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SK真人向 【孤海】 短篇

krist是一条鲛人,他先前是没有名字的,这名字是他最爱的人赠予他的。

他天性聪明,又从小就吸收天地灵气,慢慢地,竟也幻化成精,长出了旁的鲛人艳羡出的双腿来。

那一日,他玩心四起,趁着周遭无人的时候,悄悄地从海里冒出了身影,将那鱼尾化作了双腿,心里欢喜却又忐忑地走在了那隐隐有些烫脚的沙滩上。

这种感觉是他从来没有在海里感受过的,虽没有海底欢游的时候恣意,但双脚触到地上却是令他突然心里就溢满了踏实。

忽然,他只觉得自己头昏眼花,身子上所有的力气竟都像是消散了一般,眼前不再是那有着好看眼色的光线。

他也曾偷偷地听过来往的渔船说过,那东西似乎是叫做什么阳光。

半响后,krist就无力地瘫倒在了沙滩上。

这是怎么回事呢?完蛋了,他不该这么顽皮地逃了出来的,这是krist陷入大片大片黑暗的时候唯一想到的。

再醒来的时候,krist只觉得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他先是看了看自己被毯子覆住的双腿,还好,还在,他的双腿还在呢。

然后他才感觉到惊讶,自己身上这盖的是什么。他颇有些惊异地打量起四周,早就不是那片沙滩了,竟是他从来没见过的样子。

这大约就是渔人口中的他们人类的房间?

krist心底连忙溢出了恐惧的感觉,自己难不成是闯进了人类的居地之中了?

突然,门外有人进来了,“你醒了?”

krist抬起眼,竟是一个生的很好看的人呢,原来他们族中所说过的人类都是很可怖的话竟然是假的呢。

krist默然不语,只是直直地望着面前的那人,他只能听懂他的话,却不会说他口中的这种语言。

“怎么不说话呢?难不成,难不成你是个哑巴?”singto有些难以置信。

krist连忙地点了点头。

singto的脸上似乎是有一瞬间的惋惜闪过,他又上前行了几步,站在krist的床边,“你昏倒了,是我将你救了回来。”

krist盯着他,片刻之后,脸上便溢出了笑容,看起来却是傻傻的。

singto略微地愣了愣神,又问道:“你可有家吗?等你养好了,我便送你回去。”

krist不知道为什么,竟然神使鬼差地摇了摇头,还装出了落寞的神情。

可能是因为这个人长的太好看了一些。

singto垂了垂眸,半响后再次抬眼说道,“你就先住在我这里吧。”

krist脸上的笑意又深了几分,心里竟然有些意外的开心,这与他在海底与众鲛人在一起打趣时的快乐自是不同的。

“你可有名字?”

krist又摇了摇头。

“那我便叫你krist,好不好,你觉得如何?”

