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无言笙歌(4)

krist与nine也算是有了名气,不少的节目组都选择请这对新晋cp去录制。

这不,krist这天就要早早地起来,要和nine组队一起上一个访谈类的节目。

曼谷的交通时时刻刻都在拥挤着,赶公交吧,人太多了,还慢。krist可不想再被boss训斥。

krist自己也没有车,当然了,他也不会开车。而且他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的经纪人是谁。

当krist坐上摩的的时候,他的心里不知道怎么就突然溢出了一抹凄凉的情绪。

还好,当krist赶到GMM公司的时候,他竟然发现自己还早到了好久呢。

krist不紧不慢地晃悠到了电梯面前,又不自觉地唱起了歌来,垮着身子抖着腿等着电梯。 

电梯终于缓缓地开了门,krist的腿立即就迈了进去,随后他才抬起双眸来。

电梯里只有一个人,他本来也没太在意,只是抬起眼的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像是被风化了一般,那个人他最近简直是太熟悉不过了,也简直是厌烦不过了。

那张令人讨厌的脸上正携着一抹在krist看来格外阴森森的笑意。

这人不是那个神经病singto,还能有谁?

krist没有多想,还悬在空中的另一条腿立马就伸出了电梯外。没错,他速速地退出了电梯。

马上就要关上的电梯门险些夹到他的腿。

krist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到的,他也不知道原来自己的速度竟然可以这么快。

krist站在电梯的门口,不禁有些恍然,刚刚自己好像是在做一场梦。

原来对一个人的厌恶,竟能给自己带来这么大的潜能。krist拍了拍胸口,不得不说,刚才的那一幕真的挺惊险的,他有些惊魂未定。

“krist,你在做些什么?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听来竟是有些恼怒的声音。

krist有些无语,要不是你在里面,我能做这样危险的事情吗?再说了,这跟你有什么关系?他心里猛地就冒出了好多想要骂人的话来。

但这些话,krist还是埋在了心里,没有说出来,最终,krist只是撇给了他一个白眼。

真的是奇了个怪,怎么在哪儿都能见到他呢?

“上来。”singto勾了勾手指,毋庸置疑地说道。

“不用了,我还是等下一个电梯吧。”krist赶紧拒绝,他宁愿迟到,也不愿意和singto单独地坐在一个电梯里。

谁知道他又会整出什么幺蛾子来?

singto也没再说着什么,只是嘴角那抹同样的笑意再次扬了起来。

他的身子极快地就探了出来,双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覆在了krist的手腕处,然后一用力,就把krist不由分说地拽进了电梯里,然后摁了一下30楼。

这一套动作,与krist刚刚的相比,速度更是快,也更加的行云流水。

当krist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站在了电梯里,电梯门也恰好地合住了。

krist再也无法逃脱了,他心里的那颗自打见了singto第一面以来就埋下的那颗炸弹终于被引爆了,他气呼呼地说道:“singto,你这个人有病吧?”

“nine都喊我p了,你难道不喊我p吗?”对于krist的气恼,singto像是置若罔闻,反而又是笑了笑。

笑笑笑,笑你妹啊!krist瞪圆了眼睛,他觉得他不必与singto再说话了,反正也说不通。究竟是他耳朵有问题,还是自己的嘴巴有问题啊!

这问题本就不用细想,那个人从头到脚都是不太正常的啊!P'nine怎么就会有一个这样的经纪人啊,krist有些想不明白。

krist别过脸去,没有任何多想地就往后退了退,一连退到了电梯最深处的那个角落里。

他心里只在默默地祈祷,赶紧到30楼,赶紧赶紧啊!

singto嘴角的笑意未散,慢慢地抬起一只脚,一步一步地向着krist的方向走去。

电梯本来就不大,singto没走两步就到了krist的面前。krist只觉得自己的脸上似乎落下了淡淡的阴影,他觉得有些不对劲,缓缓地扬起了头,singto的笑容便进了他的眸子里。

krist被吓了一大跳,“你,你想做些什么?”

