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待到他年彼绿(44)

krist走出那餐厅的时候,就掏出了自己的手机,只是那动作看起来怎么样都有些僵硬麻木。

找到了那个最是熟悉的联系人,他摁下了拨打键,把手机慢慢地靠近了自己的耳边。

“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近乎漫长的等待之后,krist只听到了这如此机械化的女音。

这个他在中国使用的号码,已经不再存在了。krist笑了笑,可是,他现在的手机号他又怎么会知道呢?

突然,krist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他连忙找到了那个尘封已久的,被他藏在联系人列表最深处的那一串数字。

krist也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自己会突然想起这个已经被他的主人遗弃了三年之久的号码,为什么会颤抖着双手拨了过去。

或许他只是想证明些什么,可到底是什么,思来想去,问来问去,krist也并不明了。

嘀嘀的忙声之后,并未传来krist预想中的那个同样的女声,反而是已经接通了的声音。

krist 被吓了狠狠的一跳,他被惊的有些六神无主,话也说不清楚了,一连道出了好几个“喂”。

“你好。”对面只是淡淡地传来这一句。

好听的,熟悉的女声,却让krist听来有些崩溃。

正是慧雅在说话,一片雪白的大脑顿时就变得清明起来了,再没有比此时还要更清晰的时候了。

krist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猛地就挂掉了电话。电话结束的那一瞬间,krist只觉得自己的整个世界都变得无比安静了。

krist重重地喘了一口气,这才端正地把手机放好,慢慢地走回了家。

回到家的时候,他的父亲就坐在客厅里看电视,他只是向父亲淡淡地打了个招呼,就进了自己的房间。

进了屋子之后,他就默默地坐在了镜子面前,一动也不动地,连眼皮也没有合上一下地望着镜子中的自己。

准确的是,是望着自己那一张依旧完好的脸。

为什么?该毁容的是他才对,该受伤的也是他才对,为什么这一切都要让他的P'sing来承担呢?

在镜子里,他似乎是见到了什么好东西一样,闪着异样明亮的光芒。 他有些僵硬地转过眼去,一下子便看见了桌子上放置的那一把水果刀。

没有任何犹豫的,他反而是速速地就拿起了那把看来很是锋利的刀。他此时脑子里满是那团燃烧的很是厉害的大火的影子,以及那一抹被渐渐吞噬的朦胧身影。

那正是P'sing,是P'sing,P'sing在这场大火中几乎失去了所有。

krist的泪眼忽然就有些湿润,他那只举着刀子的手哆哆嗦嗦地伸到了自己的脸前。

“P'sing,你知道吗?以前的你都把我宠坏了……”krist有些泣不成声,面前的刀子也就晃动的更加厉害了。

“krist,你在做些什么?快把刀子放下来!”突然门被打开了,担忧却严厉的话语在寂静的房间内响了起来。

krist回了头,恰好对上了父亲那一双看不清究竟是何意味的眸子。

krist慢慢地放下了刀子,向着父亲一步步地走了过来,“爸,从前你教过我的,说是欠了别人的东西,一定要还的。”krist一字一句说着的时候,还不忘扯开了嘴角,虽然艰难的厉害,可他还是笑了出来。

他父亲的眉头皱的很紧,“你欠了谁的什么东西?”

“我欠了一个人,欠了他很多很多,欠了他一张好看的脸,欠了他三年的欢喜,我想都还给他。全部都还给他,这样我们就两清了,我以后都不会再觉得愧疚了。”krist又举了举手中的刀子,刚刚的笑再也寻不到踪迹,反而已经被满面的哀伤彻底覆住了。

“krist,你说的那个人是singto吧?”半响后,他的父亲终于缓缓地问道。

“爸,你知道吗?三年前,是P'singto救了我,从那个失了火的片场中。就是因为救我,他的一张脸彻底地毁了,毁了。”krist怔怔地说道,一双眸子里满是涣散的神色。

“什么?”他的父亲很是震惊。

“爸,三年前,你究竟和P'singto说了些什么?”krist猛地有些激动。

“我,我没有说什么,只不过是劝他不要人戏不分,说你是要娶妻生子的。”他像是被这样的krist吓到了。“krist,你赶紧把刀子放下来,别伤到了自己。”

“爸,是我人戏不分了。”krist手中的刀子一下子就坠落到了地上,发出了很是刺耳的尖锐的声音。

“爸,还不清了,这一辈子都还不清了……”krist喃喃地说着,猛地就冲了出去。

krist像是逃跑一般地出了家门,他赶紧就招了一辆出租车,脱口而出地就报上了singto家的地址。

敲了好几次门,都没有人应答,他又不敢再打P'singto的电话了,只好蹲在门口等着P'singto的身影。

蹲的双腿都已经麻木没有知觉了,krist被头顶上的太阳晒得有些昏昏沉沉的。

恍惚之间,krist这才听见了一声呼唤,仔细听来也像是自己的名字。

krist有些欣喜地站了起来,迎着明晃晃的阳光,krist这才发现自己眼前的人原来是P'jane。

“krist,你蹲在这里做什么?”

“P'jane,我……”不是不想说出口,而是krist真的就不知道答案。

自己在这里确实是在等着P'singto,可是等来要做什么,krist委实不清楚。

“krist,跟我谈谈吧,就在这里,好吗?”

“嗯嗯。”krist重重地点了点头。

“krist,你爱不爱singto呢?”jane不想再多说别的了,他索性就开门见山了。

“爱。”很是简单利落的一个字。

听到这个答案之后,jane总算是安下了心,“krist,你们生生地浪费了三年的时光。singto啊,其实也是一个傻子,他被自以为是的爱情弄得很狼狈。”

“P'jane,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呢?”krist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jane笑了笑,“krist,你也是一样,一样的是个傻子,都是被爱情愚弄的傻子。”

krist扬起了脸望着jane,一脸的不明所以。

“krist,很简单,你爱着singto,singto也爱着你,那你们为什么不在一起呢?”

“P'jane,怎么可能?P'singto怎么会爱着我?”krist摇了摇头。

“krist,他要是不爱你的话,脸上的那道伤就不会有了。”

“可是,可是那次,他分明就拒绝了我的。”preaw和P'jane都这样说了,可是krist还是不敢相信。

“他只是怕,怕你只是因为他救了你才愿意接受他。他不想要你报恩,他不想要你将就,他什么都不想要,他只想要你好好的。”jane的脸色也变得沉重起来。

还未等到krist的回应的时候,jane又加了一句,“这是singto亲口跟我说的。”

“报恩?不是的,我不是这样想的。”krist连忙摇起了头。他这才明白为何那一夜P'singto会推开自己,那是自己刚知道P'singto为自己受了伤的时候,自己那突如其来的告白一定是让他误会了吧。

误会自己是无奈,是报恩,是将就。

哪里会是将就啊?从头开始,自己就一直喜欢着他啊! 

“krist,这话你跟我说,可是没用啊!”

“可我找不到P'singto在哪里。”krist很委屈地说道。

“我这里有他的定位,我带你去找他。”P'jane扬了扬自己的手机,很是得意的说道。

“还是算了吧。”krist的眸子只是明亮了一瞬间,忽尔又暗淡了下去。

“为什么不去啊?”P'jane有些恨铁不成钢。

“他现在正和慧雅在一起,我不想去打扰。”

“嗷咦,krist,他们只是去工作了!你不要多想!”P'jane有些气不过了,恨恨地给了krist一个爆栗。

评论(21)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