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待到他年彼绿(47)

给你们的惊喜!!!今天突如其来的不加班!!!

吻到昏天黑地,只觉得有些窒息的时候,singto这才想起了krist的脸上刚刚留下的伤口,应该还在滴着血吧。

singto立即就清醒了几分,开始推搡着krist的身子,想快些就结束这个深吻。 

krist感觉到了singto的抗拒之后,心猛地“咯噔”了一下,只是以为singto又要反悔了,又要逃跑了。

他哪里还会松开他的手?krist的身子又紧贴住了singto几分,似乎是要把singto死死地嵌入自己的骨肉中才肯罢休。

他的手也不安分起来,有些慌乱,又看起来有些势在必得地找到了singto的手,非要紧紧地握住才能安下心来。

这个吻就这样被krist硬是加深了几分。

当他的手被krist那双有些滚烫的手握住的时候,singto所有的动作忽然就变得有些僵硬。singto不是不知道krist此般举动背后的原因是何,krist心里在想些什么,他也都清楚。

krist心中同样的不安,他也是有的,而且也不会比他少上几分。

这应当是全世界中所有最初获得爱情临幸的人全都会有的通病。

因为一旦拥有,就会害怕失去。

但singto此时此刻也不想有这许多的思虑,他与krist在时光流年最残忍的对待之下,当真算得上是兜兜转转之后才走在了一起。

singto也不再做出任何的动作,手上推搡的力气也全都消失了,反而是坚定地回握住krist的手。

krist的唇边终于悄悄地携上了一抹笑意。

待到两个人终于觉得窒息的快要死去的时候,他们才慢慢地有默契地松开了彼此。

singto倒也还好,只是krist的脸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就变得红彤彤了,像是一株娇滴滴且鲜艳的红玫瑰,散发着诱人的芳香。

“krist,我刚才只是想看看你脸上的伤口,不是想推开你的。”singto微微地别过眼去,这样好看的krist,singto只怕自己会再次忍不住想要亲上去。

“啊?P'sing怎么不早说啊?”krist有些懊恼地问道,接下来还没等到singto的回答,他就默默地把自己的头埋低了下来。

这下他是真的知道害羞了。

“krist,你不用担心的,我不会再逃避了,我会紧紧地握住你的手,不会再松开了。”singto说完之后就把krist的脸慢慢地抬了起来,温柔地查看着那个细微的伤口。

听到singto这样肯定的话之后,krist那颗像是一直飘荡在半空中的心终于慢慢地降落了。

“P'sing,记住你自己说的呦!”krist不禁扬起了脸,娇俏地笑着说道。

“krist,别动,让我看看你的脸。”只是krist的脸还未扬起来便被singto再次压制住了。

krist只好乖乖地听话,不再乱动了。只是singto那温润的指腹在他脸颊上轻轻划过的感觉实在太舒服了。

莫名的安心,莫名的心动,krist不禁又红了满面,即便他的脸已经红的很厉害了。

“还好,已经不流血了。”singto松了一口气说道,看着krist的红面,singto一下子就生出了坏心思,他的手指并未立即离去,而是顺着krist的脸颊一路滑了下去。

“嗷咦,P……”看着singto那一双含着笑意与星星的眸子,krist一下子忘记了自己要说些什么了。

“krist,这里很热吗?你的脸好红啊!”

“P'sing!”krist却装不出愠怒来,唤出的一声名字反而染上了一抹害羞的情绪来,似乎像是情到深处最难以抑制的动情的呢喃。

“krist,如果你以后再伤害你自己,我不会饶了你的!”singto终于想起责怪一下krist了,他的脸色猛地变得很严肃。

这似乎不是第一次了吧,每一次都这样的吓人。其实singto早就应该察觉出krist对自己的爱的,只是他太没有信心了,也太自卑了。

他怎么敢相信krist会喜欢自己呢?这样的想法,便是一瞬间闪过他也是不敢的。

“P'sing,我知道了。”krist糯糯地回道。

这难道是到了秋后算总账的时间了吗?那他还想跟他好好地算一算账呢!

再说这一切都是为了谁啊!

不过在如此美好的时光里,krist并不想提这些事情。

“P'sing,我们去北欧吧,去挪威,去冰岛,去哪里都行,有极光就好,我们去看极光吧。”

当singto的视线触及krist那一脸的期望之后,singto这才明白过来,原来三年前他们两个人谁也都不是随口的一说或者随口的应和,原来这三年里他们两个人谁也都是狠狠地记住了这个承诺,没有一刻忘记过。

原来krist一直都想和自己去看极光,看这世间最美丽、最壮观的景象。

singto忽然就有些后悔,后悔他和krist就这样彼此相爱却还是生生错过了三年的光景,就这样白白地荒废了三年,煎熬地度过了这三年。

“好,我陪你去。只是我之前攒的钱,大部分都给我爸交住院费了。”

krist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singto住在又脏又乱又破的房子里的真相,原来都不过是为了当年自己的那个愿望。

“P'sing住在那种房子里就是想攒钱去北欧吧,我说的对不对?”

“你说过想要去的,即使我们不能一起去,我也想完成这个承诺,这可是你的愿望啊!”singto对着krist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

“原来你只想自己一个人偷偷去?”krist只听到了singto这句话中的这层意思,心里的气恼就不打一处来。

“kit,我以为我们不会再见面了,也不会一起去看极光了。”singto满面为难地说道。

“那你现在怎么和我在一起了?你现在怎么要和我一起去?”krist撇着嘴说道,还顺势就把自己的小拳头再次举了起来,一下一下地捶着singto的身子。

“kit,我错了,都是我的错。”singto有些欲哭无泪,只是任由着krist那没有多大力气的拳头一次次落在自己的身上。

“哼,哼,哼 ……”krist真的是不能想这三年来的事情,每次稍稍地一想到,他就想揍singto。

“好了,好了。”singto一下子搂住了还在生着气的krist,“我们去吧,去看极光。”singto在krist的耳边轻轻地说道。

半响后,一声满含欢喜的“好啊”在singto的耳边回响起来。

评论(21)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