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待到他年彼绿(46)

“krist,你在说些什么?先把刀子放下来,好不好?”singto不知道krist想做些什么,他唯一知道的就是自己要劝krist赶紧把那刀子放下。

“P'singto,我都知道了,什么都知道了。你为我做了那么多,可是你,你为什么不接受我呢?”krist的脸上泛起了痛苦的神色,很浓重。不单是krist举着刀子的那只手在颤抖着,就连他的声音也抖得不成样子了。

singto面上焦急的表情立即就僵住了,他的双眸隐隐有异样的流光闪过,但也仅仅是一瞬间罢了。

随后便又消失不见,他那伸出的想要阻止krist的双手慢慢地垂了下来。

半响后,他那蠕动了不知道有多少个回来的双唇中,终于有了声响。

“krist,我们是朋友啊,那件事情,你就不要多想了。”

“朋友吗?”krist笑了笑,这抹凄凉的笑,让singto听来心中更添了几分怅然与苦涩。“P'singto,你到底还要这样骗自己到什么时候?”

“krist,我没有……”singto小声地反驳道。

“P'singto,我把这张脸都还给你,都还给你,这样我们就两清了,我不再欠你的了。这样你是不是就不会认为我是因为这个才想和你在一起了?”面前相隔不远的krist愈发的激动了,手中的刀子已经被他不知道何时覆在了脸上。

singto朦朦胧胧地就看见了刀子的末端已经浸出了骇人的血珠来。

“krist!”singto被他吓得只能大声地喊叫着他的名字。

“这样你是不是就不会以为我是将就了?P'singto,我把这条命都还给你可好?”krist面上无悲也无喜,喃喃地说道。

“krist,你别这样,你别逼我,别逼我好吗……”singto埋下了首,拳头也紧紧地攥了起来。

krist虽然执刀指的是自己,可singto总是觉得他每一字每一句像是在逼自己。

自己的身后本就是万丈深渊,可krist却还步步紧逼,似乎非要自己做个决定才能停下。

可自己又能做出什么像样的决定呢?向后一步必然是粉身碎骨了,可是他能向前吗?前面也必然不是柳暗花明,也许是长满荆棘的荒野才对。

krist看不见singto面上的表情,只是听见singto这样的乞求,他手中的刀子立即就坠了下去。他的一双腿再没有能够支撑住他的力气,直直地就瘫倒在了地上。

“P'singto,我没有在逼你,分明是你在逼我啊。”krist的面色极尽的苍白,脸上的血珠一滴一滴的渗了出来。

良久的沉默之后,singto刚一抬起眸子的时候,就看见了krist正艰难地想触碰那把掉落在地上的刀子。

singto没有再犹豫,立马就向着krist那里走去,蹲下了身,一把就拽住了krist那只就快要挨住刀子的手。

“krist,你不欠我什么的,这一切都是我自己愿意的。”singto对着krist那一双有些湿润的眸子一字一句地说道。

krist略微地闭了闭眼睛,“P'singto,我欠你的,欠的太多太多了。”

突然,一阵携着几分凉意的微风悄悄地吹了过来,krist只觉得自己整个身子都发冷。许是凉意难熬,他迫切地需要一个温暖的拥抱,又或者是因为他只是想抱一抱面前他的P'sing——这个为他默默付出了太多的人,这个固执嘴硬的人。

他颤抖地伸出了自己的双手,死死地抱住了singto,轻轻地把自己的脑袋放到了他的肩膀上。

他这才发现他的P'sing身子僵硬着,却抖的厉害。

他手上的力气募的又大了几分,将singto抱得更紧了。

“P'sing,我喜欢你,喜欢你好久好久了,在你救我之前,我就已经喜欢上你了。”krist把自己的双唇慢慢地靠近了singto的耳边,有些急迫地说道。

说着说着,krist眸子中藏了许久的泪水终于淌了出来,顺着krist的脸颊就一路滑进了singto的脖子中。

krist不会知道,在他说完这句话后,怀抱中的singto脸上是如何漫过惊异错愕之情的。

singto是万万没有想过的,他的krist也同样喜欢着自己。

“P'sing,没有报恩,没有将就,我想和你在一起,只是因为我喜欢你啊!”krist的话语中满是委屈,他的泪越落越凶,竟将singto的脖颈都打湿了一大片。

krist忽然觉得被他死死围住的singto身上似乎是软下了几分,不似最初那样僵硬了。

“krist,你不是和preaw已经订婚了吗?”半响后,singto终于开了口。

krist缓缓地松开了自己的手,把自己的右手伸到了singto的面前。

singto一眼就看到了他手上戴着的那枚戒指。他曾经也是见过相同的,三年前,在preaw的手上。

此时再见到,竟还和三年前一样的刺眼。

“krist,你……”singto嘴中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了krist很快地就将手上的戒指褪去,然后决绝地不带一丝犹豫地就把那枚戒指向后面扔了去。

