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待到他年彼绿(27)

滚去复习了……

那抹月光随着夜色的加深似乎更加难寻了,krist就这样看着自己的影子一点一点地与那浓重的夜色融在一起,最后也渐渐地失去了踪影。

连唯一能在他身边做个伴的影子也抛下了他,这下krist是真的觉得孤身一人,深夜有些难熬了。

天公却也不作美,那不知为何涌起的风又猛烈了一些,吹得krist开始瑟瑟发抖,却找不到一个能够稍微躲风避寒的地方。

要去P’sing房子的楼道里吗?那地方虽然没有这讨厌的风,却有着极其令人生厌的臭味,krist想了想,还是没有要迈进去的勇气。     

突然,krist便感觉到了自己的脸上涌起了一阵冰凉的湿意,krist连忙擦了擦脸,动作似乎是有些惊慌。

直到越来越多的雨滴坠落到他的脸上时,他这才恍然惊觉,原来是下雨了。原来并不是因为自己等的P’sing还没有来赴约而流出的委屈的泪水。       

起初这雨下的并不是很大,与春日那淅淅沥沥的小雨并无二致。Krist更多的还是不以为意,毕竟再没有什么事情比等待P’singto还要来的重要一些。

淅淅沥沥的小雨变为倾盆的大雨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当krist反应过来要去找一个避雨的地方的时候,他的衣裳已经被淋湿了不少了。

Krist沿着那条空寂的路找了好久,这才终于找到了勉强可以称之为避雨的地方。却并不比那个楼道好上多少。当krist走进去之后,借着手机那微弱的光,这才知道他现在在的地方是一个小型的垃圾场。

Krist顿时有些无语,这还不如站在P’sing的家门口呢!反正都是一样的臭。

因为臭味难忍,krist只好往门口那里挪了挪。他的衣服已经湿透了,湿哒哒地贴在他的身子上,他全身冰凉的难受。

他现在也仅仅是被雨少淋到一些了,其实比刚才的境况并好不了几分。

突然,krist像是想到了什么,想来P’sing此时也没有拿伞吧。他急忙地拿起手机,终于给那个想要立马见到的人打了电话。

手机里的那首中文歌曲一直响了很久,久到krist有些着急,漫长到krist的心都漏跳了好几拍。

终于,那声熟悉的“喂”字再次在他的耳边回响,krist的面上终于含上了一抹笑。

“P’sing,下雨了,你一定没有带伞吧,要不要我给你送伞啊?”krist娇俏的问道,原因也只是尽量不让自己的语气也染上那一抹因为寒冷的颤抖。

对面突然没有了声响,若不是krist隐隐听见了电话里的雨声以及P’sing那轻微的呼吸声,他会觉得singto已经挂掉了电话。

“P’sing?”krist只好有些心慌地喊了一声。

半晌后,电话那面的singto才慢慢说道:“krist,慧雅刚才生病了,我送她进医院了,可能……”

“什么?”krist不由得握紧了手机,“所以,P’sing你这是什么意思呢?”krist强迫自己要镇定一些。

“所以,krist,你别等了,回去吧,也该到了去机场的时候了。”singto的声音委实听不出悲喜来。

“P’sing,我们不是约定好了的吗?”krist着急地问道,生怕singto会在他不经意之间就挂了电话。

“krist,其实我们见不见这一面都不会有什么不同的,你马上就要回泰国了。”singto的语气更像是在叙述着一件最是平淡的事实一般。

“不,P’sing,那我不回去了好不好,你来见我一面好不好?”krist再次低进了尘埃中,对着singto哀求着。

“krist,你在说些什么?别闹了,赶紧回去,我这就给你的经纪人打电话,让她接你回去。”

“不,P’sing,不要这么做,你在哪个医院?那我去找你好不好?”

