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无言笙歌(8)

krist的这个吻来的太过于突然了,突然到singto被吻上的那一瞬间脸上满是惊讶。

便是趁着singto愣怔的这绝好的时机,krist的舌头就趁势长驱直入进了singto的嘴中,用力的吮吸起来。

krist这般真实的触感,使得singto从错愕的情绪中很快地就醒了过来。

他就在我面前,我们从来都没有分开过,这是singto脑中唯一的想法了。

自己唇上覆着的那双唇虽然有些冰凉,不敌当年的温软,可是里面蕴含的馨香却与当时他们唇齿相依的时候一模一样。

singto一下子就回过神来,两只手紧紧地握住krist那比两年前纤细不少的腰肢,身子也向前倾去了不少。

也许是对于眼前的这个人太过于想念了,想念他的唇,想念他的眉眼,想念他的一切。

想念的有些疯狂,想念到想每时每刻都把这个撩他心弦的人死死地抱在怀里。

就再也不松手。

正当singto想要回吻的时候,他的舌头猛地一阵刺痛传来。刹那间,鲜血的腥味在他的口腔内蔓延开来。

singto这才知道,是krist用着自己尖利的牙齿咬了自己。

血腥味顺着singto的嘴一路流进了krist的嘴中,瞬时间就变得浓厚起来,整间屋子里都似乎被这味道盈满了。

若不是他们都清楚,只怕是早就要分不清这究竟是谁的血了。

疼痛难忍的singto不明白krist的这个举动有什么意味,但他心里想的却是krist这般纯善的人,怎么能沾染了鲜血?

不能!singto只想推开krist的这个有些可怕的深吻,为他擦净血迹。

只是krist却依旧不松开自己的唇,有些冰凉的身子反倒贴紧了singto的胸膛。双手也没有闲下来,抚住了singto的头,然后用了极大的力气向着自己的方向推来。

这个吻就这样被krist有些粗暴的加深了。

闻着那浓重的血腥味,吻着这双想念太久的唇,singto的心里像是盛了酒一般,还没品上一口,他就已经醉了。

他突然就没了推搡与拒绝的力气了。

只是他没有想到,下一秒,krist就结束了这个染上血腥的吻了。

singto也没能瞧见,结束的那一刹那,krist的嘴角泛起了怎样嘲讽苍凉的笑意。

雷声却还在继续,一声一声地在krist的耳边响起,格外的清晰。他的笑匆匆消散,又被惊恐无措的表情所取代。

他向后连忙退了退,一下子就撞到了墙角,撞的他的背脊有些疼。

krist依旧躲在墙角,瑟缩着身子,全身抖得很厉害,他依旧害怕恐惧着。

亮如白昼的光芒再次照在了krist的脸上,透过那亮光,singto瞧见了krist嘴角沾染的那一抹鲜血。以及那比这道亮光还要惨白几分的脸色。

有些刺眼。

singto的嘴唇还在痛着,却还是张开了口,“krist,你嘴角有血,我帮你擦掉。”他已经伸出了手,越发的靠近了他的脸。

krist只是偏了偏头,用着自己的手一把抹去了那血。singto的手就很是尴尬地停在了半空中。

“krist,上床吧,地上凉,雷声就要没了。”singto有些无奈地说道。

krist没有任何反应,不停瑟缩着的身子就算是回答了。

“krist,你就听我的话吧,就这一次,好不好?我知道你心里怕的紧。”singto有些哀求地说道。

krist颤抖的身子突然就定住了,因为singto的这一句话,只是片刻之间,他似乎已然忘记了singto刚才究竟说了些什么。

singto淡淡地呼出了一口气,他没再说什么,只是一把就把坐在地上的krist抱了起来。

“kit,你瘦了,真的瘦了。”singto对着krist说道。

krist也没有太多抗拒的举动,只是又别过了自己的头,不去瞧那人一眼。

singto抱着他慢慢地走到了床边,怀中的krist有些不安地动了动。

singto瞧了他一眼,只见他的手正指着不远处墙上的开关,然后他又摇了摇头。

singto立即就明白了krist的意思,又抱着他有些费力地关上了灯。

一片黑暗中,singto轻轻地把krist放到了床的中间,自己也躺了下去,挨着他躺了下去。

“krist,你害怕,你就让我抱着你吧,我陪在你的身边,应该会好些的。”singto缓缓地说道。话音刚落,他也不等krist做出回答,便伸出双手,自顾自地环住了krist冰凉的身子。

krist但也没抗拒,只是转了个身,再次将背影留给了singto。

其实,这样singto就已经很满足了。

“krist,你怎么不说话呢?以前你听到雷声的时候,总是会叫起来的。”半响后,singto也不知道是问着krist,还是自言自语着。

singto,你不知道人是会变的吗?一年了,花都落了再开了,一切都变了。krist想把这句话送给他,可他的嘴唇动了动,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

也许,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人能听到krist的声音了。

也许,krist早就不会说话了。

singto就这样紧紧地搂着krist一夜无眠,直到天快要破晓的时候,才微微有了困意。

而krist,一双眼皮早就撑不住了,沉沉地睡了去。

krist早上醒来的时候,身上的禁锢已经感受不到了,身旁的被子也早就没有了温度。

他匆匆地行下了床,昨夜被撞到的腿还有些疼,直到走到了那张桌子的时候,他才看到了他留下来的纸条,说是去买早饭了。

krist心里的着急顿时间就消散了,所以他刚才是为了什么而心急呢?

krist想了半天,也没想懂。

他又翻开了自己的日记本,一下子就翻到了自己昨天写的那一页,还有些空白的那一页。

他又拿起笔,补上了几句话。

——我只是依旧怕着雷声,也依旧贪恋着他的温暖。

在他刚想合上日记本的时候,他又拿了笔,添上了一句——这样的我是不是很没用?

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合上了日记本,故作出一脸无所谓的态度。

评论(11)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