“krist……”krist在心里悄悄地念了几遍,却是越念越发觉得好听,他赶紧就笑着点了点头。

后来,krist这才知道那人名唤singto,是当地有名大户人家的二少爷,却并不得宠。

krist就在他的房间中暂时住了下来,singto出去,他也就跟着,singto念书,他也就在旁边听着。

不知道的人只以为他是singto新找来的是书童呢。

但singto对外也就是这样说的。

singto对他很好,他最喜欢singto瞧他时候眸间那抹宠溺的笑意,比他透过清澈的大海看见的夜里挂着的星星还要明亮好看一些。

彼时的他尚未知道喜欢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样子的感觉。

他那时候只是想多多的看见singto的笑容,为自己才流淌出来的笑。

后来,当他知晓了之后,未免觉得当时的自己太傻了一些。

krist每天都是与singto睡在同一张床上的,这还多亏了singto不受宠,为他找不出来什么空余的房间来住。

krist每天睡觉的时候,都要搂住singto才能睡着,还是那种紧紧地抱着。

第一次的时候,singto难免有些抗拒,说是不肯,可终究还是敌不过krist眸中就快溢出来的委屈和渴望。

透过那浓厚的夜色,singto竟也瞧得分明。

singto的身子一下子就软了下来,只是用着自己的双手抚了抚krist那乱蓬蓬的头发。

“好,你抱吧,只是要抱的松一些。”singto很是无奈地投了降。

krist笑了,笑得很是愉悦,双手又搂住了singto的腰肢,这一夜,自是别提睡得有多香甜了。

但是singto却失了眠,一双眼睛望着深沉的夜色,望了大半夜眼都没有闭上。

那一日,krist淘气,失手将singto父亲最爱的一个花瓶打碎了,他父亲发现之后,派人来问,singto竟然替他认了罪。

他的父亲自然是生了很大的气,将singto狠狠地用板子打了一顿。

krist见此情景,心中自然着急且害怕,口中想要说的这与singto无关的话他也说不出来。他慌里慌张地就趴在了singto的身上,为他也挨了好几板子。

singto只是有些艰难地扬起了手,更艰难地抓住了krist的手,面色苍白地摇了摇头,说了一句:“你下去,这与你没有关系。”

krist不肯,紧紧地回握住singto的手,只能把头死死地摇个不停。

“听我的话,你若是不听的话,那我就把你撵出去,再也不要回来了。”singto些话说的很是坚定。

krist立即就愣住了,握住singto手的力气也募的弱了几分。

“你起来。”singto又重复了一遍。

krist摇摇晃晃地就站起来了,退到了一边,却再不敢瞧singto一眼,只是狠狠地闭上了眼睛。

他怕流出眼泪,也怕自己的眼泪从眸子里滑落变成的珍珠会吓到他们,尤其是singto。

板子终于打完了,singto的半条命都险些没了,krist慌忙地跑了过去,一把就把singto背了起来,连忙带他逃离出这个骇人的地方。

回了他们的房间之后,krist忍着心痛为singto上了药,便蹲在singto的眼前,一直守着他。

singto尚且该有几分的神志,只是笑着望了望krist,说了句,“我没事。”

如果他的面上不是苍白如土,如果他说话的力气能大上几分,那样krist或许还会相信几分。

krist的眸子立即泛起了潮红,隐匿了许久的泪水估计终于是忍不住了。

他的眸子里很快地就有大颗的眼泪蕴出,即将就跌坠了下来。

singto有些急切地伸出了手,却伸不到krist的眼前。

“别哭啊,我不想看见眼泪的,我还没有那么惨。”singto似乎是有些慌乱。

可krist哪里能听得进这些啊,他比任何人都不想自己哭的。

可是这,他又哪里能控制的住呢?

“你往我这里过来一些。”singto向他招了招手,krist有些不明所以地向前挪了挪。

突然,krist就觉得自己的眼眸上似乎是有什么温润的触感袭来。

这不是singto的手,他的手向来是比这要凉上几分的。

krist悄悄地睁开另一只眼,这才发现落在自己眼上的竟是singto的双唇。

krist的大脑一下子变得雪白,这便是传说中的亲吻吗?所以singto这个举动又是什么意思呢?

不得不承认,krist的脑子已经成了一片浆糊。

被singto吻住的那眼里的泪水已经尽数被他吓得倒流了回去,另外那一只眼里同样如此。

singto慢慢地松开自己的唇,又顺势将自己的头偏向了另一边。

“这样你就不哭了吧,你先退下吧,我困了,想睡了。”

krist愣愣怔怔地就站起了身,推开门,退了出去。

坐在门口的krist想了好久,也没想出个仔细来,最后他只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singto喜欢这样为别人拭去眼泪。