这样的哀求不由得让singto皱起了眉头。“krist,我这就给你的经纪人打电话,让她接你回去。”singto说完之后,就立即挂了电话。

Krist的耳边已经听不见那“嘟嘟嘟”的忙音了,也听不见那雨声,那风声,他唯一能听见的便只有自己的心慢慢死去的声响了。

那是一株枯柳最后一片绿叶凋零的声音,是一潭溪水最后一滴水消散的声音。

“P’sing,难道你就一点儿也不想见到我吗?我都忘了,你的心从来都是这么狠的……”krist轻喃道,说到最后,他却笑了出来,也哭了出来。

原来,笑着哭真的是最痛的。

Krist像是失去了全身所有的力气一般,像是一只飞的太久太累了的蝴蝶,从那空中跌坠了下来,瘫倒在了那肮脏且冰凉的地上。

凉意顺着他的经脉一路延伸,也只是一刹那而已,他的整个身子再也寻不到半分暖意了。他把自己的身子紧紧地缩成一团,却还是止不住地发抖。

只是krist永远不会发现在相隔不远的某一个昏黑的角落里,有一个人陪着他淋雨,陪着他发抖,陪着他心痛。

Singto一早就回来了,也一早就瞧见了那个等着自己的krist,远远地还是望见了他脸上的欢喜,雀跃地像是个小孩子。

只是singto就停在了原处,没有向前再走一步的勇气,他能做的,从来都是在暗处默默地守护着krist。

当然这次也不例外。

其实没有加班,也没有送慧雅去医院,这一切都是singto编出来的借口,不去见krist的借口。但他还是见到了,尽管这一面是那样的令人心痛。

只是那个笑着摆手说要见自己的人却终究没有如愿。

“krist,不要怪我……”singto对着krist的方向轻轻的说道。雨水依旧无情的落了下来,singto已经分辨不清自己脸上的究竟是雨水还是泪水了。

Singto慢慢地再次举起手机,愣怔了许久,终于还是给那个人打了电话。

接到singto电话的moon明显的是被吓了一跳,尤其当singto说出krist现在正坐在垃圾场的时候,moon的眉头都皱了起来。

只是还没有问出具体的缘由的时候,singto已经挂掉了电话。

现在时间也不早了,moon怕把krist接回来之后再去机场,可能会误机。Moon只好把东西都搬到了车上,打算接完krist之后,直接就去机场。

Moon找了好半天,这才找见一个像是垃圾场的地方,又往前走了几步,只是隐隐约约地看见了一团黑影。

Moon慌张地跑了过去,“krist?”moon试探地喊了一声。

Krist身子猛地一僵,然后慢慢地抬起头来,喑哑着嗓子问道:“P’moon,你来了,他给你打过电话了?”

Moon这才瞧清了此时此刻的krist,一双红肿的眸子,里面除了深深的绝望以及那愈来愈空明的涣散之后,便什么也瞧不见了。

真的就像极了外面的夜色,只有望不见边际的漆黑。

Moon被惊住了,心中同时溢出的还有浓浓的心疼,她的步子行的很快,一把就抱住了坐在地上的krist,轻轻地拍着他的后背。

Moon这才发现krist的衣服是湿乎乎的,身子是冰凉的,蜷缩的身子抖得有些厉害。

Moon马上就脱下了自己身上的外套,不由分说地套在了krist的身上,又轻柔地环住了他。

“krist,我们走吧,该回去了。”moon缓缓地说道。

Krist望了面前的moom一眼,这同样的温柔总是会让他想到那个人,可好笑的是那个他以为是全世界最温柔的人却有着一颗最狠的心。

Krist一双嘴唇微微地动了动,心里那拒绝抵触的话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良久之后,moon只是听见了一个字——“好。”

正是krist说出来的,但moon也能听出这一个字背后所掩藏的苦涩、伤悲的心思。

其实krist藏得很好,那她自然就没有戳破的理由了。

“好,我们走吧,车子就在外面呢,时间不早了,我们直接去机场。”

“好。”依旧是那一个字。

Krist慢慢地站起了身,双腿似乎有些僵硬,寒意难耐。

“要不你先休息一下?”moon有些担忧地问着。

“不用了,我可以的。”krist只想逃离这里,每在这里多呆上一秒钟,他的心就疼的更加的厉害。

“那好。”moon就这样一路搀着krist走出了这栋楼房。

Krist头也没回,也没有任何的犹豫,直直地坐上了车。

“开车吧。”moon也没有给krist留下任何能够迟疑的机会,上了车后,就赶紧令着司机把车开走了。

“krist,先睡一觉吧,到了机场的洗手间,你去换一下衣服,免得感冒了。”

“嗯”krist尤其乖巧地闭上了眼睛,没有多说什么。

看着这样的krist,moon不禁有些失神,从前那个会跟自己顶嘴的调皮的krist难道已经消失不见了?现在的这个krist虽然乖巧听话,却没有一丝生机,宛若一个冷冰冰的机器人一般。

Krist虽然闭上了眼睛,可却是一点儿困意也没有。就像是车里暖气开的再大再足,他那颗冰凉的心也不会因此就恢复过来。

 

Singto就这样看着krist从自己面前离开,离开自己,然后离开杭州、离开中国。之后就应该是回到了他原本的生活。

这样其实挺好的,应该是最好的结局。

他与krist本来就像是两条平行线,就算是上天的愚弄,两条线有了相交的缘由,可终究是敌不过那所谓的命运。相交了又如何,最后还是要再次分离,各自回到原先没有彼此的轨迹中。

所以就不如不遇,所以三年前,singto就亲手杀死了那个很爱很爱krist的自己。

他只是害怕自己会越陷越深,三年前的所有事情,不就是最好的教训吗?

没有开始,就不会有结束。

 

                                                            

评论(34)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