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无言笙歌(9)

krist又坐在床上等了半响,singto还是没有回来,他等的有些无聊,一双滴溜溜的眼睛在四周扫来扫去。

然后他就瞥见了singto不知道什么时候放置在桌子上的笔记本电脑。

krist稍微地犹豫了一下,还是慢慢地行下了床,走到了那电脑前。

开机之后,页面上就显示出了要输入密码的字样。

望着那页面,krist皱了皱眉,他怎么会知道singto此时的密码会是什么?

若是一年前,这对于krist来说根本就是小事一桩。

可现在,已经是一年后了,一切都已是物是人非了。

一年的光景,不长,不过是花开花又落的一次交替,不短,足够他们两个人相爱又相离了。

不对,他又哪里爱过自己呢?想到这里,krist先是苦涩地笑了笑,随后那笑容又马上消散了,如不该吹起的微风立马就没了踪影一般。他的面色几乎是一瞬间就变得狠戾起来。

一年,其实已经足够恍如隔世了。

krist想了想,就输了四个数字,正是singto的生日,他只是想试一试。他的生日,krist还是记得,这更像是已经深入骨髓的记忆,再也忘却不掉了。

密码却是错误的。

krist那还触着键盘的手指猛地就泛起了苍白,他的手突然就有些哆哆嗦嗦的,脑子也顿时一片雪白,唯有那四个数字在他脑海中一直回旋着。

然后那四个数字就被他一个一个很是坚决地按了下去,一声声键盘落下的那清脆的声响在他心中格外的清晰。 

这正是那个人的生日,krist也依然记得。

krist不过是想要印证一番,故意地去印证,给自己一个心狠下来的理由。

他死死地咬着自己的嘴唇,孤独地等待着结果,他唯感漫长,漫长的几近想要放弃了。

突然,密码依旧错误的提示在krist的眼前出现了。那一瞬间,krist也不清楚自己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可是,他又还该有怎样的感觉呢?这一切,包括这个人,都与他无关了,不是吗?

事到如此,krist也不知道自己还该输些什么,他不得不承认,自始至终,他都从未了解过singto这个人。

krist眯了眯眼睛,随后,他又按下了一串数字,按下的时候,他自己都觉得好笑的很。

正是他自己的生日。

刹那之间,电脑突然就成功地开了机,krist像是被吓到了一样,满脸都是愣怔的神色。

其实一年之前,singto的电脑便是这个密码,还是krist悄悄地改的,当时singto只是笑了笑,接受了这个密码。

krist撇了撇嘴,“singto一定是太懒了,或者就是他忘记改密码了。”他在心里这样想着。

否则,krist寻找不到更好的说法来解释。

他的脸色这才慢慢地恢复了正常,看了看他的电脑桌面,空空的,并没有太多的东西。

唯一多出来的就应该是那个未命名的文件夹了。

krist有些好奇地点了进去,映入他眼帘的便是行行列列排放的异常整齐的照片的缩略图。

krist滑了滑,这才发现照片很是不少。他的心不知为何立马就开始颤抖了起来,握着鼠标的手竟然隐隐地冒出了一层细薄的冷汗来。

打开第一张照片的时候,krist却有些错愕地发现照片里的人竟是自己。最下面还带着小小的singto自己的水印,krist也瞧见了。

这照片看起来似乎有些久远了,久远到krist也忘了这是什么时候的自己了。

他慌忙地关上了那张照片,又一连打开了多张,其中的主角竟都是自己。

而且更多的都是连krist这个当事人都不知道singto是在何时何地拍下的自己。

krist此时的心突然跳的快起来了,泪眼也有些朦胧,像是覆上了一层薄薄的雾气。他开始大口大口地喘起气来,随后就开始咳嗽起来,咳嗽的很厉害。

他的手马上就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死死地捂住,另一只手赶紧抚上自己心脏的位置,轻轻地拍打着,半响后,他的咳嗽声才小了些。

约莫五分钟之后,krist才慢慢地平静下来,全身都没有了什么力气,瘫倒在那冰凉无比的桌子上。

他知道singto快要回来了,他只好有些艰难地抬起身子,手紧紧地握住鼠标,退出那个文件夹,没有半分犹豫地点下了“删除”与“确定”两个选项。

删完之后,他就赶紧关了机,将电脑板正地摆放好,拖着沉重的步子缓缓地走到了床边,蜷缩着身子躺了下去。

他什么都也没去想,什么也都没有去疑惑,就像是从来没有发现过那个文件夹——现在看来只是满含好笑的意味。

正当krist的眼皮欲要合上,梦境还有些不安稳的时候,他就听到了开门的声音。一下子,他的脑子顿时清明起来,朦朦胧胧的梦消失不见了。

可他却没有从床上起来,眼皮合上的正好,他在装睡。

买完早餐回来的singto见krist还没有醒来,也不舍得叫他起来,只好把早餐放到了一边。而他则打开了电脑,想修一修昨天拍过的图片,boss还等着要呢。

电脑刚打开的时候,singto就习惯地瞅上一眼那个他视若珍宝的文件夹。

只是这一次,在那个熟悉的位置上,他却什么也没有瞧到。singto只以为是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他连忙揉了揉,再睁眼时却还是只望到了一片虚无。

躺在床上的krist也听到了singto的动静,知道他现在应该是已经发现了吧。

singto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回头望了一望还在床上的krist。

他匆匆地行到了床边,面上满含着都是无法淡下去的怒气。

他一把就掀开了krist身上的被子,微微地低了低身子,“krist,你是不是动了我的电脑?是不是删了我的文件夹?”他恼怒地问道。

krist慢慢地睁开了自己的双眼,他做出了这件事,也从来就没有想到躲避,毕竟之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他揉了揉故作惺忪的睡眼,微微地坐起身,靠在了床上。

krist没有什么遮掩地就抬起了双眸,直直地望向了singto那溢满了怒气的眼睛里。

里面不再有星星了呢。

krist淡淡地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了。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做?”singto瞧见krist的承认之后,顿时有些崩溃,但更多的还是气愤。

singto一下子就上了床,慢慢地靠近了krist,他的双手死死地握着krist的双肩,双腿也狠狠地夹住krist那纤细的小腿。

singto禁锢他的的力气不小,krist动弹不得。

krist就这样瞧着singto那生气的面庞,缓缓地竟然笑了起来,浅浅的一笑,笑得很是凄凉。

这不明意味的笑意不禁让singto有些恍神,面上的怒气也延迟消减了几分。

“krist,你为什么要这么做?”singto整个身子都向前倾去,双面的距离不足一拳。

krist依旧没有回答,只是偏了偏头,似乎不想与singto对视。

“krist,你说话啊,说话啊!回答我!”singto有些忍受不了,望着krist这般无所谓的态度,singto的脑子都一片空白了。

曾经那甜蜜的回忆与如今这似乎变了一个样子的krist的剪影顿时齐齐地在singto的脑子里不断的交织,singto突然就有些疯狂。

“krist,别这样……”singto轻轻地呢喃着。下一秒,他的唇再次向前,吻上了那双冰凉如寒冰的唇。

singto的唇一直在他的唇上流连,不住地摩挲吮吸着。

只是除了把嘴巴闭的紧紧的,singto得不到krist任何的回应。仿佛他吻的就是一个不会张嘴的木头人一样。

评论(32)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