可是刚才自己的心跳的好快啊,竟像是要从自己的胸膛中跳出来了一般。这又是为了什么呢?krist又想不明白了。

屋内的singto自然也没好到哪里去,一面为着自己刚才那冲动的举动而懊悔,一面又陷入了深深的迷惘中,究竟为了什么而迷惑,他自己一个这样聪明的人,也想不清楚。

两个人对于那个吻都没有多提,就仿佛那吻从来也不存在一样。又和往常的生活没有什么区别。

而且由于singto的伤,krist这几天都是打了个地铺,也没有再同床。

singto的伤将养了好几天,这才能下了床,又过了数天,singto的伤才完全地好了起来。

伤好后的某一天,singto的母亲说是让singto陪着去庙里上香,顺势给他求一个姻缘。

singto什么也没说,便应了下来。krist哪里懂得什么叫做姻缘,只是听着又能出去玩,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singto瞧见了他的欢喜,也没理他,只是默默地上了床,合住了眼睛。

krist也赶紧跟着上了床,又是紧紧地抱住了singto,singto的身子猛地一僵。

他双手慢慢地覆在了krist那有些冰凉的手上,然后用了力气将他的手推开,从krist的怀抱中逃了出来,又转了个身,背对着krist。

“krist,你该回去了,你也有自己的生活。”singto悠悠地开了口。

他没有办法看见身后的krist在听完他的这句话后,会生起怎样的表情。

krist先是一怔,似乎是以为自己听错了singto的话。

可是半响后,singto都没有再开口,krist也明白,自己的听力是何其的好,怎么又会听错了什么呢?

很强烈的不安突然漫过了krist的整个身子,他的身子顿时变得冰凉起来了,他的双手再次紧紧地搂住singto的腰肢,脸也蹭上了singto的背。

singto的身子不知为何就软了下来,也没再推开krist,只是在心间悄悄地叹了一口气。

“krist,睡吧,刚才是我胡说的,你别多想。”

krist这才放松了下来,依旧搂着singto,满心欢喜地合上了眼睛。

只是singto却又一夜无眠。

翌日一大早,他们两个人就醒来了,随着他母亲去庙里,拜了拜菩萨。

krist是第一次来这里,自然是什么都新鲜的,也学着singto跪了下来,又磕了几个头。

“你是要许愿的。”singto淡笑着说道。

krist又磕了一个头,合起双掌许下了个愿望。

刚要走出去,singto就见到进来了一群人,中间拥着簇着的正是另一个有钱人家的小姐。

生的也算是好看,只是脾气过于焦躁。

他的母亲忙领着singto走了过去,singto虽是不大愿意,却也不好拂了母亲的面子。

那小姐见了singto之后,满面皆是掩不住的笑意,似乎对singto很是满意。

“singto,还不带着fani小姐去走一走。”他母亲见着那小姐似乎是对singto有意,连忙就顺了水推了舟。

singto也不能拒绝,只好陪着fani走了走,又是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聊。

krist就在singto的旁边跟着,也不明白此时是个什么状况。

fani突然就被地上的石头绊了一下,还好singto手疾眼快,连忙拽住了fani的手,fani不知是无心还是有意一下子就瘫在了singto的怀里。

“谢谢你。”fani的脸红了一大片。

旁边的krist看的有些着急,急得他想赶紧把那个什么fani给拉到一边。

singto怎么还不松手?krist的心里堵了一口气。

“没关系,你没有事吧?”singto悄无痕迹地松开了自己的手。

“没事没事。”

一路上,krist都没能露出个什么好脸色。自己这是怎么了?自打自己看见了singto抱着fani之后,自己似乎就变得不太正常了。

krist气呼呼地回了家,就连singto问他怎么了,他也没有多理会。

还好,这口堵在心里的气在他当晚搂住singto的时候就悄然消散了。

没多久就到了singto的生日,饶是他再不受宠,家里还是为他办了个酒宴。

krist没能在singto的眼前,他最初只是尝了一口酒,一口酒下肚之后,他竟然觉得好喝,这是他从未尝过的味道。

他不由得又多喝了几杯,身子不免有些轻飘飘的,神志也有些不清了。

singto远远地瞧见了他,知道他这个样子定是喝醉了,只觉得有些不妙,便推脱说是有事,连忙地把krist唤走了。

singto的哥哥顿时觉得有些不对劲,也悄悄地跟了上去。

喝醉了的krist实在是太闹腾了,singto搀扶着他实在觉得费劲,索性一把就将krist抱了起来。

krist直接就埋进了singto的胸膛中,还蹭了几蹭。突然,他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赶紧就从singto的怀抱中挣脱了出来。

