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待到他年彼绿(42)

“krist,你,你说什么?”singto愣怔地问道,满面皆是不可置信的情色。

而krist却像是没有听闻一样,似乎早就料到了singto会是如此的反应,他只是慢慢地扬起了双手。

正当singto那惊异的情绪还没有从刚刚的那个吻解脱的时候,他就只感觉自己的脸上似乎落下了很是轻柔的触感来。

不,更准确的应该说是他脸上覆有伤痕的那块地方。

singto刚一抬眸,就瞧见了krist那满面的心疼。

krist有太多的问题想要询问了,可是6他的视线刚一触及singto那道伤疤的时候,所有的话就只化作了两个字。

“疼吗?”

满含心疼,只是这单单两个字,singto还是听出了其中那蕴着的颤抖。

singto只是摇了摇头,但只是因为krist这不明意味的触摸,singto的脸顿时没了温度,像是一块僵冰一般。

他害怕,一直都在害怕着这伤疤被人触摸。

“P'sing,我都听到了,你的脸是为了我的原因才变成这样的吧?为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krist依旧颤抖着声音问道。

singto死死地咬住自己的双唇,整张脸都泛着吓人的苍白,什么话也没有说出口。

krist见到singto的这副样子,只觉得自己心里不断的有悲伤愧疚的情绪涌了出来。

他的手缓缓地垂了下来,寻到了singto那只泛着凉意的手,紧紧地握住,然后十指紧扣。

仿佛这样,他的P'sing就会知道他心里到底有多难过,有多愧疚,有多喜欢他。

“对不起,对不起,P'sing,对不起……”krist嘴里只余下了道歉的呢喃。

或者说,他现在就只会说出道歉了。

“krist,不用,不用道歉。”半响后,singto那沉默的嘴中终于有了只言片语。

“P'sing,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krist慢慢地扬起了脸,用着一种极近虔诚的表情望着singto,再次鼓起勇气问了一遍。

singto的眸子里隐隐的有痛苦的神色闪过,极其迅速,迅速到便是一直与他对视的krist也没能捕捉到。

在他脑子一片空白的时候,很是庆幸的是他还能想到父亲那日曾经对他说过的那句话。

真的是很庆幸,在面对krist那一双有些恳求的眼睛的时候,在他听到他这一辈子最想krist对他说的这句话的时候,在他心动想要点头的时候,他居然想到了这一句话。

这真的不知道是上天的警醒还是上天的愚弄?

这句话并不是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却更像是一支支利箭,每一支都那么精准地刺入了他的心房,让他痛的几乎喘不过气来。

他悄悄地抽出了自己的手,一点一点地与krist的手交错相离。“krist,对不起,我不能……”singto满脸都是为难。

可在krist的眼里看来,P'singto的那副模样分明就是不知该如何拒绝的情态。

“P'singto,你不用说了,你要说的我都知道了。”krist用尽自己的力气笑了出来,他也不知道自己的这抹笑是否染上了凄凉。此时此刻,他还哪里讲究上这些呢?

这样还能笑出来于krist来说已经是件很难很难的事情了。

krist只好这样打断了singto将要说出来的话,一字一句地亲耳听着singto说出拒绝自己那颗终于有了勇气的心的话,倒还真的不比死了轻松几分。

既然singto觉得为难,那由自己亲手来打断,这样想来也是最好的结局了。

krist没有坠下眼泪,想哭,却死力地憋着,直到那一颗颗滚烫的眼泪重新流进冰凉的心中。

krist嘴角处的笑容又漾开了一些,他一步一步地走向了singto。

步履沉重,一声一声地都打在了singto的心上singto忽然生出了一种错觉,只觉得面前愈发靠近的krist更像是一具行尸走肉,再寻不到半分的生机。

就当singto还没有想个明白的时候,他的眼前就只剩下了一片漆黑,轻柔的触感似乎再次袭来,只不过这次是落在了他的双眸。

是krist,是krist用手覆住了自己的眼睛。

“krist……”singto不知道他到底要做些什么。

忽然,他那讶异的话语顿时便被淹没了,他什么也说不出口了,就连挣扎的动作也忘记了。

他的嘴上,熟悉的感觉再次涌来,他知道,那是krist唇的味道。

黑暗之中,singto不会看见krist是怎样慢慢地俯下身,又是怎样绝望地伸出双唇,怎样决绝地吻住自己的。

霎时间,krist眸中还未来得及消逝的泪水再也忍不住了,顺着没有血色的脸颊一路流进singto的唇上的。

未尝得到从前的甜美,singto嘴中泛起的全是苦涩。singto这才知晓,krist这是哭了。

就当singto想推开好好问问krist的时候,那个轻轻的吻就已经结束了,很轻很浅,更像是不曾存在过一般。

只是束缚在自己眼前的那只凉的有些骇人的手依旧停留在原处。

“P'singto,再见。”

感受到krist的唇在自己的耳边停留,他的耳朵本来是酥酥麻麻的,可是在听到了krist这样的一句话之后,singto只觉得双耳疼痛难耐。

眼前得到光明之后,krist已经匆匆地跑了出去,寂静又空旷的屋子里只留下了推门又关门的声音在回响着。

突然,手机短信的提示音响了起来,singto麻木地点开看了一下。

“krist最近的状态不是很好,你千万要照顾好他。”

这正是moon思虑了好久才决定发给singto看的。

singto看完之后,眉头皱的紧紧地,也没有再多想,赶紧就推门追了出去。

singto找了好久,才在一条寂静无人、伸手不见五指的小巷里找见了krist的身影。

彼时的他,身穿着最单薄的衣裳,瑟缩在无尽的黑暗中。

便是那隐隐的抽噎声,那团止不住颤抖的黑影才能让singto找到了他。

“krist……”singto慢慢地走了过去,小声地试探地问道。

没有人回答,回答他的只有那绵延不断的哽咽的声音。

“krist,我送你回家吧。”singto有些无奈地说道。

依旧寂静如初,可singto却听见了婆娑的动静,借着手机那微弱的光亮,他似乎是看见krist站了起来。

然后,从他的面前静悄悄地走过,似乎是没有觉察到singto这个人的存在一般。

singto早就猜到会是这样,压抑住自己心里的那抹苦涩之后,他只好也是静悄悄地跟在了krist的身后。

krist走一步,他就跟一步,krist停一会儿,他也就停一会儿。

krist也不去理会singto,一路安静地走回了自己的家。到了家门口之后,他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就开了门,冲进了屋子内,然后直接躺在了床上。

他不会知道的是,singto在他的窗子下,站了一整夜,直到天色将明的时候才默默地离去。

相信我,这一次不会虐很久的啦

评论(31)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