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待到他年彼绿(39)

开头话,本来是想写多一点的,可是一统计字数的时候,马上都3000字了,就此停住吧。
三更也不是没有可能的,看心情吧。


“P'singto,你终于回来了,这里不太适合说话,我们还是去附近的咖啡店吧。”preaw转回了身,淡笑着说道。

“不必了,我认为我们之间其实没有什么好说的了。”singto淡淡地拒绝着,他可不认为自己与preaw有着能坐在咖啡店的对面谈事情的情谊。

“怎么会没有什么好谈的呢?难不成P'singto就不怕被人瞧见,染上些什么闲言碎语吗?”preaw故意这样说道。

singto没有了办法,她说的也不是没有几分道理的。singto只好同意了她的建议。

在去咖啡店的路上,两个人虽然走着同样的道路,可是心里却各自有着自己的想法,一路上都是无言。

刚刚在咖啡馆坐下来的时候,singto就率先开了口。他不想与preaw多呆在一起,多一秒他也不愿意,他们两个人本来就没有什么好说的,绕不过的始终只有那一个名字——krist。

“preaw,我觉得你真的没有必要来找我的,你和krist在一起过的那么好。”说到此处的时候,singto的语气虽然听不出什么不同,可他还是微微地垂下了眸。

听到singto说出来的这句话之后,preaw脸上的神情未有什么变化,依旧是那一抹无懈可击的浅笑,只是没有人会注意到,她握住咖啡的那只手募的大了几分力气。

“是啊,我们过的很好,可是你为什么要回来呢?你当初不是已经答应过我了吗?”

“preaw,这是我自己的选择,与任何人都没有关系的。我回来与你不相干,我的离开也并不是因为你的那几句话。”singto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更不是因为krist的原因。”singto说罢之后,不由得又在后面加了一句。

每个人的一生,从来就不是为了一个人活的,除了所爱,他拥有的以及在乎的还会有很多。

“很好,P'singto,我信你,我也并没有多说什么。因为krist的心一直都在我这里。”preaw挑了挑眉,娇俏地说着。

singto的眸子又低了一些,低到preaw已经瞧不见他面上的表情。他什么也没有多说,只是慢慢地尝了一口面前的咖啡。

preaw也不想再说这种谎话了,她也觉得这样没有什么意思。

为着这份爱情她已经足够卑微了,若是再因此说出了这样令人难堪的谎言,那么她简直就忍受不了了。

“P'singto,你脸上的伤……”preaw其实在开口之前就一直在犹豫,她有些期盼着这答案,又害怕着,害怕singto将要说出来的话将会印证她自己的那个猜测。

可她还是问了出来,她想知道,疯狂地想要知道,当她在苏梅岛的那个旅店中再遇他的时候,她就想问出口的,只是现在才有了机会。

singto听到preaw那有些迟疑的问话之后,手中的那一杯咖啡就再也送不到嘴边了,轻轻地放下那杯子之后,singto已经想好自己的措辞。

还未说出来的时候,singto便又听见了对面的preaw用着近乎颤抖的声音问道:“P'singto,你脸上的伤不会是因为那次的事情吧?”

singto手指的关节都被他自己攥的有些生疼,泛起了苍白的颜色。“不是,你想的太多了,怎么可能呢?”

悄悄地,singto似乎听见了自己心底仿佛有个人在轻笑着。

说出这样的谎言,他并不觉得委屈甚至是遗憾,反而觉得是轻松。

如果用他一个个的谎言,能为krist堆砌出一个没有伤害的美好的城堡,那么singto认为自己是万分愿意的。

“可是这也太巧合了,难道不是吗?任凭是谁,都会这样想的。”preaw轻轻地摆弄着面前的杯垫。

“preaw,我脸上的伤不过是意外,这个答案,想必你也很乐意听到吧,至少你不必不安了。”singto的语气似乎带上了些毋庸置疑的肯定。

“preaw,我还有事情要忙,先告辞了。”singto缓缓地站起身。

preaw也没有说出什么阻拦的话语来,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

singto本来迈出的步子忽然就停了下来,卡在心里许久的话终于还是被他小心翼翼地说了出来,“preaw,你要和krist好好的,他真的很爱你。”