他开始推搡着singto,尽管他的力气并不大,却还是自顾自地推搡着。

“krist,你怎么了?”singto不解krist的此番举动是为何缘由。

krist却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在幽深的院子里回响的格外清晰,一声一声地都砸在了singto的心上。

竟是格外的痛。

krist便趁着singto发愣的时间,从他的怀中跌跌撞撞地跳了下来。

腿被摔到了,他的膝盖处突然就火辣辣的。

“krist,你……”singto匆匆俯下了身,想看看krist怎么了。

singto一低头,这才发现krist哭了,一滴滴的眼泪从他的眸子里流淌了出来,瞬间化作了大颗大颗的晶莹莹的珍珠。

singto顿时有些愣住了,尽管他早就知道他的身份,可还是在刚见到的那一眼有些被吓住了。

一颗一颗的珍珠砸在了被月光笼住而透出清冷光辉的地面上。声响格外的清晰冷冽。

“krist,你回去休息吧。”singto生怕此时此景被别人瞧了去。

许是krist喝的实在多了些,头昏沉的更加厉害了,晃晃悠悠地就倒了下来,也没有什么意识了。

singto赶紧就把krist抱进了屋中,又仔细地为他掖好了被角。这才出了屋子,想要再去赴宴。

刚一推门的时候,singto便看见了刚才krist流泪的地方处蹲着一个人影。

“是谁?”singto心中猛地一慌。

那人缓缓地站了起来,手里捧着几颗闪着晶莹剔透的光芒的珍珠。

“落泪即成珍珠,你的那个书童原来是个鲛人啊!”

“大哥,你莫要胡说。”singto强壮镇定地说道。

“我去回了父亲,尽管让他看看我是不是胡说。”sianse笑了笑,转身便向着门口走去。

singto赶紧向着屋内走去,来到krist的身边。

昏黄的烛光之下,singto只觉得krist睡容简直好看。

singto的脸上泛起了痛苦的神色,推了推krist,想把他叫醒。

只是krist醉的太厉害了,singto怎么晃也不能将他晃醒。

无奈之下,singto只好闭上了眼,狠狠地打了krist一个耳光。

krist这才有了动静,眼睛渐渐睁开,他的脸上明晃晃的好深的一个手印。

他揉着自己的脸,极其委屈地望着singto,不知道singto为什么突然如此。

“你走吧,你离开我这里,以后我都不想再看见你了。”singto望着krist的双眼,很是狠心地说道。

krist满面错愕,他跌跌撞撞地下了床,一下子就跪在了singto的脚边,拽住singto的裤腿,“呜呜呜”的不知道说些什么。

singto的心顿时就软了下来,可他告诉自己,不能,现在不能心软。

他唯有心彻底的硬起来,才能救krist,才能佑他一世安康。

他决绝地抬起了自己的脚,狠狠地踹向了krist的胸膛。

krist被他踹的整个身子都像是散了架似的,伏在地上试了半天也起不来。只是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额头上不断的也有汗珠落下来。

krist的眼泪不由自主地就蕴了下来,只是他死力地在忍着。

singto一下子就冲到了krist的面前,大力地捏着krist的下巴,抬起他的脸,淡淡地说道:“不许哭,你若是哭,我现在就打死你。”

krist的双唇被他咬的紧紧的,咬的都泛起了苍白。

“我不要你了,不要你了,你听见了吗?现在就给我走,再也别让我再见到你。”singto继续淡淡地开口,说罢之后,就不带一丝一毫留恋地甩开了他的下巴。

singto起了身,也不见krist有任何的动静,singto有些着急了,心想着父亲定是要赶过来了。

“滚!”singto大喊了一声,krist小心翼翼的抬起了头,正撞见了singto那一双满含厌恶的眸子。

还有什么理由再留在这里呢?再没有任何理由了,一瞬间krist只觉得所有的一切都崩塌了。

是singto为自己建起了这个令他欢喜的梦境,又是他,一瞬间便将这梦打破了。

krist不知道自己究竟哪里做错了,可是如今再纠结这个又有什么意思呢。

他不是早就想赶自己走了吗?怎么,喝了酒终于在今夜下定了决心了吗?

