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无言笙歌(5)

开始倒序和插叙了,以后写的会回忆与现实交织。其实就是以前的甜和现在的虐掺在了一起。
我会坚持写下去的,就算看的人并不多😔😂


这是一场极其冗长的梦,冗长到krist几近分不出他脑子里浮现出的这一幅幅画面究竟是梦境还是那一年的现实了。

真实到令人有些害怕。

krist几次想睁开眼都没能成功,依旧不管不顾地在做着那个绮丽的梦。

突然,krist只觉得窗外似乎有凛冽的风涌了进来,涌进了他那床单薄且稀疏的被子里,一下子就携走了他那本就少的本就可怜的温暖。

krist瑟缩了一下身子,那场梦就在闪现出singto的那个挑着眉倚墙而立的剪影时戛然而止了。

krist揉了揉那一双青黑且有些肿胀的眼睛,夜盲的他完全看不到任何东西,但他知道,那扇并不起什么作用的窗子被风吹开了。

来到这个地方将近也快一年了,可krist还是没能适应这里寒冷的环境。

他想,他应该更适合在泰国生活。

只是,怎么办,他已经没有了退路了。

krist也不知道现在是几点,窗子外面的天空黑黑的,半分霞光也未有踪影,似乎天亮还需要漫长的等待。

krist强睁着那双越来越困倦的双眼,他不想再睡了,睡眼惺忪的时候,他就会瞧见那个人的模样。

这个症状,已经愈发的厉害了。比那呼啸而来的风还要厉害一些。

慢慢的,月亮渐渐地隐退了起来,当krist从迷迷糊糊转变为清醒的时候,阳光已经拂到了他的脸上了。

krist慢慢地下了床,也不顾外面有多嘈杂,在自己的日记本上写上了一句话。

——还在想念着他的自己,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厌恶的人。

写完之后,他就自己一个人悄悄地蹲在了门口。

这个地方,冬天的时候是很难出现如此温暖的阳光的,平常总是阴阴沉沉的。

krist是想借此取暖的,他的身上还残留着昨夜被风肆虐之后留下的僵硬与寒意。

他又眯起了眼,近来他总是困的不像话。

腿有些麻了,他微微地动了动,眼皮却还是没有睁开。突然,他就听到了一声夹杂着浓浓的颤抖的呼唤声。

“kit,kit,是你吗?”话语之间还有着强烈的不可置信。

krist本来有了几分松软下来的身子再次绷直了起来,如此熟悉的声音,那个人是来到了他的面前吗?

krist也不信,他有些艰难地睁开双眼,面前的那人手中拿着相机,脸上的样子却是分毫未变。

时间,一下子在krist的脑子里就没了概念,他只觉得有些恍惚,似乎是回到了那一年呢。

“kit,你怎么会在这里呢?”

krist没有回答,也不能回答,这一切都发生的太过于突然了。

krist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心下唯一的念头竟然是跑,赶紧地跑!

他也顾不上自己的腿还不太灵活,立马就起了身,向着他也不知名的方向跑了去。

身后的singto没有想到krist会逃走,事实上,他只觉得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自己的错觉。

几乎所有的人都跟自己说过,他们说krist已经死了,人死了就不能复生了。

singto又怎么会相信那些人的谎话呢?他的kit还这么的年轻,他的kit这么的善良,上帝怎么忍心就让他一人孤眠呢?

后来,singto才想起来,他的kit已经不是他的了。在他出事之前,kit就已经跟自己提出了分手了。

决绝地分了手。

分手的谁对谁错,singto直至如此也没有想明白。

也许他从来都没有喜欢过自己,一瞬间也不曾有。

眼前这个匆匆逃走的人,不管是不是krist都好,singto的心里已经许久未燃起希望了,渺小的也都没有过。

他一定要追过去瞧一瞧,左右不过是希望再次落空罢了,这么久的流年里,他都习惯了罢。

“你站住,停住!”singto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跑,不管是不是krist,都没有理由的。

krist跑了几步,脑子终于清醒了些,自己为什么要跑呢?

愧疚的是他,对自己有所亏欠的也应该是他,把自己逼到这里来的也是他。

自己身上受到的所有的伤害,没有一处不是因为他而受的。

凭什么自己要逃避呢?

krist立即就停了步子,慢慢地扭过身来,一言不发地望着那个离自己不远的人。

眼中的意味,singto也是怎么瞧也瞧不明白的。他只觉得眼前的人不像krist,倒不是长的不像,而是性格上是不像的。

从前的他,欢愉活泼,将他比做一个小太阳也是不为过的。可现在,singto只感觉自己面前立着一株枯柳,半分的生机都难寻。

“kit?真的是你对不对?他们都跟我说,说你不在了,我不信。我知道,他们都在骗我……”singto的眸子似乎有了泪花,他说着说着就上前走了去。

krist的身子微微动了动,是啊,他都快要忘记了,他已经死了,世界上已经没有他这个人的存在了。

“可是你怎么会在这里呢?到底发生了什么呢?”singto怎么都不会想到他的kit竟然会呆在这里。

krist偏了偏头,然后便是死力地摇了摇头,什么话也都没说。

singto看出了krist此时有些激动,他忙握住了krist的手,“你不想说就别说了,我不问就是了。”

莫名的安心在krist的心里漾开了,他本来是想甩开那只手的,结果这一恍惚,也就不好再松开了。但他却并没有回握住,只是任凭着singto牵起了他的手。

他知道,清楚的知道,这双手不会属于他,永远都不会。是他先前太天真了,以为握住他的手,他们两个人就能走到最后。

其实,他们早就在半路中走散了,是他先松开了自己。

“krist,我带你走,离开这个地方。”singto牵起了他的手,坚定地说道。

krist没有拒绝,只是默默地跟在了singto的身旁。

那只手,虽然温热,可krist握在手中却一分感觉也没有,像是毫无用处的手炉一般。

也是,他的热意,从来都不是赠予自己的。

他们两个人回到了krist的屋子里,singto给krist收拾了一下东西。krist抱起了自己的日记本,跑到了一旁。

——我们都被蒙蔽了双眼,蒙蔽了双耳,一切都被蒙住了。以前的事情我们都还记得,我知道,只是我们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忘记。这是最好的选择。

而我,只是想他能带我逃离这里,其他的,我不想管了。

krist在纸上匆匆地写下了这段话。

评论(11)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