“krist,你在做什么呢?”singto被这样的krist有些吓到了。

“P'sing,我从来都没有和她订过婚,我已经和她分手了。”krist望着singto的眼睛,无比坚定地说着。

“为什么?”singto从来都没有想过krist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因为我不想将就,因为我爱的是你。”

“什么?”singto似乎只会说这一句话了,他只以为是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他从来也没有想到过自己能等来krist这样的一句话。

先前,其实他一直是在等着的,可是,到了最后,他只等到了krist的那一句和他只是工作关系,preaw的那一句他们已经订婚了,他父亲的那一句不要人戏不分。

除此之外,他什么也没有等来。所以在那无数个孤寂蔓延的日夜里,singto终于对自己说,不要再等了,等不来的。

即便他的心痛的仿佛已经不存在了,即便他是在自欺欺人,即便把自己满心的爱意尽数地隐匿起来很难,可是singto还是慢慢地做到了。

他在暗自的努力着,他唯一努力的目标便是忘了krist。

“P'singto,我爱你,对不起让你等了三年,现在你还愿意接受我吗?”krist的眼睛一闪一闪地亮着,脸上布满的是期待的神情。

而今,他终于等到了,所以,他应该从自己的壳中钻出来,紧紧的握住krist的手,跟着他说,自己也一直爱着他。

不能再逃避了,他已经逃了三年,而这三年来,他的痛苦不见减少,反而更盛了。

本以为时间是最好的药,可谁知道,三年的时光却一点儿作用也没有。

krist是他黑暗世界里的唯一光亮啊,他想他的世界明亮如昼,也想他的世界春暖花开。

爱而不能求的人,求而不得的人,也同样地爱着自己,且并不比自己少几分。这是上帝怎样美好的馈赠啊!

singto终于笑了笑,笑得极为的灿烂好看,似乎一双眸子都盛满了笑意。他一把就把krist拉了过来,嘴唇偏了一偏,对着krist的耳边慢慢地说道:“我愿意。”

krist的嘴角终于扯开了,笑着笑着眼泪却也倏忽地掉了下来,染着哭腔的小奶音就在singto的耳边响了起来。“P'sing,我终于等到了你的这句话。”

singto心里满是愧疚,只好用手抚了抚krist的后背,“krist,对不起,对不起……”

“都怪你,都怪你,你太懦弱了,总是想要逃走。要不是我鼓起勇气向你告白,是不是我们这一辈子都要错过了,都要做朋友了?”krist越说越觉得生气,挣扎着从singto的怀抱中脱身,直接用自己的小拳头一下下地捶着singto的胸口。

“krist,对不起,都是我的错。”singto握住了krist的小奶拳,另一只手覆在了krist的肩上,慢慢地却也快速地把自己的唇贴在了krist的双唇上。

krist所有的埋怨顿时便淹没在了这个突如其来的吻当中了。

krist的牙关像是失了镇守的阵地一般,没有片刻便被singto的舌头攻了下来。

当真是唇齿相依,耳鬓厮磨。

krist被吻的有些失神,似乎险些溺死在这个温柔缱绻的吻中。

一瞬间,幸福的感觉盈满了他的整颗心。

这一次,不再是令人不安的梦了,krist确定的很,却还是想要睁开眼睛想要看看面前的P'sing会是怎样的一副表情。

他悄悄地睁开了眼睛,可是还没来得及看清面前那人的时候,他的眼前再次有温柔的触感袭来,眼前顿时一黑。

他知道,他的P'sing又伸出双手把自己的眼睛遮住了。

“嗷咦,P,怎么又这样啊!”krist终于得了空闲,说出了这样抱怨的话来。

“krist,能不能闭上眼睛啊!”singto皱了皱眉,再次将自己的唇覆了过去。

又是一个深吻。



正文应该算是完结了吧????我也不确定,之后就是甜甜的了
有些舍不得😭😭😭

评论(57)

热度(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