如此说来,那酒还真的是个好东西。

krist终于慢慢地站起了身,向着门口走去。

“从后门给我滚出去。”singto再次说道。

krist圾着残破的步子推开了后门,一推门便看见了那天上挂着的一弯残月。

清冷的月光一下子就扑了他满身,他的身子顿时就冷了起来。

他捂着疼痛不堪的胸口慢慢地走出了这个他生活了许久的地方。

久到他险些就以为会是一辈子了。与singto相伴的一辈子。

他大哥没多久就领来了他的父亲,“鲛人呢?那只鲛人呢?”父亲慌忙地问道。

“他知道你们要来抓他,慌里慌张地就逃走了。”singto淡然地回道。

“如今应该已经回到海中了吧。”他又加了一句。

父亲呗气的只是扇了一巴掌,“为何要告诉他?是你说的是不是?”

“鲛人已然成精,自是聪明,这事也不用我说。”singto慢慢地跪了下来。

“可惜了,真是可惜了,不然只天天逼他流泪,我们家便生生世世不用发愁了。”

singto的眉头皱了起来,赶紧在心里为krist祈祷着,希望krist能平安地回到海里。

父亲离开之后,singto只觉得自己的半边脸肿得已经发麻了。

那krist的脸会不会也同自己一般,自己刚才用的力气还这样的大。

singto一下子就瘫倒在地上,他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扯去了一大半,痛的他已经无法呼吸了。

“krist,我想你了,对不起。”singto小声地抽噎起来。

krist回到海里,又变成了鱼尾,每天都蔫蔫的,再也不似之前那样活泼了,游来游去也激不起来一个浪花了。

他每天都要游到浅水的地方,悄悄地把头往外伸一伸。只不过是想看看会不会有singto的身影,可是便是他伸断了脖子,也望不到那人的身影。

他怎么能再有奢望吗?他怎么能忘了呢?那人有着一颗全世界最狠的心啊!

他怎么能寻到他呢?

那一日,krist刚把头藏回到海里的时候,便隐隐听见有人在说话。

“我爱她,舍不得离开她。”应该是一个青年渔人的声音。

krist猛地就愣在了原处。

“你们总说爱,那你跟我讲讲,到底什么是爱?”另一个渔人问道。

对啊,什么叫爱呢?krist也想知道,不由得又靠近了那渔船几分。

“爱啊,其实好简单的,每天都想和她在一起,想和她永远在一起,喜欢看她笑,想把自己最好的一面都给她看……”

那人还在继续说着,可krist的脑袋已经完全炸开了。

如果这就是爱的话,那么,天啊,他就是爱上了singto吧?

krist想到如此的时候,整张脸漫上绯红的颜色。

“爱她,就要问她到底爱不爱自己,否则这也太煎熬了吧。”又有一人说道。

对,没错,他也应该去问问。krist心里渐渐地打定了主意。

“对啊,我似乎听说了,那家的二少爷要与另一家的小姐fani定亲了。那少爷叫什么,好像是叫什么singto。”

krist一直摆动的鱼尾瞬时间便僵在了冰冷的海水中。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游了回去的。

心痛应该是顺着他那颗千疮百孔的心流了出来,洒满了整个大海。

“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这是krist刚刚跟那些人学来的,他艰难地念出人类的发声,舌尖似乎都冒出了痛意,他又一连学了好几遍,这才能磕巴地能念了出来

