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无言笙歌(12)

被singto紧紧抱住的krist的身子一直在不断轻颤着,深深的相拥而立只让krist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似乎并没有什么别的用处。

krist实在是厌烦了,却也说不清究竟在厌烦些什么,他想了想实在是想不通,脑子像是缠着一团团散乱的棉线,乱的让人顿生烦躁。

他的双手并不如singto一般缠在彼此的腰肢之上,反而是有些不合时宜地垂在一旁,慢慢地攥紧,攥到青筋显露起来。

他的下嘴唇被他死死地咬住,直到冒出难忍的痛意来,直到他的唇被咬出了嫣红的印记,嫣红如血。

他就这样无言地被singto拥着,即使他并不知道面前的这个人在想些什么。

难道仅仅是想补偿他些什么?

太迟了,他的心早就在这一年的囚禁之中,坚硬起来了,硬的如铁一般。

没用了,他的心再也不会为他留出半寸的地方了。

真的太迟了。他的补偿他已经不再需要了。

krist的嘴角稍微地抿出一抹破败的笑容来,在那愈发微弱的阳光下,竟是嘲讽的弯弯角度。

突然,一阵鸣笛的刺耳声音传过来,急匆匆地传进了krist的双耳中,心中。刺的他猛的一惊。

他这才恍然过来,恍惚明白过来自己还站在道路的中间,车子的前面。恍惚明白过来自己还被singto抱着,冰凉地拥抱着。

krist的神智这才清明了起来,刚才自己应该只是被吓坏了。吓到必须需要一个怀抱才能安稳下来,其实谁也都可以。

他扬起了自己的双拳,近乎偏执地推搡着那个令他不安到心慌的怀抱。

singto也被惊到了,他这才想到自己怀里的人向来都是有小性子的,从来都不是那样的温顺的。

怀里的人分明就是一只小兽,再温顺,依旧还是有兽性的。

singto被他使出的力气推的向后一连退了两步,他满脸错愕地望着那满面竟比此时的天色还要更加晦暗不明几分。

krist只是淡淡地瞥了他一眼,便转过身,依然还是在车流里穿梭着,不知为何,看来有些跌跌撞撞。

“krist,这里危险,你先上去!”singto冲着他那渐行渐远的背影大声地嘶喊道。

krist的脚步未停,似乎是没有听见那如此大的声音。

singto匆匆地追了上去,一把攥住那双彻骨冰凉的手。

“跟我上去,这里太危险了。”singto毋庸置疑地说道,像是下着一道命令。

krist猛烈地摇了摇头,却怎么都甩不开那一只黏人的手。

他的力气太大了一些。

他总是这样,自以为是,难不成世上所有的人都要听他的话吗?

他以为自己是谁?又把自己当作什么?

是了,一个玩具怎么能不听主人的话呢?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玩具不也都是如此吗?

是了,他只拿自己当作一个玩具,或许只是一个替身罢了。

想来也可笑,他竟然成为了一个女人的替身。

她是他的初恋,是他一生的挚爱,是他心里怎样也无法舍去的白月光。

可他既然早就与旁人两心同,又为何招惹自己错付了一颗为他热忱的心呢?

自己始终都是太傻了些。

singto的面色顿时严厉了起来,krist只觉得这样的他有些眼熟。

哦,这样的他一年前似乎也是出现过的,那时候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可他便是这样的一张脸色,扬起双手来,狠狠地打了自己一巴掌。

原来自己一直都还记得,还记得其实的这样清楚。

对了,当时,他的白月光似乎是已经找回来了,又悬在他的黑夜中凛冽地闪着光芒。

“跟我上去!”singto也没再多说些什么。只是狠狠地攥着他的手,也不再管krist是否愿意,将他从满是车流的路上不由分说地拽走。

krist挣脱不得,只好任由他拉着自己,踉踉跄跄地跟在他的身后。

他走的实在太快了一些。

终于远离了那令singto有些恐惧的车流,singto将krist拉的更近了一些,拉到了自己的面前。他的手死死地捏住krist的手指,心里的害怕终于消散了一些,“krist,别再这样。”嘴里的话依旧还是严厉的。

若是krist此时能张口,能发出声音,他一定会回他一句,“与你没有关系,再没有任何关系。”淡淡的一句。

手指被他捏的隐隐发疼,但他就只是强忍着,面色也没有变上一分。

天一下子就彻底阴了下来,仿佛刚刚拂出来的阳光不过南柯一梦。

singto也没再说着什么,只是静默地望着面前的krist,脸色似乎慢慢地平静了下来。

krist抽过双眼,没再去看他一眼,只是微微地动了动那只还未被他松开的手。

singto也垂下眼去,终究还是慢慢地松开了他的手,手心猛地一凉,他这才有些后悔。

下一次再牵起,怕是很难了。

从前握着自己的手不肯松开的krist,终于被他弄丢了。

krist终于得了自由,毫不犹豫地转回了身,自顾自地向前走去。回去的路,他只大抵的记着,可是他又能怎么办?

他已经将这一切视作一场博弈了。

唯一的念头就是他不能输。

singto只是默默地跟在他的身后,也不敢再去打扰。

雨渐渐地落了下来,先是一滴一滴,还小一些,krist也没有停下,依然安静地走着,似乎没什么察觉。后来那雨便越来越大,他只是在心里悄悄地祈祷着,别打雷就好。

这个毛病,他始终没有改掉。

“krist,我们去旁边的咖啡店避避雨吧,不然感冒了就不好了。”singto已经行上来了,他的手向前伸了伸,却被krist灵巧快速地躲避了过去。

singto这才注意到krist的左手腕上戴着一个表带有些宽大的手表,样式很是简单,有些难看。

krist还是跟着singto进了那个店,两人面对面地坐在了一起,每人都点了一杯咖啡。

就这样无言地相对而坐,还好有雨淅淅落下的声音,尴尬的氛围也并没有那样的不像话。等到了雨渐渐地停了下来,krist就自己站起了身,推开门走了出去。

还好没有打雷,krist望了望天空,有些感恩地想着。

singto也赶紧再次追了上去,又是走在他的身后陪着他。

回了宾馆之后,singto就接到了电话,说是有事情要去忙,要krist好好地呆在宾馆里,等着他回来。 还嘱咐他要是饿了,就直接找宾馆的服务生就好,他已经付过钱了。

krist淡淡地点了点头,就躺到了床上,半天的奔波之后,他真的累了,睁不开的眼皮让他无法多去看推门出去的singto一眼。


貌似有些啰嗦啊😱😱
下一章应该会有之前的故事了

评论(11)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