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待到他年彼绿(43)

当krist昏昏沉沉地醒来的时候,就看到自己的手机一直在亮着。

他揉了揉惺忪的双眼,打开一看,这才看见是preaw给自己发了信息。

“krist,我有事情要跟你说,有关于P'singto的事情。”

krist的眼睛立马就睁大了起来,整个人身上的困意也全都消失不见。

望着那条发来已经多时的信息,krist一下子怔了神,直到手机屏幕黑了好久,他才再次地打开手机,只是默默地打出了两个字。

——好的。

几乎是在一瞬间,preaw便有了回信。手机再次亮起来的时候,倒真的把krist吓了一跳。

preaw已经把时间和地址发了过来。

krist赶到那家餐厅的时候,已经看见了preaw端正地坐在那里,等待着自己。

他突然就觉得preaw有些奇怪,从前的每次约会,她都不会来的这样早的。

如此看来,倒像是来赴与自己那最后一场约的。

“preaw,你怎么来的这么早啊?”krist笑了笑,坐在了preaw的对面。

同时,他也把自己脑袋中所有的念头都消散去了。

“我也是刚到,你不也来的比约定时间要早吗?”preaw的脸上却没有笑意,有的只是沉重的面色。

krist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只是觉得面前的preaw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preaw,你说……”krist有些欲言又止。

还未等krist问完,preaw就开口说道:“krist,你真的忘了吗?”

“什么?我忘了什么?”krist满脸疑惑,不知道她在问些什么。

preaw轻轻地喘了一口气,似乎像是在做着一项很是艰难的决定。

“krist,三年前,你拍了一场失火的戏。那一场戏由于工作人员的失误,你险些葬身在火海中,这件事你忘了吗?”preaw的声音隐隐地在颤抖。

“preaw,你怎么突然提起这件事来了?”krist微微地皱起了眉,这件恐怖的事情,他实在是不想回忆了。

“那你知不知道,救你出来的人是P'singto。”preaw顿了一顿,又接着说道。

“什么?怎么会?”krist的脑子在嗡嗡作响着,似乎preaw说出来的那句话,不是那埋藏在时光中的真相,而是最伤人的谎言。

krist这才猛然想起,那个总是纠缠着自己的梦魇,熊熊燃烧着的大火,被火困住不能呼吸的自己以及那个隐隐约约、朦朦胧胧伸出双手的身影。

原来是P'singto,原来是他,一直都是他………

“为什么?为什么我从来都不知道?”krist面上溢出痛苦的神情,嘴里不住地呢喃着。

“为什么P'singto要瞒着你,这个你或许只能问问他才会知道了。”preaw有些无奈地摆了摆手。

krist的脑子猛地一激灵,似乎是有东西在他那迟钝且雪白的脑子中拼接起来了。

“所以,所以P'sing脸上的伤……”后面的话krist的嘴唇饶是动了多少次,依旧还是说不出来。

“这只是我的猜测,毕竟这一切都太过于巧合了,难道不是吗?”preaw有些不忍心去看眼前那呆滞的人。

“对,你说的对,巧合的有些吓人。”krist望着面前那杯冷掉的咖啡,喃喃道。

怎么会是这样?难道一个人真的可以为自己的朋友付出这样惨痛的代价吗?

krist怎么想也想不出个答案。脑子里反而变得乱乱的,像是松散了的一团团毛线,理不清个头尾与始终。

“这些事情,P'jane也许会知道的更多。”

“谢谢你,preaw,可是,你为什么会跟我讲这些呢?”krist的视线突然直勾勾地望向了preaw,他并非觉得preaw是在骗自己,只是觉得有些不可置信。

今天的preaw简直有些奇怪。

沉默了半响后,preaw这才慢慢地开口,“krist,我认输,向P'singto认输,向P'singto对你的爱认输。”preaw死死地握住那杯已经不能给她任何温暖的咖啡。

“你这是什么意思?P'singto的爱?他对我哪里有爱情啊?他对我从来都只是友谊啊!”krist再也做不出来一抹笑,饶是苦涩的笑,也实在是难为。

看见krist此时的模样,preaw不禁笑了笑,“krist,我该是说你聪明,还是说你傻呢?”

krist这才扬起了头,有些不明所以。

“如果这都不算是爱情,那究竟什么才能叫做爱呢?从前,我以为自己很爱你,可是当我那天看见P'singto脸上的伤的时候,我才知道,他对你的爱在三年前就已经那样浓烈了。”preaw淡淡地开了口,像是说着一件与她毫不相干的事情。

如果忽略了她心底的那抹痛意的话,那这事情真的就和她没有任何干系了。

“preaw,不是的……”krist不住地摇头,却不知道自己还该说些什么。

“krist,我爱你,可是却没有P'singto那样的深,你也爱着他,我都知道的。所以,我愿意退出,我不愿意做那种无趣的人。这就是我今天才会对你说出这番话的缘由。”

“preaw,谢谢你,谢谢你……”krist已经没有了思考的能力,只能随着preaw的话做出反应。

可是,krist还是不相信P'singto居然是爱着自己的,而且还如preaw说的那般,爱的那样的深切。

krist是不敢相信了,他也曾经相信了一次又一次,也曾大着胆子,厚着脸皮试了一次又一次,可他得到的又是什么呢?

除了P'singto一次又一次地拒绝,以及自己的那颗心一次又一次地冰冷之外,他还得到了些什么呢?

一切都不过是他的自作多情罢了,这一点,是他的P'sing亲自为他证明的。

他的心,现在仿佛已经坠入了不见天日的深渊中了,再也生不出从中逃脱的希望与勇气了。

“krist,你别谢我,你别怪我,我做了好多错事……”preaw垂丧着一张脸,埋首说着。

“什么?”krist仿佛没有听清一般。

preaw将三年前她所知道的一切都说了出来,一字一句地说了出来。

原来三年前preaw为自己买的戒指,她自己也有一个,戴到了P'singto的面前,谎称这是他们两个人的订婚戒指,说他们已经订婚了。

原来三年前preaw也曾找过自己的父亲,让父亲去找P'singto谈一谈,谈的什么话,preaw也不知道。

原来三年前自己小心安抚过preaw的话语,说是自己跟P'singto什么关系也没有,只不过是工作伙伴罢了。这些话,都被恰巧经过的P'singto听到了。

原来,三年前他的P'sing经历了太多他都不知道的事情。

那是不是,是不是就可以说,三年前的P'singto是爱过自己的呢?

preaw话音刚刚落下的时候,krist只听到了自己的心叫嚣着疼痛的声音,细微却又清晰的很。

P'singto,如果三年前我就能抓住你的手,狠狠地抓住,不放开。那样的话,你受的伤害会不会少一些?漫过的痛意会不会轻一些?

“krist,你会不会怪我?会不会怨我?我做的错事太多了。”preaw小心地问道,眸子里还是隐隐的有着一丝期望。

她怕krist就此恨自己,以为自己是个3坏女人。

其实,在爱情面前,谁都是一个可怜的人,谁也都是一个被蒙蔽了心智的人。

半响之后,krist才缓缓地说了一句,“不会,preaw,对不起。”

krist站了起来,慢慢地走向门口,推开了门,没有再停留,也没有再回过头。

preaw,这次是真的再见了。krist在心里悄悄地想道。

评论(23)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