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待到他年彼绿(31)

preaw 眸子里的眼泪立马就止住了,她的脸上溢出满足的笑容来,被krist 握住的手微微地动了一动。

然后便是十指相扣。

krist 的手突然变得有些僵硬,但到底是没有拒绝,他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任由着preaw 握紧了他。

“krist,从前的事情我们都忘记好不好?”preaw终于开了口。

krist 的面色猛地苍白起来,他自然是知道preaw 话中的意思的。他试着强迫自己神色要自然一些,依旧是浅浅的笑容。

“好。”krist不敢再犹豫,喑哑着嗓子应道。

“krist,我想和你好好的,我们好好的在一起,好吗?”

“好。”依旧是那一个字,没有迟疑。

preaw 笑的更欢喜了一些,一张哭的眼睛都已经红肿起来的脸慢慢地向着krist 那边靠了过去。

krist 的双眸中只余下preaw 那张精致的脸,他的大脑此时真的算是一片空白,而气氛暧昧的还这样恰好。

preaw 此时也已经悄悄地闭上了眼睛,似乎就只等着krist 的临幸。

krist 这下是彻底没有任何理由不吻上那有些诱人的朱唇了。

正当krist 也在慢慢靠近的时候,突然,他的手机不知道是煞风景还是应景一般地就响了起来。

krist 猛地僵在了原处——距离preaw 不过半拳的距离,他有些窘迫地接起了电话。

preaw 有些懊恼地睁开了眼睛,但还是红了面,至少她的krist 也是愿意的,不是吗?

krist 只是匆匆聊了几句就挂了电话,可是preaw 也隐隐猜出了那打来电话的人应该是P'moon。

“krist,是P'moon吗?她有什么事情吗?”preaw体贴地问道。

“没什么,只不过是问问我有没有到家。”

“原来是这样啊。”preaw笑着应和。

“已经很晚了,我送你回家吧,你肯定累了,赶紧回去休息吧。”krist自顾自地站起了身。

preaw 好不容易漾出的笑尽数地僵硬在了脸上,但也仅仅是一瞬间罢了,埋下首再次抬起来的时候,依旧笑得温婉动人。

“好,你送我吧。”preaw跟在了他的身后。

“这是一定的。”

车子停到preaw的家门口的时候,preaw已经昏昏沉沉地快要睡着了。

krist轻轻地为她解开了安全带,望着她的睡颜,krist不禁有些心疼。

krist悄悄地亲了一下她的额头,却怎么已经找不回当时青春年少时那种羞涩的感觉了。

不,应该是什么感觉都寻不到了,krist此时的心便像一面平静的湖水一般,一丝波澜也没有。

krist顺势地便想起了那夜那个疯狂的吻,那时的自己才像真正的自己,心疯狂地跳动着,害羞胆怯却不舍得放弃。

krist赶紧地摇了摇头,他与那人已经没什么牵连了,而如今他与preaw也已经复合了,他不能再辜负她了。

krist 轻轻地把preaw 拍醒了,“到家了,preaw ,下车吧。”

preaw 揉了揉眼睛才慢慢地下了车,krist 也跟了上去,想去与她道别,说声晚安。

“晚安呐,preaw 。”krist笑着说道。

preaw 一下子转回了身,冲进了krist 那有些单薄的胸膛中。

“preaw,你……”krist有些不知所措。

“krist,我们永远都不要分离了好不好?你不会再抛下我的,对不对?”preaw 有些艰难的说出了这些话。

krist 听着这话,胸口不禁隐隐地泛起了痛意,这样的preaw ,他看起来实在是有些心疼。他不由得拍了拍她的后背,轻柔地说道:“对,preaw,我答应你,我不会的。 ”

preaw 这才安下了心,又赖在了krist 的怀里半天,这才有些不舍的跟krist 说了晚安。

singto正在工作的时候就突然接到了那个电话,说是他的父亲出了一场车祸,似乎伤的是不轻。

singto再也顾不得其他的原因,心神慌乱地就订了回泰国的机票,匆匆忙忙地就坐上了回泰国的飞机。

singto赶到医院的时候,他的父亲还正在抢救。singto靠在病房的外面,泪止不住的滑落下来。

他什么都没有了,上天就只给自己剩下一个慈爱的父亲了。

在病房外等待的这段痛苦的过程,singto一直都在想,自己是不是真的做错了?为了离开那个人,他抛弃了自己的父亲,三年都没有回来见过父亲一面。

若是父亲这次真的出了什么事情,那他一定不会原谅自己所做过的蠢事的,他会一辈子都恨着自己的。

原来那刻骨铭心、纠缠不断的爱情在亲情面前显得是那般的微不足道。

病房上的“急救”两个字终于暗了下来,门口终于传来了细细微微的动静。

singto来不及顾得上自己双腿的麻木,看见医生就赶紧迎了上去,“医生,我父亲怎么样?”他焦急地问道。

“病人没有生命危险,只是……”医生的眉头皱了起来,singto在对面瞧得很清楚。

singto 也知道医生的犹豫究竟意味着什么,他定了定心绪,冷静地说道:“医生,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

