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待到他年彼绿(48)

完结倒计时了,不是下一章,就是下下一章就要完结了。放心,这只是正文,还会有几章甜甜的番外。
 期待吧,真的有些舍不得。

“kit,等我完成这次的工作,我们先回一趟曼谷,我的护照还在家里呢。”singto说着说着又趁势搂紧了几分。

“对啊,我的也在呢。”

“起来吧,我要赶紧去拍照了,这样我们就能早点去看极光了。”singto松开了krist那绵软的身子,慢慢地站起了身。

他低下头俯视着还坐在地上的krist,见他还没有起来,便把自己的手伸到了krist的脸前,满脸宠溺地望着他。

可是singto却一定想不到krist迟迟没有站起来的原因竟然是在吃着闷醋。

一说到singto的工作,krist就自然而然地想到了慧雅,想到了刚才无意看到的singto与慧雅那刺眼的很的一幕。

“krist你怎么还不起来?”singto不知道krist在想些什么。

“起不来了,腿疼。”krist没有什么好气地说道。

“腿怎么会疼呢?”singto的眉头已经皱起来了,“那我背你吧,回去好好看看你的腿怎么回事。”singto没有什么犹豫地弯下了身。

“好啊!”krist没有一点儿愧疚搂住了singto的脖子,反而是理所当然地回应道。

他的背脊依旧是那样的舒服,尽管并不宽厚,可krist还是感受到了久违的安心。

真的是久违了,远比三年的距离还要久远。

“P'sing难道就没有什么好说的吗?”虽然安心,可krist的心还是有些闷闷的,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

“什么?说什么啊?”singto自然是不理解krist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了。

对于singto的这种迟钝的有些异常的反射弧,krist虽然已经有些习惯了,可还是时常被气的不轻。

“P'sing刚才在和那个慧雅做些什么呢?当真是暧昧的不得了了。”krist除了选择明说出来,委实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了。

singto愣了片刻这才反应过来krist这一系列反常的举动所为是何了。

singto笑了笑,故意说道:“刚才啊,慧雅她当时需要我的拥抱。”

“所以你就给了?”krist气恼地回问过去。

“对啊。”singto十分肯定地回道。

“你把我放下来,我自己走,不用你背。”krist没有好气地喊叫着,再次在singto的背上开始乱动着。

“别动,krist。”害怕krist摔到的singto命令道。

“你去抱慧雅去吧,你去背她吧,我不需要你背!”krist直接把头偏到了一边,不再靠在singto的肩上。

“好了,krist。”singto知道自己不能再逗他下去了,否则他真的就要生气了,还要花好久的时间才能把他哄好。“她是跟我告了白,可是我已经拒绝她了,当时就拒绝了,那拥抱不过是用来安慰她的,她那时候哭了。”singto赶紧解释起来。

“真的吗?那你刚才干嘛要那样说?”krist撇了撇嘴。

“我不那样说,怎么会看到这么可爱的你呢?”singto笑得更大声了,安放在krist双腿上的手募的又大了几分力气。

“哼!P'sing!”krist不满地大喊道。

singto此时是真的想把krist放下来的,他知道,krist现在一定是红了满面。

他总是这样,嘴上的功夫倒是厉害,颇有些咄咄逼人的架势,可实际上呢?却每次都是这样的不禁逗弄。

singto有些无奈地笑了笑,“kit,你真的瘦了啊,背你都不觉得累了。”

“P'sing,我以前有那么重吗?”krist的话不自觉的就染上了一抹委屈。

“没有,肉肉的才可爱,也好抱一些。”

krist的嘴角都合不住了,他只觉得自己的脸像是被火烧了一样。

刚回到了宾馆的房间时候,P'jane就靠了过来,笑意吟吟地看着singto把krist背了回来。

“成功了?都搞定了?”

krist突然就有些不好意思了,直接就把头埋进了singto的肩窝处,活活像是一只受了惊吓的小乌龟。

“嗯。”singto淡淡地点了点头,慢慢地把krist放到了床上。

“你们的事情,我已经跟慧雅讲过了,她也都明白的,已经算是对你死了心了。”

“P'jane,谢谢你。”

“这有什么?你们在一起就好了,这也是我想看到的啊,没事我就先走了,就不打扰你们了。”

jane只是不想做他们两个人的电灯泡,他们才刚刚在一起,如果自己这么没有眼色的话,那一定是会被电死吧。

那他还是先走吧。

至于慧雅,她已经说过了,工作一结束就会走。

倒真的算是完满美好。

“好,P'jane,那我们就不送你了。”

看吧。果真是没有良心的,刚过了河就打算拆桥了,jane很是无语。

再见到慧雅的时候,他们也并不算是尴尬,彼此都对那件事缄口不提,也只是谈一些工作拍照的事情。

krist倒也算是明事理,也没有给慧雅什么脸色看,只是紧紧地跟着singto,一步也不敢离开,就差没有贴在singto身上了。

慧雅在离开的那一天,只是对着singto说了一句祝他幸福的话,就什么也没有多说了。

慧雅离开后,他们两个人就赶紧回了曼谷,直接去了krist的公寓。

刚一开门的时候,krist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门口突然就多了一双鞋。

他父亲的鞋。

krist被吓了一跳,握住singto的那只手瞬时间暖意就消散了不少,变得有些冰凉。

他刚一抬头,视线就触及到了父亲那一张有些阴沉的脸。

“爸爸,你怎么来了?”krist喑哑着嗓子问道。

评论(20)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