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待到他年彼绿(40)

下一章目测有吻戏,今天没事,但是否双更,看心情喽!!!🤔🤔🤔
评论见呦!!!


krist一路跌跌撞撞地跑进了厕所,坐在那马桶上,死死地锁上了厕所的门。整个人蜷缩在那狭小的空间里,止不住的发抖。

“慧雅,我先去一趟洗手间。”singto慢慢地起身。

慧雅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singto刚走进厕所的时候,手机就响了一下,他关上厕所的门,慢慢地打开手机,原来是P'jane给自己发了语音。

“singto,你回泰国来了?”

脑子一片雪白的krist听到这个名字,整个人立马就僵住了,别说颤抖了,便是连大气也不敢喘上一口了。

P'singto是在自己隔壁吗?krist愣了愣,慢慢地就把自己的一双耳朵竖了起来,整个人也往墙边靠了一靠。

“对,我回来了,父亲出了一点事。”singto回复了过去,也是语音。

krist瞬时间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在悄悄偷听的可恶的人。可是他却并不后悔,也许只有用着这种方法,krist才能听到singto的真心话,才能更加了解他的情况。

真是有些讽刺。

“singto,你脸上的伤要不要去治一治?我认识的有医生,你可以去试一试。”

krist听到此处的时候,心似乎也跳的快了几拍。他急忙捂住自己的胸口,生怕自己的心跳声会泄了出来,暴露他的踪迹。

半响后,等待的似乎很是漫长,krist这才听见了singto的回答。那就是不必了,不必去治了,他已经习惯了。

jane发出的一声轻轻的叹息绕过了singto,krist竟然也能听的很是清楚。

“你后悔吗?为了krist做到这样,自己的脸都毁了,还不得不退出了演艺圈,三年前,为了krist发生的一切,你可后悔吗?”

krist的心缓缓地下沉,似乎跳动的也不是很厉害了,jane的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把把利剑一样扎在了krist那本就迟钝的心上。

疼痛难忍,却又不得不自己孤独一人承担。

P'singto脸上的伤是因为自己?怎么会因为自己?krist顿时就有些恍了心神,这怎么会?自己怎么完全不记得这事情?

原来他的P'sing又跟他撒了一个谎,krist嘴角边不由得溢起了一缕薄薄的惨笑。

他的P'sing从来都在骗着自己,什么都不说,他的P'sing对他一句真心话也没有。

krist此时的心情不知是喜还是悲,他的P'sing为了自己,竟付出如此惨痛的代价,是不是就可以说自己在他的心里和旁人有着稍许的不同呢?

可,可也许只是朋友呢?一切都只是朋友之谊呢?又是那该死的,令人崩溃的朋友之情!

也许就是因为当时singto为了友谊的一时冲动,做了这样的错事,日后想起的时候,才会后了悔,恨了自己,不愿意见自己。

一时间,krist的脑袋里一同地涌进了这良多的想法,他不知道,也不清楚到底哪一种想法才在这惨薄的现实中做了真。

耳朵贴在那冰冷的墙壁许久后,krist都没有等到singto的答案,良久后,krist才隐隐地听见singto那喑哑无奈的声音迟钝地传了过来。

“P'jane,别问了。”

听,又是这样逃避的答案,可krist已经从singto那话语中蕴含的无奈听出了他那深深的后悔。

后悔他三年前为自己所牺牲的,尽管他并不知情,后悔与自己的相识,大约是连他们彼此的相遇都在后悔。

是啊,若是没有遇见,是不是这之后所有一切痛苦的事情就都不会发生了?krist这样问着自己,问着问着,就连他自己也在后悔起来。

krist的心渐渐地冷掉了,他的全身也抑制不住地冰凉起来,他仿佛跌进了一个冰窖中,那里没有阳光,没有生机,也没有他的P'sing。

有的只是那暗无天地的黑暗与寒冷。

“好,那我们以后见个面吧,我们很久没有见面了。”

“好。”singto没有拒绝,然后悄悄地推开了门,走了出去。

隔壁传来的那很是清楚的推门声令krist的心智才稍稍地有了几丝清明。他的P'singto应该是走了。

察觉到krist已经去了卫生间很久了,可moon还是没有等到他回来。moon不禁有些担忧,连忙赶去了卫生间,在厕所门口徘徊了好久,也没有见到krist的身影。

正当moon在焦急地等待的时候,门口突然出来了一抹熟悉的身影,moon也没太在意,只是觉得那人仿佛是似曾相识。

moon又着急地等了几分钟,这才猛地不经意想起刚才的那人不正是singto吗?

