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待到他年彼绿(29)

一切都似乎回到了原点,与那三年之间的每一天都宛若是如出一辙。Krist每天依旧都是忙于工作。

之前moon手里接到的那些krist说是要好好考虑的剧本,他这次也大部分都同意出演了。

Moon不禁有些惊讶,要知道krist之前可不是一个勤劳的演员,能偷偷溜出去玩的时候,他一定不会呆在公司。

当然了,这都是之前了。

“krist,你这是要把自己埋进剧组里吗?这简直是要忙死的节奏啊!”

Krist只是接过了那厚厚的剧本,淡淡地说道:“忙一些难道不好吗?”面上什么表情也没有。

Moon看着krist那略显疲惫苍白的面庞,也隐隐知道了krist做出这个决定大多还是与那个人有关。

Moon也只是稍稍地皱起了眉,什么也没有多说。

其实现在这样的境况是再好不过了,若是krist都不想提起他,那自己就更没有提起的必要了。

就当那个人从来都没有出现在krist的生命中吧,若是krist能淡忘,倒也真的是一桩好事。Moon心里郁结了好久的不安,终于渐渐地消散了。

“忙一些当然好了,那行,我现在就去跟导演联系。”moon脸上终于有了笑意,动作急切的像是怕krist要毁约了一样。

“谢谢P’moon。”

 

Krist回到家中,刚准备好好地睡上一觉的时候,就接到了tao的电话,说是他大病初愈,要给他庆祝一下。

“好,我会去的。”没有任何的犹豫,krist立马应道。

“krist,你是不是在睡觉呢?我是不是把你吵醒了?”tao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没有,我刚从公司回来。”

“听你的声音怎么蔫蔫的?我还以为你没醒呢?”

“我是想睡觉的,有些困了。”

“那好,你可别睡过了。”

“我知道。”

挂了电话之后,krist一下子就瘫倒在了床上,闭上眼睛之后,krist只觉得房间内光线明亮的有些刺眼。

而且自打他的病好了之后,他的身子总是冰凉的。即使是站在那炎热的曼谷的阳光之下,他的手脚还是凉的出奇,整个人都像是跌进了没有出口的冰窖之中,也逃脱不得,这大约便是那次之后留下的病根吧。

Krist直接就拉过了被子,紧紧的裹住了身子,也蒙上了眼睛。也只有这样,他那颗心似乎才能微微地安定下来几分。

半晌之后,krist的嘴里突然发出细微的声响来,他又做梦了,一个相同的梦境,一个不好的梦境,每当他闭上双眸的时候,就会准时地侵占他的大脑。

梦中依旧是那一团熊熊的大火,火势越来越大,似乎是要把他整个人都吞噬,把整个世界都燃尽了。Krist动也不能动,他早就已经失去了逃跑的力气了。

烧吧,便烧吧,就这样死去,就这样行到故事的最终,krist竟不觉得有什么好遗憾的,也好过他在那人的温存的记忆中兀自挣扎的好。

倾盆大雨突然就泄了下来,刹那之间那火竟被全部浇熄了,在那升起的浓烟之中,他朦胧之间瞥见了一双手。

“kit,我来晚了。”竟是那道熟悉且温润的声音。

Krist呆愣地抬起头,似乎是瞥见了那人的容颜,“P’sing……”他不自觉地就哼出了那个人的名字。

这一声,当他念出来的时候,竟觉得有些陌生,恍如隔世。

 “kit,你等的久了吧?”singto的手又向前伸去了几分。

Krist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握住那双手的,他只察觉到了那双手依旧未变的温度,正是他寻了许久的。

Krist站的有些不稳,跌跌撞撞地就撞进了singto的怀中,直到他的脸贴到了singto的胸膛的时候,他都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在呢,我在呢。”singto的手轻轻地拍着他的后背。

Krist的眸子一下子就湿了,涌出的眼泪顺着脸颊无声地流进了singto的脖颈处。

“P’sing是不是故意的?那天晚上故意不来见我?”krist委屈地问道。

Singto的手只是僵了一僵,却是无言。

“P’sing,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恨你?可是,可是,我有多恨你,我就有多爱你……”krist含糊不清地说着,泪落得也就更凶了。