还未待singto回答的时候,krist又愤恨地开了口,“不就是欠了你几张纸吗?行行行,我现在就还给你,以后别来烦我了好吗?”

krist匆匆地把手伸进了自己的裤兜中。

krist突然有些绝望,他翻来覆去地找了好几遍,裤子马上都被他戳烂了。但是天呐,他好像又忘记拿纸了。

krist不免有些尴尬,额头上都快要滴出汗来了。他只好“呵呵”地笑了两声,又慢慢地把自己的手撤出来。

像是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

singto只觉得自己像是在看他演一出独角戏一样,也没有理会他。只是眸中渐渐溢出了携着几分嘲讽的笑。

singto的脸不由得就靠近了krist几分,双手反而有些无处安放了,他的两只手只好顺势地扶住了电梯的两边。

就这样把krist环了起来。

“你,放我出去……”这个人,到底是有多爱壁咚啊……

可自己是个大男人啊!他找错了对象了吧。krist此时的言语已经不能把他心中的憋屈气恼表达出来了。

微红的脸颊倒是泄露了几分他此刻的心慌。

每次都是这样,遇到了这个人,krist脑子里的弦就好像崩断了一样,伶俐的小嘴失去了灵气,也说不出什么咄咄逼人的话来。

仿佛他就是他天生的克星一般。

“昨天的直播,你倒是结束的恰到好处啊!”singto的嘴角慢慢地扫过了krist的耳尖,一字一句地说道。

实在是太痒了,krist有些承受不住,赶忙地再次扭了头。

krist有些无语,若不是太过于厌烦他,自己怎么会匆匆关掉了直播呢?自己还没来找他呢?怎么他还先来问了起来呢?

难不成自己的直播真的有这么好看?他看不到就有这么深的遗憾?

“是啊,我也觉得自己的时间控制的刚刚好呢!”krist咬牙切齿地回道。

“好啊,你就是这样报答我的恩情的吗?”singto冲着krist挑了挑眉。

“如果我知道你是这样的神经病,我那天就算是死在厕所里,也不会要你的纸的!”krist气冲冲地说着。

“krist,话别说的这样早。”singto似乎很淡定地回道。

哼,krist刚想破口大骂的时候,就听见了自己的手机响了响。被singto围住的空间很小,他有些艰难地掏出手机,一看,正是boss给自己发的短信。

是让自己先去一趟办公室。

又是什么事情啊?“boss要找我?”krist不满地抱怨了起来,他的一个头猛地就有两个大了。

他抬了抬脚,然后就看见电梯升到了28楼,他的心里忽然就松了一口气,身子速速地蹲了下来,从singto手臂下的空处弓着身子逃了出来。

来到电梯门前,恰好的30楼,恰好地开了门,恰好地出了电梯。这些恰好,让krist的心情终于有了几丝轻快。

他匆匆地跑到了boss的办公室,没有再看singto一眼。

“怎么每次都是这么着急?不是昨天又睡晚了,今天起的迟了吧?”boss有些不满地问道。

“没有,没有,boss你想的太多了。”krist挠了挠头,连忙解释道。

原来boss找自己是为了经纪人的事情,他的经纪人已经订好了,正是那个掌管他们公司六十多个小鲜肉的人——yuri。

想到那个平常不苟言笑,很是严肃的女人,krist的心就有些慌慌的,背后似乎也起了一阵阴风。

为什么P'nine就能有一个单独的经纪人,虽然singto,算了,不提了,他的经纪人怎么就这么忙呢?

这些话,他当然是不敢跟boss抱怨的。毕竟他现在只是一个十八线的小明星。

他出了门,还正纠结着呢,一抬眼,就又看见了singto倚在离他不远处的墙上。

天啊,他能不能放过自己?krist真的是服了他了,他到底想干些什么啊……

评论(10)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