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无言笙歌(2)

呃,krist在心里不住地翻了好几个白眼,其实说实话,不过是几张纸罢了,面前的这个男人至于这样的斤斤计较吗?

况且自己刚刚分明已经跟他说过感谢了。

神经病吧这人!krist在心里悄悄地骂道。

要不是自己吃多了几个可爱多,哪里会遇到这样倒霉的事情,还有这样神经病的人啊!krist真的是有些后悔,不禁又埋怨了一下罪魁祸首——可爱多。

krist可跟这个人耗不起,得先逃走才是最要紧的事情。

krist再抬起眼的时候,脸上已经堆满了笑容,酒窝也已经完全地散开了。“谢谢你,真的很谢谢你,没错,就是救命之恩呢。大不了以后你上厕所没纸的话,你就叫我来送纸,我绝对来给你送,毫无怨言。”krist竖起来了三根手指,像是发誓一样的说道。

这,当然是假的了!天呐,krist为了能出去,不得不说出了这一大段没头没脑神经兮兮的话?

他可是个小明星啊喂!

他又不大情愿却又不得已往前去了两步,指着门口,“你能不能稍微挪一下,我要出去,我有急事呢。”

那人又笑了笑,终于像是听到了krist的请求一样,他的脚步动了一动。

krist仿佛像是在阴霾已久的天空中瞧见了一抹阳光一样,他似乎是见到了希望。

原来这个人也并不是真的太神经啊!

只是这阳光似乎是有些微弱——那人挪动的步子实在是小了些,他给自己留出来的缝隙也太窄了吧。

要不是自己的眼睛好使,krist就要再问自己一下,是不是自己刚才看错了,那人根本就连动也没动。

也是因为自己的好视力,krist将那人眼里的戏谑瞧得是一清二楚。

“你,你这人有病吧!我……”krist面对那人愈来愈深的笑意,竟然没有出息且是头一回的词穷了。

krist不得不收回自己刚才的话,他就是有病!他不想再与他废话与纠缠了。

那人生的这样纤细瘦弱,自己直接一头撞过去再冲出去,这样不就完了吗?

也省的自己与那个人动手了,和一个神经病动手,只会显得自己也有病,krist很明白这一点。

krist就不信他不害怕自己这样大的加速度,虽然krist很不想承认自己的重量也大一些。

krist不由得加快了步子,刚打算闭着眼睛冲过去的时候,他的胳膊上突然一阵温润的感觉袭来。

krist猛地停了下来,呆呆地睁开眼来,竟是那人的手已经拽住了自己。

我去,krist更加的懵逼了,嘴里藏了好久的骂人的话即将像火山喷发一般汹涌而出。

那人却将自己的唇慢慢地靠近了krist的耳边,淡淡地说了一句,“krist,你该减肥了。”

krist的脸猛地涨红了,也不知道是因为这句有些调侃意味的话,也不知道还是因为那人喷洒在自己耳边的热气。

krist忙低下了头,也是怕被那人瞧见自己的囧状,他不知道哪里突然来的力气,一下子就甩开了那人的手。

那道缝隙由于那人的别身而变得大了些,krist再也没多想任何别的,匆匆地就跑了出去。

那人安静地望着krist越跑越远,嘴角上的笑意完全地漾开了。

“真是有趣,和当年一样,一点儿也没有变。”那人不禁摇了摇头,喃喃自语道。

终于逃了出来,即使过程有些心酸,但krist还是在心里悄悄地给自己竖了个大拇指。

不对啊?那人是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的呢?krist这才想了起来,心里越发的奇怪。

哦,自己也算是个明星了,被人知道名字也不奇怪,只是krist想想自己被一个疯子这样的嘲笑,心里就有着莫大的恼怒。

天啊,我要去减肥啊!我真的有这么胖吗?奔跑的一路上,krist都在纠结这个问题。

krist赶紧跑到了会议室,一进来就看见了自己的boss,不像从前的任何一面,他这一次顿时就觉得倍感亲切。

“krist,你终于来了?慌里慌张地可是发生了什么吗?”boss开口问道。

“没有什么,没有什么,我没有迟到吧?”krist的心里有些忐忑。

“还没有,不过也快了,下一次一定要来早一些。”

“我知道了。”krist小心翼翼地入了座。

“都来齐了吗?”boss环视了一圈,“singto似乎还没来呢。”

“P'singto刚才去上厕所了。”nine赶紧解释道。

什么?去上厕所了?刚才男厕所里分明只有他和那个神经病啊?!

难不成那个神经病就是他们口中的这个什么singto?

“等一下,P'nine,P'singto是谁啊?”

“是我的经纪人啊!”

什么?krist一下子就有些坐不住了,可能这个P'singto是个女人呢?krist在心里赶忙地安慰着自己。

对,一定是这样的。

突然,会议室的人被悄悄地打开了,krist探头探的比谁都要快,竟是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口。

一条大长腿先迈了进来,krist的心向下坠了几分,接下来很快,krist就瞧见了那一只戴着同样手表的手。

krist这下心跌坠的很是彻底了,完蛋了,刚才厕所里的神经病竟是自己cp的经纪人!

这该怎么破?在线等,挺急的……

“P'singto,你回来了,坐下来吧,该要开会了。”nine赶紧开了口招呼道。

“嗯。”只不过直到singto坐下来之后,他的眼睛都没有往krist那里瞅去,像是根本就没看见他一样。

就算是瞅了过去,也不过是极陌生极疏离的眼神罢了。

krist忽然有了错觉,他们两个人之间一定有一个人失忆了,难不成刚才在厕所里发生的一切令他发狂的事情,都不过是他的一场梦?

最后,他得出来了一个结论——这个singto就是个十足的神经病。

怎么就会成了P'nine的经纪人了呢?

话说你们是不是不喜欢我写的文了,评论好少啊😭😭😭
本来今天还想更一个短篇呢🤔🤔

评论(29)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