冷静的让人有些害怕。

但医生还是很含蓄地说道:“你父亲伤到了腿,以后可能就不能正常地走路了。”

singto 的脸突然就灰暗了下来,面色有些无措,“医生,我父亲现在到底如何了?我要你清楚地告诉我,求你了,我都能接受的。”

“你父亲右腿骨折的很厉害,需要很长的时间来恢复。”那医生不再有所隐瞒。

singto的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处,一双嘴唇来回地动了动,却始终没能说出一个字,他在极力地忍住,忍住自己眼睛中即将流淌出来的眼泪,以至于他的整个身子都在颤抖着。

“病人已经有了意识,你可以进去看看。”

singto 心中挣扎了许久,这才终于有了推开那扇病房门的勇气。

singto刚一进去的时候,就看见父亲那条被纱布紧紧裹住的右腿,脸色苍白虚弱。那被他忍住的泪水终于有了泄出的理由,他又怕吵到父亲,也怕自己的哭声会让父亲心里更加的不好受,他只好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尽量让自己不发出那刺耳的声音。

不,这不是他记忆中的父亲,他一定是看错了,或者这一切根本就是一场噩梦。

singto就那样现在门口处,退出不是,往前走也不是。

“singto,是你吗?你终于回来了?”一声颤颤巍巍且虚弱的声音传了过来。

singto 被他父亲这突然的一句有些吓住了,“是我,是我,爸爸,我回来了,对不起,对不起……”singto自顾自地喃喃着。

他实在是不想哭的。

“傻孩子,你在说些什么呢?”singto听见了父亲那一抹艰难的笑。

步子终于是向前迈了过去,singto呆呆地坐在父亲的旁边,泪水依旧落着,自责的话也依旧说着。

父亲什么也没有多说,只是慢慢地扬起了那活动有些不便的手,向着singto的脸的方向伸了过去。

singto赶紧就把脸凑了过去,半响之后,他得到的却是父亲那只有些粗糙的手的轻柔的抚挲。

父亲正是为他轻轻地擦去了眼泪。

“爸爸,我……”singto除了自责,再也找不出什么其他的话来面对此时的父亲。

“singto,这次回来之后还走吗?三年了,你还没放下吗?”singto脸上的伤痕很轻易地就被他看到了,他的手绕过了那伤疤,满是心疼地问道。

“爸爸,我……”singto自然知道他父亲想说的是什么,便是这个原因,他才愈发觉得自己愧对父亲。

“singto,我说过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你的,但我不想看到你受伤害。”

singto还是头一次听到爸爸说出这样的话,心里面自然溢出满满的感动。可越是这样,singto就越觉得自己对不住父亲。

自己也许真的让他失望了吧。

“爸爸,对不起……”

他的父亲还是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那声叹息飘飘荡荡地落入了singto的心中,却使得他愈发的沉重了。

“singto,我知道你难放下,可是你总是要有新开始的,逃避都不算是法子。”

“爸爸,我不走了,就留在曼谷陪您,一直陪您。”少顷时间之后,singto终于下定了决心。

他的父亲眸光闪了一闪,却还是狠下心道:“singto,忘了他吧。”

“嗯。”singto重重地点了点头。

过去的已经过去了,未来的日子便是为了父亲,他也要活的好好的。

父亲说的没错,人总是要有新开始,囿在过去,总归不是个好办法。

“那么,krist,再见。”singto在点头的时候也一并向krist道了别。

原来,这一切也并不是这样的难。

singto的父亲知道最近几天的singto心中不会好受,便想着让singto出去散散心。

所以singto就接到了来自父亲那要拍摄苏梅岛美景的奇怪任务。

singto举着相机走过了苏梅岛的海滩,这个相机还是他三年之前逃离曼谷的时候匆匆落下的。

原来还是这个相机用着最为顺手。

当singto正在仰起脸想要拍摄蓝天的时候,他的身旁突然传来了一道很是熟悉的声音来。

“krist,这里还真的是很漂亮呢,谢谢你带我来这里。”

那抹娇俏的声音他怎么会不记得?她不仅仅是会说出娇俏的话来,她也曾咄咄逼人过,她的话也曾害过自己。

那么她嘴中的“krist”也定是那个人无疑了。

singto立马有些手足无措来,脸上开始有着窘迫的神色漾起。他现在只想化身为脚下的一粒沙,默默无闻,至少能够不被他看见。



更文啦!!!
为了让他们两个人见面,我硬是更了3000多字,本来是想不见面的,可怕你们给我寄刀片😞😞😞😞
求赞,求评论
也许会有双更呦
反正我的火车是晚上12点的🤔🤔🤔

评论(28)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