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待到他年彼绿(33)

我简直是更文小能手啊
日常等车更文
这章还虐吗?我应该写长一些的~~


singto望着面前那个满面轻松的人,他的脸上分明布着的是调皮可爱的神情,宛若是一个遗落在人间的天使一般,可说出的话来,于singto来说 ,却是最残忍的话。

残忍到singto的双眸都僵硬了好久,才能微微地转动起来。

半响之后,singto终于能开了口。“krist,祝你幸福。”除了这一句话,singto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些什么,大约也唯有这句话可以这样轻松地说出口了吧。

毕竟,这一句话他没有在说谎,他可是打心眼里真正地希望krist能幸福安好的。

不求永远陪伴,只求他能安好,这是singto心中关于krist唯一的执念了。

“P'singto,谢谢你,你来帮我和preaw 来拍照吧。”krist笑了笑,笑得比身后的海景还要漂亮一些。

“不了,krist ,你好好的玩吧,我要先走了。”还没等到krist的回应,singto赶紧转回了身。

krist 便这样看着singto向着阳光最是耀眼的地方走了去,直至singto的身影渐渐地与那煦阳相融合,他都没有任何的动静。

他们都说singto像是温润如玉的月亮,可唯有krist 觉得他并不像是那清冷的月光,反而像是那给人温暖的阳光。

只属于他自己的阳光,全都洒落在他的身上。

是啊,他是太阳,给人希望。现在想来原来只有他自己一个人还在阴暗的角落里兀自地挣扎,不得善终。

从前的那抹阳光让他焕发生机,可现在它却一步一步地把自己推入了深渊。果然一个贪恋阳光温暖的人,是会害怕阴雨天的。

直到听到preaw 的叫声的时候,krist 才回过神来,终于不再呆呆地立着,望着那个很是遥远的方向。

preaw 把krist 带到了那片沙滩上,“看看,我写的怎么样?”preaw的声音听起来很是骄傲。

krist 瞥了一眼,沙滩上写着的是他们两个人的名字,中间还有一颗爱心。

“写的很好看。”

“当然了,对了,P'singto 呢?不是说要找他拍照的吗?”

“他有事先走了。”krist淡淡的说着,脸上的表情也冷漠的很。

“那好吧。”

正当preaw 拿出手机想要自拍几张的时候,一个电话便打了过来。

接过电话之后的preaw 一脸的歉意,“krist,我临时有些事,要先走了,不能陪你一起了。”

“没事,你要是有事就先走吧。”krist脸上堆砌的是恰到好处的笑容。

“那krist 你不走吗?”preaw本来是以为krist 会跟自己一起离开的。

“我想再玩一玩,毕竟好不容易才有这一个假期。”

“好了,好了,那你好好玩吧。”preaw说完了之后,就一下子冲到了krist的面前,亲了他的脸颊一口。

“preaw,休息安全啊。”

“嗯嗯。”preaw笑着匆匆地离开了。

krist抚了抚自己刚刚被preaw亲过的脸,冰凉的像是一块寒冰。半响后,他的那面脸才慢慢地舒缓起来。

krist又沿着苏梅岛走了一圈,吹着海边的风,心里但也算是平静了几分。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脑子里一阵发热,只想去海里像一条无拘无束的鱼游上一游。

他开始改变了自己的方向,冰凉的海水一下子漫入了他的鞋中,他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可这一切都未能阻挡他继续向着海水深处走下去的决心,他的眸子里望不到周遭那些嘈杂的人群,只能瞥见那澄清的海水在散发着诱人的蓝色光芒。

krist只想这样决绝地走下去,不休不止。他现在的脑子里应该比那脚下的愈来愈深的水还要惨白一些。

海水已经漫过了腰部,krist不再继续行下去,而是直接地潜进了海底深处。

krist摒住了呼吸,任由着自己在海水里沉浮,也不再挣扎,他只是想在用尽自己最后一丝呼吸的时候,再潜出海中。

似乎只有这样,他那乱如麻的脑子里才能略微的清明一些。

在海底的krist,突然就想到了那一年——singto还是kongphop的那一年,他在海底演那一场戏的时候,脑子里会想着什么呢?

会不会偶尔也有那么一瞬间,他的脑子里也会有一抹他的身影?

想着想着的krist就有些失了神,也忘记了现在自己的处境,他只想要一个答案。

但这个答案,终究难寻,因为唯有singto自己才会知道。

或者,他已经忘了吧,毕竟他不是kongphop,那段日子也太过久远了一些。

krist已经憋的面红耳赤了,但他还是陷入了自己的苦思冥想,当他意识到自己该出去透口气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

人往往在越是慌乱的情况之下,就会变得更加的手足无措。当krist胡乱地拍着海水的时候,他便意识到自己可能突然忘记了怎么游泳了。

窒息的感觉逼迫他的嘴巴不自觉地就张了起来,海水顺着他的嘴便猛力地灌了进去。

当他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刹那间,他隐隐约约地看见了一个人影向着自己游来。

“kit,kit……”krist这几声呼唤他听得很清楚。他的眼泪一下子就涌入了海水之中,只是凭着这个昵称,krist 就能确定那人就是他的P'sing无疑了。

krist 本想出声应和回去的,奈何他实在是没有那个本事了,反倒把周遭的浪花拍打的更盛了些。

krist 的身子在慢慢地下沉,他的意识也被大海吞噬的差不多了,开始慢慢地涣散起来。

“krist!”singto焦急地喊道,但因为是在水中,singto想说的话也只能藏在了心底,“krist,你要坚持住,别闭上眼。”singto在心里默默地祈祷,游的速度也就更快了一些。

“P……”krist的声音气若悬丝,身子又向下沉了几分。

当singto费尽所有力气游到krist的身边的时候,他的面色苍白的宛若一张白纸一般。

singto没有半分迟疑,他直接捧起了krist 那张没有生机的脸,慢慢地靠近,然后,四唇相接。

这一双唇已经不像那一夜时的温软热情,反而是染上了冰凉的海水的腥气。

僵硬的如同死去了一般。

singto心急地用自己的舌尖撬开了krist 的嘴唇,连忙地为krist 渡了几口气。

singto再也不敢耽误时间,手紧紧地攥住krist那泛了白的指节,想将他逃离出这片大海。

评论(19)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