,缓缓地行到了krist的面前,刚低下头的时候,正好撞见krist那双睁的大大的眼睛。

却是无神的很。

singto被吓了一跳,蹲下了身子,蹲在了krist的面前,“krist,我刚刚以为,以为你要走了。门口放着行李箱。”

singto一字一句地说着,手却悄悄地攥住了krist的右手腕,仿佛只有这样真实的触摸,singto才能完全地安下心来。

只有这样,singto才不会望着krist,还会生起什么“下一秒他会突然地离开”的想法。

其实,所有内心的恐惧,都是源于对现实的无能为力罢了。

他心里也清楚的很,若是krist想走,他是怎么也留不住他的。

只是他不愿意去想,不愿意去相信,满心地以为只要他们两个人都对过去曾经发生的事情缄默不提,就依旧能在一起,和一年前一样。

所以,有时候singto是那么的庆幸,庆幸krist不愿意开口,甚至可能是已经无法开口了。

krist依旧是那样的面无表情,虽然他此时早就没有了什么力气,可另一只冰凉的手还是试着慢慢地推开那令人倍感灼热的手。

他回望了过去,目光携着些淡淡的凛冽,像是寒冬腊月里悄悄飘落下来的雪花。

感觉到krist抗拒的举动与愠怒的眼神之后,singto这才想起来自己也许还欠他一个解释。

他余下的那只手回握住krist的有些不安分的左手,不容得他怎么抗拒,也是硬生生地紧紧地握住了。

singto将脸也贴过去几分,开始温声地解释道:“krist,fufei她生病了,有些严重,我今天去医院看了她。”

虽然开口有些为难,他也不想在krist面前说起fufei,可是他却不得不一字一句地将她的名字提起。

krist的面上突然就闪过一抹错愕,随后便很快地释然了,脸上重新现出十分的镇静来。仿佛他什么也未听到一般。

嘴角处,一朵嘲讽的精致的花,冷漠地兀自地绽开了。

所以,现在的我,于你来说究竟是个怎样的存在呢?

krist一面觉得好笑,一面又缓缓地平复下心神来。

他微微地抬了抬头,用尽仅存的一抹力气,狠狠地抽出了自己的手,扬起来覆在了singto的脖子上,只是稍微地一用力,singto的头就低了下来。

他的双唇就恰好落在了krist的唇上,krist苍白着一张脸,在他的唇上肆意地流连摩挲着。

krist刚刚抽出双手的那一瞬间,singto的心里没过了浓烈的失望之情。他却怎么也没有想到会迎来krist如此主动的数个浅吻。

心中的感觉似乎是从黑暗的深渊里一下子就飞进了天堂之中。

krist的唇虽然冰凉,他的吻虽然浅淡,可singto此刻竟像是得了好多好吃的糖的小孩子一样。欢喜,珍惜。

也是淡淡的回应,深了怕化掉,浅浅的就已经得到了满嘴的甜味。

情到了深处,屋子里开始漾起了不一样的氛围,singto悄然向下流连,一路吻到了krist的脖颈处,轻轻地吻着,不断地吻着。

也没有察觉到krist的神情是怎么在一瞬间之间迅速凛冽下来的。

“我不爱你了,singto。”突然,singto的耳边传来了沙哑的声音。

不仅沙哑,而且难听的很,像是沙漠上忽然刮起风沙的声响。

singto所有的动作立即都停了下来,他收回了自己的唇,略微地扬起了头,恰好瞧见krist落下最后一个音节,双唇合上的样子。

所以,刚才是krist张口说话了吗?可他的声音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

krist说出来的那几个字,反倒被singto不知有意还是无心忽视了,没能进入到他的双耳中。

“krist,我以为你以后都不能说话了,可你的声音,你的声音……”singto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问下去。

“我不爱你了,singto。”krist依旧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涣散地望着头顶上惨白的天花板,一字一句地重复着。

“我问你的声音,你的声音怎么会变成这样?”singto有些着急,双手颤抖地抚上krist的肩膀。

“不爱你了,不爱了。”krist的嘴一张一合,像是愣怔了一样,却吐出了最是淡漠,最是苍白的话语来。

却也是最决绝的话语。

“你回答我!”krist的反应惹的singto的眉头蹙的紧紧的,一把就把krist从床上拽了起来,不住地摇晃着他那单薄的身子。

“回答我,别瞒我,求你了……”说到最后,singto那质问的声音越来越低,竟忍不住地乞求起来,握着krist身子的手抖的愈发厉害了。

“呵呵。”krist的脸上终于有了除淡漠以外的神情,“那场火,是那场火,你信吗?”他缓缓地开口,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singto的手终于不再颤抖了,僵硬地抚着krist的肩膀,顺着他的身子无力地滑了下去。

他觉得,从krist那张嘴里,说出来的,竟是一场噩梦。

见到singto现在的这个样子,krist起初只觉得痛快,太痛快了。

“singto。”krist笑着痛快地开口,“我不爱你了。”声音似乎大了一些。他是一定要让他听得明明白白的。

你看,你听,我说了出来,其实我们是双生的,你也恨着他,对不对?

那么,我舍得,舍得做你一直想要做的事情。

我要开始报复他了,报复他们。

那些所有伤害过我们的人。

评论(42)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