moon的心猛地一愣,再也顾及不了太多,连忙地就跑进了厕所中。

只有一个门是紧紧锁着的,moon确定krist就呆在这里面。她赶紧就敲了敲门,有些惴惴不安地唤着krist的名字。

却没有任何声音来应和,moon的心一下子就慌了起来。

“krist,你在里面做些什么呢?你赶紧出来好不好?”到了最后,moon的声音也有些哀求起来。

“P'moon……”突然,一声颤抖着的满是令人心疼的声音悄悄地从那扇门中传了出来。

moon的心开始痛了起来,这样的krist,她哪里是见过的?不过任凭是谁听到了那一声呓语,心痛的都会漏跳了一拍吧。

“krist,我在,我在,你到底怎么了?”moon赶紧应道。其实,她的心里隐隐约约也猜出了一星半点。 

大约还是与singto那个人有关吧。

“p'moon,我真的好累啊……”同样语气的一句话再次轻飘飘地传进了moon的耳朵中。

“krist,有什么话你先出来,出来再说好吗?没有什么是熬不过去的。”moon一听到这话之后,心慌的更加的厉害了。

只是再没有人应和她。

moon又猛烈地敲了敲门,里面的人像是消失了一般,moon把耳朵贴到了门上,竟然连krist的一次呼吸声都没听到。

moon被吓坏了,赶紧跑了出去,想要找到singto的踪迹。

如果是singto过来劝krist的话,这样会不会好一些?moon如果不是被krist逼得没有办法了,她也不会想出这样的主意来。

moon没找多久就看见了singto的身影,自然也看见了他对面的慧雅。

霎时间,moon似乎是知道了krist会如此的缘由了。

没有任何犹豫的,moon就跑到了singto面前,“singto,krist出事了,你跟我来,救救他,好不好?”moon哀求地说道。

对于moon的突然出现,singto被吓住了,“什么?krist怎么了?”他匆匆地站了起来。

“你跟我来,快点儿跟我来……”

“慧雅,抱歉。”singto来不及对慧雅说出太多的话,就匆匆忙忙地跟在了moon的身后,快速地跑了起来。

只留下慧雅一个人,满面怅然的神色。

“krist一直呆在厕所里,也不愿意出来,最开始跟他说话的时候,他还理我,可是现在他一点儿声音也没有了。”在厕所门口,moon暂时地停了下来,对着singto讲了讲大概的情况。

“他一直都呆在这里?有多久了?”singto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好久了。”

singto的心缓缓地下坠,那是不是,刚才他与P'jane发的那些语音他都听到了?singto赶紧就冲进了厕所里。

moon指了指那扇门,示意krist就在那里面。singto微微地愣了愣,krist一定是听到了什么。

“krist,先出来好不好?”singto敲了敲那门。

厕所里的krist听到了singto的声音,不由得怔了一怔,却还是没能说出话来。

“krist,你怎么了?你先出来,好不好?”singto一遍遍地恳求着。

“P'singto可有过后悔?”突然,一声糯糯的声音传了出来。

这是krist纠结了许久才大着胆子问出来的。

singto敲门的动作一下子僵住了,他果然是听到了,不是吗?

“krist,你先出来,出来了我就告诉你。”

不消片刻,开锁的声音在寂静的卫生间里响了起来。那扇小小的门,终于开了。

门刚开的那一瞬间,singto便看见了蜷缩成一团的krist,面色还苍白的很,像极了被冻坏的小野猫。

singto心疼的难以忍受,一下子就冲进那厕所之中,抓住了krist的手,轻轻地在krist的耳边呢喃道:“跟我走吧。”

krist那涣散的双眸这才有了一丝光亮,一瞬间,他竟然有些恍然,觉得自己又是在做梦。

可是手上那温热的触感清清楚楚地告诉他,他的P'sing是真的来了,出现在他的面前。

“P'sing,你来了?”krist眯了眯眼,笑了出来。

singto小心地蹲下身子,用着毋庸置疑的语气说了一句,上来,我背你。

krist很听话,乖巧就地爬了上去,真的是很是宽厚的触感了,一瞬间把krist的那颗枯槁的心唤回了几分生机。

moon也没有阻拦,只是静静地看着singto把krist背走了,她又哪有权利去阻拦呢?

评论(52)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