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无言笙歌(10)

krist没有力气去推开面前这个人,他只能默默地承受这看来有些屈辱的吻,而他还能做的除了闭紧了自己的嘴巴,也只有在心里悄悄地劝自己要忍受。

自己还需要他把自己带回泰国。

他想家了。

可他的双眼募的却睁的大大的,一直望着那人,望见了他脸上那布满的不耐的神色。

singto没能看到krist的脸上是怎样悄然划过一抹嘲讽却又绝望的笑容。

然后,krist的拳头便被他攥的紧紧的,似乎这样那人不断落下的吻,就能快些结束。

未得一分回应的吻,也许singto也颇感没有意思,也许是察觉到了krist那道幽幽的目光,singto终于是有些不安地匆匆地结束了这吻。

“krist,你不懂得要闭眼的吗?”singto的恼怒不减反增。

krist慢慢地抬起眸,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singto,面上却没有任何情绪。

屋子一下子就寂静了起来,singto立即生起了不能忽视的心虚,他的心跳动的有些快。

所以现在他们两个人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singto想不明白。

他不知道krist到底在想些什么,完全都不知道。

singto一直直挺挺的身子突然就垮了下来,悲伤的声音开始蔓延回响,“krist,你还要跟我回泰国吗?”

krist僵硬的身子突然动了动,那一双拳头也顿时松开了,一颗迟钝的心在颤抖着。他在害怕,害怕singto再一次抛弃他,再一次不要他了。

他要回泰国,要和他一起回泰国。

迎着singto那有些炙热的眼光,krist坚定地点了点头。

singto也说不清在看见了他的回答之后,心里究竟是怎样的感觉。

欢喜吗?不,他知道krist对自己的爱已经是曾经了,不知道还能不能寻回来。

难过吗?也不,毕竟他的krist现在就在自己面前,如此真实清晰。

从前singto就已经说过,只要krist能好好的,那么他什么都也愿意承受。

当时的他要如何承受krist已经不在这个人世,不在他的身边的这个事实呢?

就当singto是自我安慰,自我欺骗罢了,singto他自己也明白,却从来也不会深想。

没有krist的生活,每一秒都像是煎熬,又何必再给自己那永远都不会愈合的伤口上撒盐呢?singto也没有那么傻。

分明一年的时间,singto却只觉得有几个世纪那样漫长。

“好,你想回去,那我一定带你回去。”半响后,singto终于淡淡地开了口,一面坚定地说着,一面望着krist的眸子。

krist自然感受到了那道炽烈无比的目光,他的脸似乎都要被灼伤了一般,冒出了微微的红意。

他不禁别过了头,想躲避他那带着滚烫温度的视线。

看到krist如此携满抗拒态度的举动,singto的心里默默地叹了一口气,却不敢发出任何的声响来。他慢慢地站起身来,向着那个透出灰暗光芒的窗子望了去。

天还是阴沉沉的,太阳还是没能升起来。

“krist,你的护照还在吗?”

krist低垂着视线,摇了摇头。

所以,这就是krist无论怎么厌恨着自己,都还是愿意让自己牵着他的手,愿意跟着自己回泰国的原因。

因为他没有办法,因为他无可奈何。

也许就只是利用了,可singto除了欣然接受之外,也什么办法也没有。

他也一样的无可奈何。

“好,你等我,会有办法的。”singto笑了笑,然后就转过了身,走到了阳台前,推门进去了。

krist不知道他要做些什么,只得动了动身子,向着那边瞧了瞧,这才看见singto正在打电话。。

krist也下了床,等了片刻,还是没有等到singto挂了电话。

他有些无聊,又偷偷地找出了那个日记本,一下子翻到了那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叠了一角的一页。

他猛地就看到了最后一行字——这样的我是不是很没用?

他的眉头狠狠地皱了起来,握着笔的手上的力气募的大了几分,变得苍白起来。

“是,很没用,所以这样的你还是藏起来吧,不要再出现了,有我就好了。”krist匆匆地落下了笔。一字一字,异常的决绝。

krist写完之后,又看到了那页未能叙述完全的故事,他想要补全的。只是他想了想,又细细地想了想,却怎么也没有想起这接下来的故事。

脑子雪白的像是这段故事从来就没有他的姓名一般。

krist突然有些恍惚,脑子也顿时应景地模糊了起来,然后就涌起了微微的疼痛。

伴随着痛意,krist仿佛朦朦胧胧地看到了从前,正是被他快要遗忘进了角落里的那个结局注定他一人悲伤的故事。

krist的额头泛起了大颗大颗的汗珠,握笔的手也在哆嗦着,可他还是将那不甚清楚的记忆慢慢地记了下来。

——直播结束后,我都忘记了他说过要送我回家的事情了。我自己一个人走出了公司,直到到了门口的时候,一辆车停在了我的面前,那样的恰好。

车窗摇了下来,我的眼里出现的果然是那张令我有些崩溃的脸。

“说好了要送你回家的,你怎么先走了?快上来!”他皱了皱眉说道。

“我觉得其实还是不用麻烦了,我坐摩的也挺好的。”我还是想要拒绝的。

“krist,你已经答应过我了。”他又把这话重重地重复了一遍。

后面的车窗也被摇了下来,nine的那张笑意吟吟的脸也伸了出来,“krist,上车吧。”他如此热情地招呼我,脸上的笑意又是那样的真切。

仿佛我再拒绝就是我的不是了,我只好点了点头坐了上去,自然坐到了nine的身边。

“krist,听说你的经纪人已经定下来了,是P'yuri?”

“对啊,P'nine,今天boss已经跟我说了。”我有些哀怨地说道。

“怎么了?不好吗?”他笑了笑,顺势揉了揉我的头发。

被这突如其来的亲昵举动有些吓到的我,不由得抬了抬眸,向着四周有些尴尬地望了望。一不小心就看到了后视镜中那个人的脸,似乎有些不开心,略微的阴沉着的面色。

我不禁冲着那人的背影瞪了一瞪,真的是奇怪的很,坐在这辆舒适的车上,我却像是如坐针毡一般,浑身都难受。只是在心里想着赶紧到家才是为妙。

可话还是要说的,否则这车里也太尴尬了。

“是啊,P'yuri这么严厉,我挺怕她的。还有她手下有这么多艺人,不像P'nine,你有自己单独的经纪人,多好啊!”

只是你的经纪人却是有病,这话是我在心里悄悄想着的。

“P'singto和我可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呢。”nine又笑了笑,且笑意愈发深了。

“那你们就是青梅……嗷嘿,不对,那你们就是竹马了。”我只得装作很是惊讶地回应。

视线再次不小心触及那个后视镜,怎么回事?那人的脸色似乎更加黑了些。

“也没错了,P'singto是在我们家长大的。”nine笑着回应。

写到这里,krist才发现,后来的故事,此时的他是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了。脑中那模模糊糊的记忆像是一只断了线的残鸢一般,风只是一吹,就飞走不见了。

后来,krist就不再难为自己,想不起来也就罢了。在放下笔的那一瞬间他的脑子突然冒出了几句话,然后他又加了一句。

——当时的你,果真傻的可以,你不过是误闯了他们世界的一只小鸟。

为什么不赶紧飞走?为什么还要动情呢?

于是,你的翅膀,断了。

再也不会飞了。

这就是结局。

评论(21)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