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SK真人向 【云淡风轻】 短篇

突然有了的脑洞,今天一直想,如果两个相爱的人失忆了,到底哪个人会更痛苦一些?
也可以当作是我对近来撕逼的回应吧。




singto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点开手机,原来是krist给他发来了一条line。


“P'singto,明天来一下公司,有话对你说。”


“什么话啊?非要明天到了公司才能说?”singto笑了笑,有些纳闷。


“嗯嗯,晚安了,P'singto。”krist就这样结束了对话。


“晚安。”singto有些诧异这次的krist话比往常少了很多。


第二天,singto特地来到了GMM公司,却没有看到krist的身影。


“krist,我到了,你在哪里?”singto只好给他发了line去问问。


“我在boss的办公室呢,P'singto也来吧。”很快,singto就收到了他的回复。


singto匆匆地来到了办公室,却在推门的那一瞬间有了迟疑,并没有立马进去。


只是因为他听到了里面谈话的声音。


“什么?你说你要和singto解绑?”


“对,没错。”


正是krist的声音,singto还听出了其中的几分坚定。


他的心霎那间便沉了下去。


“为什么?”Boss的声音听来不怒自威。


“不想了,我厌倦了这种生活。”


singto隔着一扇门,并不能瞧见krist此时的表情,他是真的想看看的,看看krist现在是不是脸上挂着淡然的神情。


可是singto却没有这样的勇气。


“那你们的剧怎么办?”


“我也不想拍了。”


可怕的沉默之后,singto只听见了boss的一句“我知道了。”


门突然就在下一秒被猛地推开了,singto本能地抬起眸来,就看见了krist。


脸上确实是只有淡然的。


“krist,这就是你要跟我说的话?”singto一瞬间就明白了过来。


好一出krist精心安排的戏码!singto想到这里,越发只觉得想笑。何苦这样呢?直接跟他明说不好吗?


“对。”krist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singto的心里一下子就蕴出了浓重的恼意,他下了力气攥住krist的手腕,也不顾自己的力气是否大了些,krist是否感觉到了疼。


“你跟我走。”singto拽起krist就走。


krist倒也没有挣扎,无比乖巧地听了singto的话,沉默地跟在了singto的身后。


即使他的手腕早就隐隐地传来痛意,他也没有说出来,便是脸上的神情也未变一毫,依旧淡漠着。


更像个死去了的没有意识的人偶。


singto一路把krist拽进了厕所里,另一只手一甩就把洗手间的门合上了,发出了很大的声响。


震的krist的耳朵生疼。


krist一转身就把krist死死地抵在了门上,身子又往前靠近了几分。


他的脸略微地低了下来,距离krist那张淡漠的脸也不过一拳的距离。


krist只感觉自己的身子猛地变凉了几分,周遭似乎是笼上了一层骇人的低气压。


这样的P'singto,早已经找不到当初的温柔缱绻了,krist如今只能从他的眸子中寻到气恼与怨恨了。


他该怨恨吗?分明该怨恨的人是自己才对。


“为什么,为什么要跟我解绑?”singto近乎大喊道。


“P'singto,你不是已经都听到了吗?是我厌倦了这种生活。”krist微微地偏了偏头,嘴角却尽力地扯出一抹笑来。


这样的singto,饶是他的心已经坚硬的如一块石头一般,可还是不忍心多看上几眼。


“从前的那些美好的记忆,难道你都忘了吗?你说厌倦,我不信。”singto那直挺挺的身子猛地就软了下来,脸上的气恼也尽数被悲伤所取代。


“P'singto,你不得不信。”krist淡淡地开了口,他又笑了笑,仍是那抹乖巧的笑。


和从前一样,每次当krist在singto面前,总会是这样的笑,从来也没有变过。


singto见了krist的笑,有些愣。但随即他的神志就清明了起来,他的手死死地捏住了krist的下巴,将他偏过去的头硬是掰了回来。


“krist,你不能这样。”singto摇了摇头,一双溢满了哀伤绝望的眸子直直地盯向了krist。


krist想逃避,却逃不得。singto已经紧紧地把自己囿在他的禁锢之中了。


singto话音刚落,便决绝地俯下了身,一双有些苍白的唇贴上了面前那一双也惨白的唇上。


singto拼命地吮吸着,却怎样也得不到krist半分的回应。


singto只觉得krist的嘴唇像是一块寒冰一样,竟冒出了森森的凉意。


这样的掠夺,singto得到的也不过是心坠的愈发彻底了。


从前那一双热情的朱唇,他再也寻不到了。


singto慢慢地从krist的唇上撤离,又松开了自己环住krist的双臂,什么也没有说,也没有多瞧krist一眼,只是推开了他,缓缓地走了出去。


走了没两步,singto便听见后面传来了声响,他匆匆地回头,却只看见krist已经倒在了地上。


singto连忙抱起了面色如土的krist,把他送到了医院里,一路上都在保佑着他的krist一定要没事。


即便他们两个以后什么关系也没有了,只要krist能好好的,他也愿意。


“病人最近压力太大了,睡眠也不好,血糖过低,没有什么大碍的。不过……”医生突然有些为难。


“不过什么?”singto刚要舒出来的一口气又速速地被抑在了心底。


“刚刚看了病人的脑CT,发现他可能会出现记忆紊乱的症状。”


