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待到他年彼绿(38)

是否双更,看评论呦!!!😬😬😬

krist从苏梅岛回来之后,神情就变得愈发恍惚了,回到家里,饭也没有吃,就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倒头就睡。

又做了那个相同的噩梦之后,他只是汗意涔涔地醒过来,也不惊呼。

醒过来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倦意了,只是睁着一双无神的眼睛,呆滞地望着上面的天花板。 

偶尔也翻个身,瞧一瞧那一扇小窗透过来的夜色,深重的令人喘不过气来。

就这样一夜无眠,他亲眼瞧着夜色一点点地泛出了霞光,然后天就缓缓地亮了。

只是,他的天空何时才会亮起来呢?

大约6点的时候,krist就起来了,今天的他要进到剧组中,要拍一天的戏。

这样真好,好到他的脑子终于没有空闲来胡思乱想了。

krist只觉得自己渐渐地活成了一个哑巴,或者更应该说是活成了一个木头人,无悲无喜。

krist就这样顶着一双泛着青黑色的肿眼进了剧组,moon很是担忧地问了问他,问他是不是没有休息好。

krist只是点了点头,“没事,拍戏是可以的。”自己只不过是没有睡好觉,并没有什么大碍。

moon还是有些担忧,却也没有多说些什么,只是让krist赶紧去准备准备,今天的戏很早就要开始拍了。

今天的戏是一场在楼顶上告白的浪漫戏码,krist扮演的男主要向女主表露心迹,兜兜转转之后,他们还是在了一起。

他们终于算是有了个甜美的结局,可这终究只是戏折子上被人精心编排过的戏,是世间最不可轻信的谎言。

人生,若真的有这剧本上的那二分之一的完满,那世界上不知道多少失意人要就此消失无影了。

krist望着面前那写满了谎话的剧本,不由得笑了笑。全都是他求而不得的话,想那个人对他亲口说出来的话。

可是马上他将对另一个不熟稔的女生说出来。

“krist,你准备好了吗?要开始拍了。”

“好。”krist浅笑着回应,悄悄地放下了剧本。

“sheri,我喜欢你,喜欢你已经很久很久了。”

“那你之前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之前为什么会离开?”对面的女孩明显的一愣。

“我离开你是因为我们不能在一起,我害怕,害怕我们……”台词背到这里的时候,krist只觉得自己的脑子一片空白,全身僵硬无比,就连此时他应该做出的那抹悲伤的神色他也做不来。

“卡!”导演也在此时恰好地叫停了,krist那紧绷的身子终于有了一分的松弛。

那导演只是把moon叫过去了,krist心里也知道,是自己演的不够好,导演才会叫停的。

krist望着楼顶最边缘的地方,目光撤不出来,反而愈加的坚定了。他的大脑早就不再运转了,所以他所有的动作都是跟着心走的。

他的步子没有半分迟疑地便向着楼顶走去,一步一步,像极了临死之人去赴这世上最后的一个约。

没人注意krist究竟在做些什么,也没人察觉到krist的不对劲,他们依旧在说说笑笑。

所以,只有krist一个人是孤独的,孤独的有些可怕,孤独的心已经慢慢凋零了。

导演把moon叫过去无非就是想问一问krist最近是不是没有休息好,他拍戏的状态似乎不太好。

道完歉之后刚转过身来就看见krist自己一个人现在楼顶的最边缘的地方,不知道是在做些什么。

想到刚刚导演对自己说的,krist的状态不太好,moon一下子就心慌了,连忙大叫道:“krist,你在做什么呢?赶紧下来!”

还好,krist似乎是听到了moon的话,他慢慢地转过身,冲着moon笑了笑。

moon却看的更加的胆战心惊了,那个笑容,moon说不清也想不明白krist究竟藏的是什么样子的意味,单是krist在那边缘的地方转过身来这个动作就足以让moon提心吊胆大半天了。

“P'moon,我在这里看风景呢,原来站的高一些,风景真的会好看一些。”

“krist,风景看够了就赶紧回来吧,还要拍戏呢。”

“不想拍了。”krist垂着眼说道。

“为什么不想拍了?”

“都是假的,是骗人的。”krist摇了摇头,步子又往前了一步。

moon更加的着急了,“krist,你怎么会这么想呢?赶紧下来,真的很危险!”

“P'moon,我有些累了呢。”krist微微地闭上了眼睛,似乎吹着风会让他那颗不安的心稍微地安定一些。

“krist,你累了,我们就回去休息好不好?你不想不拍戏了,那就不拍了,都依你。”

半响后krist终于悄悄地睁开了眸子,“P'moon,我是骗你的,以后我不想工作的时候,就用这一招来唬你。”krist笑得特别的灿烂,仿佛刚才的那副模样不过是moon的一场错觉一样。

“krist,你……”moon也不知道到底哪一面的krist才是真正的他。

krist终于慢慢地向着中央的位置靠了过来,moon那颗悬着的心这才渐渐回归了原处。

导演也被krist吓住了,也不敢在楼顶上拍戏了,只好把地点换成了别的地方。

导演本来是想让krist好好休息一下再来拍戏的,只是krist不大愿意,坚持着自己可以拍下去。

勉勉强强地,krist总算是拍好了这一条戏。

从苏梅岛回来之后,父亲也没有多问他在苏梅岛如何,singto就也没有这么心虚了。

“singto,这几年我也没少打听,总算是打听到了一个治烧伤还不错的医生,你回来去瞧瞧吧。”

“爸爸,不用了,都三年了,这疤痕应该去不掉了。”singto淡淡地拒绝道。

singto心里深处其实是不想去掉这疤痕的,因为这疤可以算是时时刻刻尽心尽力地提醒着自己三年前发生的所有事情的最好凭证了。

因为这疤痕的存在,singto才有忘记从前的决心以及离krist远远的勇气。

刚出了医院之后,singto就接到了boss的电话,说是他不必辞职的,公司正好想把业务拓展到泰国,在泰国的分公司马上就要开业了。最近还会派几个员工赴泰,还说像singto这么好的摄影师他可不舍得放掉。

singto笑着应答了,正好他最近想着要去找工作呢。

日子最近过的真的是越来越好了,如此看来,上天也是会怜惜自己几分的。

刚刚走到门口的时候,singto就看见了preaw正在自己家门前徘徊呢,似乎是等了很久了。

终于,她终于还是找了过来。其实她要说的话,singto都知道的。无非也就是和三年前她曾经说过的话大同小异。

她说的自己也做到了,甚至还离开了泰国,她还想让自己怎么做呢?singto皱了皱眉,还是走了过去。

“preaw,你想说些什么?”

评论(41)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