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无言笙歌(15)

刚走进singto公寓的时候,krist明显的被惊住了,屋内的所有摆设都显得那样的熟悉。

每件家具都还端端正正地摆放在原先的位置上,墙上还悬着那个碎花的窗帘。krist有些恍惚,辨别不清现在究竟是什么时候。

似乎什么都没有变,他一年前曾经住在这里,度过了人生最为美好甜蜜的时光。

可似乎又是什么都变了,物是人非,krist皱了皱眉,心里是说不清的感觉,乱如麻。

“krist,这里什么都没有变。”感受到krist那像是探究的眼光,singto终于开了口。

krist有些不屑地撇了撇嘴,大步向前走去,似乎是要去寻找什么东西。

然后他在冰箱前停下了,伸出手抚摸了一下冰箱,慢慢地拉开冰箱的门,向着里面望去。

依旧空空的,只剩下几个鸡蛋,和那天一样。

krist有些失神,半天都没关上冰箱的门,他可能是忘记了。

singto也行了上来,对于krist的这个举动有些惊讶,“krist,你是饿了吗?”

这是singto能想到的krist此番举动的唯一缘由了。

krist定了定心神,终于慢慢地关上了门,淡淡地望了singto一眼。

“我想问问你,我给你做的那顿饭,你到底有没有吃?”krist想问一问他,他疯狂地想要知道这个答案。

可他此时只能狠狠地咬住自己的嘴唇,咬的再疼他也不在乎,手也被攥的紧紧的,不能让任何一个音节从自己的嘴中溢出。

他不能说话的啊,他不能让他听到自己的声音的。

他只能再次摇了摇头。

他转了身,一下子坐到了旁边的那张软软的沙发上。

有太多的问题想要开口询问了,从前在那个地方的时候,krist还能忍住,能蒙蔽自己,能装作什么都不记得的样子。

可是如今已经回到了泰国,他没有办法装下去了,他的演技始终不好,他的心终究不能那么大。

不能像面前的那个人一样,想要将过去的所有都一笔勾销。

可他是不是忘记了,自己也是会痛的啊,krist又抚上了那个手表,手表下的那两道伤疤,便是最好的证明。

他不是没有想过死,或许这比接着痛苦地活下去,要好得太多。

只是他们都太狠了,他们的心都是没有温度的吗?恨着自己,却不容许自己死去,他只想看自己生不如死。

每次一想到这里的时候,krist的心里就会漫过大片大片的恐惧,像是整个人都被埋进了无边的黑暗之中,四周飘起的全是血腥的味道。

他真的是害怕极了。

他的身子猛地就瑟缩抽搐了起来,整个人蜷缩在沙发上,缩成了单薄的一团,却是面无表情。

singto被吓坏了,赶紧拽住了krist那一直晃动着的手,冰凉的有些骇人。

“krist,你怎么了?你别吓我。”singto赶紧跪在地上,抱住了抽搐中的krist。手顺上了他的后背,不住地轻轻拍打着。

“krist,krist,你别吓我,别吓我。”

许是黑暗之中突然生起了一丝光亮,krist的身子慢慢地平静了下来,瘫倒在singto的怀里,只是不停地大口喘着气,在singto的耳边大口地喘着。

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他偏着的头向着singto的耳边多靠了几分,又多喘了几口气。

待觉神智完全清醒,身子完全平静下来之后,krist一把就推开了singto的怀抱,躺在了沙发上,双目无神地望着天花板。

“krist,你怎么突然会这样?以前有没有过这样的症状?”被推开的singto脸上虽然闪过一抹苦笑,可他更在意的是krist的身子。

krist立马就合上了双眼,似乎是没听到singto的问题。闭上眼的那一瞬间,他就觉得自己有些困了,好想就这样睡过去。

可他睡了之后,脑子里也许又要冒出他的记忆来,他不想回忆,忘记了,难道不好吗?

那个人,还是忘不掉singto,他太傻了。受了这么多的伤,恨着singto都觉得来不及,怎么还死死握着那越来越浅淡的记忆,不肯放手呢?

所以,他也恨他,恨着他的心软,恨着他那所谓的深情与执念。

可他却没有办法赶走他。

没有办法,再次找出纸笔来,匆匆写了一句,我饿了。

singto的眼中猛地溢出光彩来,赶紧说道,那我们出去吃饭吧。

krist点了点头。

只是刚刚走到门口的时候,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就响了起来。

singto有些疑惑地推开了门,krist望了过去,是一个陌生的女孩,陌生但看起来却有些熟悉。

“fary,你怎么来了?”singto有些窘迫,问出来的话也有些颤抖,不由得向后望了krist一眼。

那一眼,krist就看出了singto的不对劲,似乎是心有些虚。

“P'singto终于回来了吗?给你打电话没有人接,所以我就想来你家看看。”门口的女孩说道。

“P'singto不让我进去吗?”

沉默了半响后,singto说道,没有,fary,你进来说吧。

krist这才瞧清了这个名叫fary的女孩,却越瞧越觉得像是见过一般。

fary也迎着krist的目光望了他一眼,“原来P'singto家里有客人啊?”fary撤开自己的视线,笑着说道。

singto也瞧了krist一眼,面上携着krist有些瞧不懂的神色,像是为难纠结的样子。

“对啊,他是我的朋友。”

原来,他只是想说这句话啊,krist的嘴角闪过一抹冷笑,我们哪里算是什么朋友,你是我的仇敌啊!是我用尽全力恨着的人啊!

“既然P'singto回来了,那就去看看姐姐吧。”

“我会去的,fary,你放心吧。”

“那我们现在就去了,姐姐刚刚醒过来了。”fary立马就拉过了singto的手,脸上满是盈盈的笑意,想要将singto拽走。

“fary,我……”singto又瞧了瞧身旁的krist,面上更加的为难。

krist知道他在犹豫些什么,刚想摇头的时候,就听见那个fary开了口,“P'singto,你是不是跟他有约?没事的,让他也去就好了。P'fufei不会介意的。”

听到这个名字的一瞬间,krist脸上一直都有的那层无所谓的面具终于是伪装不下去了,他听见自己的心里在猛烈地叫嚣着痛意。

原来自己依旧在乎。他以为自己已经不会在意的了。

他的脸色愈发的苍白,踉跄着向后退了两步,可他只能强忍住,强逼着自己好好地站住。他摇了摇头,又摆了摆手,垂着眸,示意自己不去。

“krist,你……”singto有些担心,却不知道该怎么去说。

krist又连连地摆了摆手,依旧无言。

“P'singto,我们赶紧去吧,P'fufei想见你。”fary继续说道。

singto只好被fary半哄半拽着走了,因为被fary拽着,krist又把头埋的低低的,singto走的时候没能瞧见他的样子。

黑化倒计时~~~

评论(31)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