preaw是从来没有想过singto会说出这样的话,她有些预料不及,只得愣愣地点了点头,说了一声“当然。”

singto听到了preaw肯定的回复之后,似乎才安心地走出了咖啡馆。

只要他的krist好,那他也就不觉得有什么不舍得了。他对krist的爱,向来都是成全。

因为爱,所以singto才在时光的流逝之中学会了放弃与成全。

singto走出咖啡馆的时候,还未落下的阳光恰好就扑了他满面,照的他全身都暖暖的,singto从未觉得从此安心过。

没过多久,singto就接到了公司的电话,说是赴泰的员工已经到了泰国,而他此时就在在泰国,接机会比较方便。还说不出什么意外,再过几天,singto就可以上班了。

当singto匆匆赶到机场等待的时候,便看见一抹熟悉的身影向他的方向走了过来。

正是他在中国交到唯一的一个好朋友——慧雅。singto从没想过会在泰国与慧雅再次相见。

慧雅也见到了singto,笑了笑,脚下的步子像是生了风一般,只是一瞬间,似乎就绕过了熙熙攘攘的人群,来到了singto的面前。

“singto,好久不见啊!”

“对啊,慧雅,真的是好久不见了。”

“singto,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几位都是和我一起来泰国工作的同事,以后我们就要一起共事了。”

singto瞧了一瞧慧雅身后的那几个人,却发现全部都是男人,没有一个女人的身影。他一个个地向着他们打了招呼,又把他们几个送回了酒店。

收拾好一切之后,慧雅半是认真,半是开着玩笑说道:“singto,你总要尽一下地主之谊吧,带我尝一尝你们泰国的美食吧。”

“好啊。”singto没有任何犹豫地就答应了。

当krist收工之后,天色还早,moon想让他放松一下,便提出建议,说是要请krist吃一顿饭。她自然是没有说出这个理由,因为她怕krist会就此多想。

krist没说什么就应下了,乖巧地跟在moon的身边,一言不发。

刚刚走进那餐厅的时候,krist就跟moon说了自己肚子不舒服,想去一下洗手间。

moon也没有多想,欣欣然就同意了。

krist一路上东张西望寻找厕所的时候,不小心就瞥见了两个有些眼熟的人影。

singto的背影,他是再也熟悉不过了的,而那个坐在对面笑得似乎很是欣喜的人,远远地望了过去,不正是那个远在中国的慧雅吗?

krist最初只是觉得自己瞧错了,这样远的距离真的是有可能瞧错的。可他到底要站在原处瞧上多久才能骗得过自己呢?

整个身子再次僵硬起来,慧雅怎么会来到泰国呢?他们两个究竟是什么关系呢?krist满脑子里溢出的都是这些疑问。

可是讽刺的是,半响后,他的脑子一片雪白,他这才想起,这些疑问,这两个人,又与他有什么关系呢?

自然是什么关系都没有的,唯一的关系便是他们是不太6熟稔的朋友了吧。

若是在以前,krist也许会走上前去故意捣乱他们两个人的约会,可是现在,现在他早就失去了这样的勇气了。

没有用的,什么用处都不会有的。

原来在时光这样残忍的对待之后,他早就成为了一个胆小鬼。他害怕,害怕走到了人生的终点的时候,他和singto连朋友也算不上了。那时候,他们将成为两个真正的陌生人。

就在krist觉察到了慧雅的视线即将探过来的时候,他连忙别过了眼,匆匆地跑开了,跑进了洗手间中。

“慧雅,你是看到了什么吗?”singto对于慧雅的不对劲有些疑惑。

“没,没有。”慧雅摇了摇头,没再多说些什么。

评论(37)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