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待到他年彼绿(37)

真的希望风风雨雨都能赶紧停下来~~


preaw一走进来的时候,就看见了krist 站在阳台附近,除了面色有些苍白之外,其他都与她离开的时候,没有什么不同。

“krist,这是怎么一回事?你不是在苏梅岛玩吗?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preaw,P'singto走了吗?”krist尽量把自己的情绪装的平常一些。

“嗯嗯,他走了。可是他怎么会在这里的呢?”preaw依旧问着。

瞧着面前那焦急询问的preaw,krist 止不住的有些心虚,“没什么,preaw ,你不要担心。”

krist只能说出这样敷衍的话来尽量的不让preaw担心,他能做的也就仅仅如此了。

“krist,你……”preaw有些欲言又止。

krist现在的脑子乱的很,他不想让preaw伤心的,却也不想欺瞒她。

也许自己当初就不应该再次牵起她的手,越是不想伤害,越是想她能好好的,可krist却越绝望的发现,自己仿佛再次辜负了preaw。

因为自己似乎并不能忘了那个他满心恨着,满心想要淡忘的人。

所以,不如就来个痛快,不如就把自己藏了许久的心里话都说出来。也许这样,在相互陪伴的路途中间,自己就此选择戛然而止,对preaw的伤害应该就能少些了吧。

勉强的将就,对他们彼此都不好,以后的preaw也不会过的幸福快乐。

每个人,也许都不会喜欢将就。

一直以来的自己,也许都太懦弱了,这个懦弱胆小的自己,每每当他照镜子望见的时候,都觉得万分的厌烦。

“preaw,我现在才发现当初的你说的有多么的对,所以我们还是……”看着面前那认真聆听自己说话的preaw,krist发现,即将要说出那句话的自己简直就是一个恶魔,是一个混蛋。

那话,就算是krist刚刚下定了决心,却在临近开口的时候还是发现很难说出来。

preaw几乎就是在一瞬间就看见了krist脸上那为难的神色,她瞧得很清楚,也顿时就明白了krist那停下来想要说出来的话到底是什么。

preaw有些崩溃,“krist,我不问了,你也不用回答了,我不想听了,我们回家吧。”

preaw话语间的那抹颤抖,krist听见了只觉得心疼,可越是心疼,他就越不应该犹豫。

“preaw,对不起,我想我还是应该说出来。”

“krist,不要说了,别说,求你了……”preaw疯狂地摇了摇头,情绪很是激动,一双好看的眸子立马就盈满了泪水。

“preaw,我不想骗你,我喜欢的人,是P'sing。”krist终于说出了这句话,心里一直堵着的那团棉絮像是被清风尽数吹散了一般。

“我可以等你的。与krist的那句坦白,一同落下的竟然是preaw这样委屈求同的话。

krist一下子有些僵住了,他没想到preaw会说出这样的话来。“preaw,你,你……”krist一下子就没有了分寸,就连刚刚才尖硬下来几分的心也顿时就软了下来。

为何总是这样,这样为他一再屈就的preaw让他又如何才能拒绝?

同样是为了爱情甘愿低进了尘埃之中,为什么他就没有人眷怜,为什么他就学不会那人的狠心呢?

“krist,我知道你想说些什么,可是我想回答你的只有我愿意等你这句话。等你,等到那一天,你忘记他的那一天。”preaw的眼泪瞬间便倾盆而下,她的身子止不住地颤抖着。

krist连忙行到了她的身边,双手紧紧地攥住她的双肩,似乎是想要给她注入一抹力量一样。“preaw,为什么要这么傻呢?”krist温柔地问道。

其实也是在一字一句地问着自己那颗疯魔的心。为什么他也就这样傻呢?

可是,却找不出一个像样的答案来。

preaw再也忍受不住了,哭的更凶了,她直接就把自己的头靠向了面前的krist的胸膛处。双手紧紧地环住了krist的腰肢,似乎一点儿空隙也不留,她的krist就不会离开了。

终究,终究还是走到了这一步,最开始的preaw厌烦,厌烦这个心已经渐渐不在她这里的krist。在爱情面前,谁最初都是一个高傲的王者,不懂得低头,也学不会委曲求全。

可是后来,一旦爱的深了,爱的入骨了,在爱情面前谁也都是一个乞丐,唯一能做的便是卑微地祈祷着。

别无他法。

preaw不是没有试过高傲地离去,松开krist的手。她都试过的,只是当她离去之后,她才发现,自己做不到,根本就没有办法放下他。

所以,她才会在那一个晚上,等待krist那么久,也不愿意离开。她并没有输,只是向爱情妥了协。

她只是想再为这段爱情努一把力,她以为这样,krist就会有回来的可能了。

被preaw抱住的krist身子一下子就僵住了,听着耳边preaw的哭声越来越盛,krist还是伸出了手轻轻地在preaw一遍又一遍地抚摸着。

“preaw,别哭了,是我对不起你,你打我骂我都可以,只是别再哭了。”krist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一遍遍地恳求着preaw能别再哭了。

preaw像是没有听到一般,依旧伏在krist的胸膛中,只是哭声愈发的小了,随后变成了隐隐的抽噎。

见到preaw如此情形,krist在心中悄悄想道,也许这一辈子自己欠preaw的都还不清了。对于这个陪伴了自己所有青春的女孩子,他永远都只能抱着歉意。

半响之后,krist才听见那有些含糊不清的话语传了出来,正是preaw发出来的。

“krist,你以为你就能和他在一起了吗?”

krist的脑子忽然一片空白,他的嘴唇来回蠕动了好几次,那句“不知道”才从他那有些干哑的嗓子中说了出来。

preaw听罢之后,立即就挣开了krist的怀抱,笑了笑,说道:“krist,我说了,我依旧会等你的。我会等到我彻底厌倦你的那一天,然后就彻底地放开你的手的。”

krist心里很是苦涩,为preaw觉得不值,也为自己觉得不值。

“但是他不爱你,所以注定你只能是徒劳。”preaw走了,走的极其高傲,就只留下了这一句话。

评论(17)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