当天,他便再次化出双腿,来到了singto的家里。

张灯结彩,大红灯笼高高地悬挂在门口,krist知道这一切意味着什么。

他是真的要与那天的fani定亲了。krist偷偷地钻进了人山人海之中,悄悄地来到了singto的房间。

一推门他便看见了穿着大红喜服的singto,越看越发觉得刺眼。

“krist你怎么来了?你快……”singto脸上漫过焦急。

krist笑了笑,往singto的面前走来,伸出收来,顺着singto脸上的轮廓轻柔地抚摸着,抚摸了一圈之后,便钻进了singto的怀抱之中,依旧是和之前一样安心的感觉。

krist笑得更加欢喜了。

只是他却没有感觉到singto的身子却愈发的僵硬。

“krist,你……”singto想说些什么,却又绝望地闭上了嘴。

一切的一切,krist都未能瞧见。

突然,门被人有些粗暴地打开了,来人正是singto的父亲与大哥。

“快,快把那个鲛人抓住!”

krist立马反应了过来,他突然就觉得自己所在的这个怀抱是地狱,骇人的地狱。

他却没有慌忙的逃走,只是嘴唇却移到singto的耳边,“你,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krist磕磕巴巴地问了出来。

他想要的,只是singto一个肯定的回答,便不是回答,一个点头也是可以的。

再不济,半响沉默也好,至少singto还需要犹豫一下。

“没有,krist,没有。”可krist等来的只是singto并没有一瞬间犹豫的否定的答案。

krist一下子就没有了力气,直直地瘫倒在了地上,竟连逃也忘记逃了。

他很轻易地就被抓住了,在被带走的时候,他听到了singto父亲的一句,“singto,能捉住这个鲛人,你也是有功劳的。”

singto麻木地笑了笑。

krist只感觉自己的心已经死去了,悄悄地死去了,再也不会跳动了。

他把满腔的爱意都献给了他,却只得到了如此的下场。

这爱情可真不是个好东西,能让一个人生,却更能让能一个人死。

krist被关在了他们家的柴房里,柴房黑黑的,黑过了暗无天日的海底。

krist虽然已经成精了,但却日日懒惰,实在没有学什么像样的法术来。

他逃脱不出去。

krist瑟缩在角落中,想哭却死死地憋着,他们只想要自己的眼泪,自己却偏不哭。

不爱便不爱吧,krist只想保存着最后的一抹自尊,不想明日singto知道自己流了一房间的珍珠,惹他嘲笑。

接下来的几天里,krist没少受伤,那些人做的事情,只想让他哭。可就算是遍体鳞伤的苦痛,哪里能比得上singto的那一句“没有”呢。

那天krist都能忍住不哭,那这些又算得了什么呢?

后来,singto听说krist自毁了双眼,后来singto听说柴房关着的krist一直不吃也不喝,瘦的已经不成样子了,后来singto听说krist已经死了。

是活活饿死的。

他也没去见krist一面。

当krist的尸体被抬出去的时候,那天天气特别好,明晃晃的阳光照的singto眼睛生疼,明媚的阳光也打在了krist那被裹尸布裹住的身子上。

singto猛然间就想起了他与krist的初见的那一面,也是在这样的一个天气里,他去了沙滩,看见了沙滩上昏倒的krist。

singto会医术,为krist诊了脉,当时他就知道krist不是人类了,却还是收留了他。

他一直都知道的。

想来这场初遇从一开始就不应该,他与krist已经在命运的轨迹上愈行愈偏了。

他从来都不想任何人来伤害krist的,只是撵他却又舍不得。

他又该怎么办呢?

那天撵走了他之后,本以为krist就能在海里度过万年万世了。

只是他的大哥依旧不死心,为父亲献上了计谋,以自己定亲来引krist前来。

而父亲呢,知道自己不肯,便拿着母亲的性命为威胁,反正他也从来没有爱过母亲。

但是他却没有想到krist真的会来,他还是那么傻,singto总是会这么想。

所以,这也许就是上天不怀好意的愚弄吧。

“爱,我爱你。”singto冲着那已经渐行渐远的krist的尸体慢慢地开了口。

只是krist再也不会听到了。

没了krist的这一生,singto只觉得尤其的漫长。

一早起来的时候就开始码字了,码到现在才写好。
这是个短篇,由于篇幅的问题,有些情节就一笔带过了,写的不好,多多担待,欢迎吐槽吧。

评论(38)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