“什么?怎么会这样呢?”singto的眉头皱的很紧。


“这个我们现在也不太清楚。”


医生刚走了之后,krist的母亲就来了,听了krist的病症之后,她就立马转身对singto说道,“singto,我认为你们最近不要再见面了。”


“阿姨,为什么?”singto有些难以置信。


“为什么?最近你们发生的事情还不够少吗?krist生日会上,他被你的粉丝砸了蛋糕,他被骂的还不够惨吗?还有他的爸爸,昨天被你粉丝的诋毁和辱骂气的住进了医院,这些还不够吗?”


singto的身子一下子僵硬了起来,好像一下子掉进了冰窟之中。四处都是渗人的寒气。


“什么?怎么会这样呢?”singto喃喃起来。


“如果时间能重来一遍的话,当初我一定不会让他同你拍戏。”krist的妈妈继续说道。


singto的嘴唇动了一动,却不知道自己该讲些什么话。


“他说了,要同你解绑,也说了,要退出娱乐圈。这才是最好的办法。你走吧,我觉得他不见到你,病会好的更快一些。”


singto无力辩驳,“阿姨,对不起。”他慢慢地出了krist的病房。


这下,他们两个人真的没有任何关系了。


singto惨笑着回了家,一夜都没有合上眼睛。


翌日,singto还是不放心,悄悄地去了医院,在krist病房门口蹲了好久,这才等到他的病房无人,他才敢悄悄地靠近。


透过病房的窗户,singto看见了krist还没有醒来,他终于敢走进了病房。


他小心翼翼地坐在了krist的身边,看着krist那张没有血色的脸,心里的疼痛再次难以忍受起来。


“kit,对不起。”singto缓缓地张开嘴,“这一切,都不该你来承受的。”


krist像是听到了singto的动静,猛地睁开了眼睛,脸上立即溢出了恐惧不安的神色来。


“不,不要拿蛋糕砸我,不要骂我。”krist把自己的身子蜷缩起来,一直止不住地瑟缩着。


“krist,krist,你别,别这样。”singto知道,krist一定是想起了那天的生日会。


他一直没有多说过生日会上的不愉快。那天过后,他依旧像个小太阳一样和以前说笑着,原来他的心里却一直藏着这件事,从来都没能放下。


“singto?P'singto?你别过来,我不想见到你,你走,你走啊!”krist脸上的不安愈发的盛了,他紧张地喊叫着。


singto知道这样自己留在这里对krist的病只会有害无益,他连忙站起了身,向后退了两步。


“我这就走,krist,你要好好的。”singto连忙转了身,也顾不得自己此时被krist的这一举动伤的有多痛。


singto的手刚一触到门的时候,便听见了哽咽的声音,像是令人听来倍觉绝望的哭声。


是krist的哭声。


“不,P'sing,你别走。”krist伸出手来,伸向了singto所在的方向,泪水顺着他的脸颊一路流进了他的脖颈之中。


singto刚一扭头,就看见了krist已经从床上摔落了下来,发出了极其大的声响。


“krist,你在干什么呢?”singto匆匆地跑了过去,赶紧把krist抱了起来。


krist立马就把自己的脑袋钻进了singto那温热的胸口之中,泪落得更是凶了。


singto只能听见krist那不断的抽噎声,每一声,都像是雨打芭蕉般的砸在了自己的心上。


让他那本就迟钝的不肯跳动的心又添了几抹伤痕。


“krist,你……”singto不知该怎么说,又说着什么。


“P'singto,我爱你,我爱你……”krist不住地呢喃着,竟全部都是“我爱你”这三个字。


“krist,我知道,我知道啊。”singto慢慢地把krist放到了床上,小心地为他掖好了被角。


singto哄了krist好久,krist这才又沉沉地睡去。


再来偷偷看krist的时候,他没有睡,醒着躺在床上。


“你是谁啊?”krist疑惑地问道。


singto笑了笑,“是我走错了房间,对不起。”


关上门的那一刹那,singto的眼泪没能忍住,直直地就落了下来。


看来,krist还是放弃了自己,他已经记不得自己了,也一并把他们之前美好的回忆全部忘却了。


其实这样也挺好的,krist终于不用再痛苦了。


回了家后,singto就发了一条推特,说是自己累了,想做一个普通人了。


krist刷推特的时候,就看到了singto的那条推特,心里猛地一痛,他只觉得自己的眼睛有些酸涩,想落几滴眼泪,却怎么也哭不出来。


他想了想,什么都也想不起来。


他抬头望了望窗外,阳光明媚,他有些困了,便再次闭上了眼睛。


评论(16)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