可是当krist想紧紧地抱住面前的那个人借暖的时候,伸出的那颤抖的双手却只触到了一片清明。

那个人恍惚之间已经不见了,再一次地没了踪影。

梦境戛然而止,krist猛然之间就醒了过来,身上闷出了细微的一层薄汗,而脸却已经被打湿了。

Krist惊恐地坐了起来,久久地望着窗外那已经熹微的天色,有些失神。脸上的泪也慢慢地不见,只留下了一道隐隐约约的泪痕。

恰巧这时候tao也发来了line,告知了他吃饭的地点。

Krist赶紧地行起了身,慌里慌张地就出了门。他想要逃离,逃离孤独,逃离那个人,逃离一切。

是的,那个他的模样一切不过是一场精心的伪装,这伪装能骗的过所有的人,却偏偏骗不过他自己。

心里立下的誓言又能有多坚硬,到底是在梦到了那个人之后,就彻底地崩塌碎裂了。

 

Krist是醉着回来的,是tao把喝的烂醉的他送回家的。也不是他们这一帮朋友灌他酒,更不是他们玩了什么喝酒的游戏,而是krist自己把一杯又一杯的酒送到嘴边的。他们也都拦了,却拦不住他。

一个人若是想喝醉,是怎么也拦不住的,人没醉,心也早就醉的不成样子了。

Tao走了没多久,krist的整个胃都翻腾了起来,吐过了之后,他整个人没有那么恍惚,反而有了一丝的清明。

他看着空荡荡的屋子,压制不住的思念再次涌了起来,仿佛即将涨潮的海水一般。

Krist脑袋里就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想见他,想跟他说话,想把他紧紧抱在怀里,再也不松开。

手无意识地就拿起了手机,决绝地找到了singto的电话号码,没有半分犹疑地拨了过去。

一次没有人接,krist就再打一次,固执地像是不到南墙终不回一样。“P’sing,我只是想听听你的声音……”委屈的话语飘在这空旷的房间里,让人多了一丝心碎。

四五次之后,依旧是没有人接听,冷冰冰的女声让krist不免有些烦躁起来。就在krist心灰意冷地想挂了的时候,电话竟然就毫无预兆地接通了。

电话那头传来singto的一声“喂”,就在krist的耳边清晰地回响着。他的心“砰砰”地跳动的有些厉害,握着手机的手也不免有些颤抖。

“是我,P’singto。”krist还是没有忘记稍微地定一下心神。

“我知道。”singto淡淡地回复道,“krist,你有什么事情吗?”

“P’sing那天是不是故意不来见我的啊?”

电话那面稍微地顿了一顿,半天之后才道:“你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P’sing是那样的人啊,你总是爱逃跑,总是跑到我找不见的地方去,也总是爱骗我……”

又是良久,krist才等到了singto的回答——“krist,你是不是喝醉了?”

“我没有。”krist的心里突然就有了几分恼怒。

“krist,你听我的,赶紧上床去睡觉,明天醒来就好了。”

“不会好的,不会好的……”krist一直在念叨着这一句。

“krist,别这样……”

“P’singto,你知道吗?我和preaw分手了,分手了……”

“什么?”krist能想象得出此时的singto该有多么的惊讶,他曾经还祝福过他与preaw一辈子相爱过呢。

“所以,krist,这就是你喝醉的原因?”

“才不是,只是因为你,从来都是因为你!”krist终于把积压在心里的话说了出来。只是话还没说完,krist的手机就传来了“滴滴”的声音。

再一看,他的手机突然就自动关机了。

Krist急忙地跑去充电,急忙地开了机,想给singto再打过去。只是这一次,却怎么也没能拨通了,手机中的那个女声像是在嘲讽着他的所作所为一般。

Krist不知道singto是否听到了他的那句话,也不知道singto到底听到了哪里就戛然而止了。

不过,应该是听到了吧,他表现的已经很明显了。singto听到了他的那句像是表露心迹的话,应该是被吓到了吧,吓的不敢再接电话了,吓的再次逃离了。

这本来就是他极为擅长做的事情。

Krist的脑袋突然疼了起来,懵懵的,丢掉了手机,他惨笑着一步一步地行到了床上。

“P’singto,也许我真的是应该对你死心了。”krist轻喃着,闭上了眼睛。


今天的这章貌似还有点儿虐?

下一章也许女友出没?也许singto与krist见面?

我也不确定……

求评论啊

评论(28)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