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待到他年彼绿(25)

Krist只是轻轻哼了一声,他现在心里害羞的很,也说不出来什么别的话了。

Singto再次拿起那袋东西,“krist,先吃点饭吧,一会儿你该去工作了。”

“P’sing的身子好些了没?这么早就起来为我去买饭,真的可以吗?”krist不免有些担忧,但还是把“为我”那两个字咬的很重。

“我很好,并没有什么大碍,等你走了我就可以办出院了。”singto慢慢地打开了那袋子,krist一眼就看见了袋子里的包子与粥。

“P’sing要不要再在医院里多待一会儿?”

“不用了,我已经好了。”singto一面说着,一面就把包子递了过来,“赶紧吃吧,你一定饿了吧,没有多少时间了。”

被singto这么一说,krist立马就听见自己的肚子很应景的叫了一叫,他有些尴尬地望着singto,赶紧就把包子送进了嘴里。

Singto瞧着面前的krist这狼吞虎咽的样子,脸上不受控制地就有了笑容。他还是这样的可爱,活生生地像只饿坏了的小猫。

他突然就有了想要揉一揉那小猫头顶因为睡姿不好而竖起来的呆毛的冲动,可是singto素来都是一个沉稳的人,会把自己的冲动好好地遏制住,化作一缕清风,然后飘去不见踪迹。

就好像根本没有生起过。

“你慢些吃。”singto又转过身去打开那粥的封盒。

突然,一阵手机铃声便响了起来,“krist,帮我接一下电话,我现在没有空。”

“好的。”krist咽下最后一口的包子,接过那电话,还没有开口,对面那熟悉的女声已经传了过来。

“singto,你的身子好些了没?不来上班也可以的,我可以为你跟boss请假的。”

是慧雅的声音,krist很确定。只是好气啊,除了singto的那个名字,剩下的话他真的什么都没有听懂。

难道他的P’sing中文已经好到可以用中文和人全程交流的程度吗?真的是有些可怕啊!

“P’sing,是中文啊,我听不懂啊!”krist撅了撅嘴,对着手机的扬声器撒娇地说道。

“这一点我倒是忘了。”singto手中的活恰好了也忙完了,他端起了那碗粥,“krist,喝些粥吧。”

Krist脸上的不满这才稍微地退却了几分,故意大声地笑了笑。

Singto接过手机,这才知道原来是慧雅打来的电话。

“不用了,我的身子已经好很多了,不用请假了,我一会儿就去公司。”

Krist一边喝着粥,一边还不忘悄悄地抬起眼瞅一瞅singto脸上的表情。瞅了半天,见singto脸上的神情并没有半分的变化,他这才欢喜地埋下首好好地喝粥。

“就这样吧,那我先挂了。”

“等一下。”慧雅急忙地说道。

“还有什么事情吗?”

“krist是不是还在那里?我刚才听见他的声音了。”问出来之后,慧雅都有些懊恼,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问这些与她毫无关系的事情。

“是。”singto很利落地回答。

“那他……”慧雅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问,或者说是想要问些什么。

“他明天就走了,我们不会再见面了。”singto淡淡地说道,还不忘转身看了krist一眼。

Krist乖巧地坐在床上,认认真真地一口一口喝着粥,脸上似乎还有着掩不住的喜悦,依旧像极了一只可以撩他心弦的小奶猫。

这一切,但凡是有关krist的一切,他都应该就装作视而不见的样子,装作云淡风轻的样子。看不见了,那记忆就不会深至心中扎根,忘记的时候也就不会那么痛苦了。

这是singto在三年间想念krist的时候,能够想出的最好的方法。求而不得的爱情,唯有冷眼旁观才是最恰当。

三年的光阴里,singto自认为自己把这学的很好。

“那你们之间……”慧雅又问了一句,她不过是想得到singto一句若无其事有关朋友的话罢了。

Singto不禁再次向着krist的方向瞧了去,krist此时也恰好感受了singto那有些灼热的视线。慢慢地从那好喝的粥上抬起眼,正好对上他的P’sing那一双说不出究竟是什么以为意味的眸子上。

Singto的声音大了一些,却十分坚定地说道:“我们之间只是朋友。”

Krist自然听不懂那话是什么意思,他只是对着singto笑了一笑,极浅的一笑。

Singto有些愣怔,他听不见慧雅在电话里究竟说了些什么,唯一在他耳边的回响大的应该便是他心碎的声音了吧。

他突然就有些恨面前那看来人畜无害的青年,为什么,为什么要在他的伤口大约已经结了疤之后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

然后还步步紧逼,一举一动都像是把自己逼回了从前那个囿住自己的死角,像是把自己那快要愈合的伤口一点一点地撕烂,重新地弄个鲜血淋漓。

为什么?他不过是喜欢一个人,他不奢望他会有相同的回应,更不想要他的回应。这份喜欢只是自己的事情,与他无关。他只想这样悄悄地喜欢着他,这样就已经足够了。

他分明没做错什么,但却也并不无辜。

但他还是错了,错的那么离谱,错到每个人都想要他离开,要他去死。三年的光景为他证明了这一切。

离开,他也做到了,忘记,他也正在慢慢的尝试着,为什么上天还是不愿意放过他呢?他到底要怎么做才是对的?

“嗷咦,P’sing,你也快来吃啊,你不饿吗?”不知道singto呆呆地站在那里的缘由,krist向singto有些急切地叫道。

Singto并没有什么动作,也没有应答,依旧站在那里,一言不发。

“P’sing,你怎么了?”krist有些迷惑。

“没什么。”singto慢慢地向着krist走去,脸上无悲也无喜。整个身子像是笼上一层低气压,singto一步步地走来,krist只觉得自己忽然有些喘不过气来。

Krist的手只是微微地一抖,剩余的粥就全部洒在了krist的裤子上。“呵咦……”完了,这下他的面子全都丢光了,他怎么就这么笨呢?

“krist,你怎么了?”

“P,粥洒了……”krist拉长了尾音,这样的小奶音无法令人忍心责怪,饶是想要躲避的singto也无法抗拒。

Singto的步子快了一些,连忙抽出了纸巾,毫无怨言地为krist轻柔地擦拭了起来。

Krist就这样悄悄地看着singto的侧颜,享受着singto那只属于自己的柔情,倒也真的是惬意。

“P’sing,你今天还去工作吗?”

“去,要去的。”singto点了点头。

突然,一阵刺痛从他的膝盖处传了来,“P’sing,疼……”krist咧开了嘴,满面都是痛苦的神色。

Singto这才想起刚才krist摔伤了的事情,“kit,你这样……”singto顿了一顿,嘴中的泰语立马换成了中文。“怎么让我放心你呢?”

他不能让krist听到这话,也不愿意总是憋在心里,真的会被憋坏了的。唯一的办法那就是说他听不懂的中文了。

“P’sing,你在说些什么?”

“没什么,我说我去叫护士来给你看看。”singto眸子里的光猛地暗了下来。

“P’sing,不用了,这只是小伤。”

说着说着,singto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krist皱了皱眉,怎么又有电话?

Singto看了看屏幕,来电的人正是krist的经纪人,singto直接就把手机递了过去,“是你的经纪人打的电话,你接吧。”

Krist这才想起了自己的手机已经关机很久了,这下完了,免不了要受P’moon的一顿唠叨了。

当Krist头大的挂了电话之后,就一脸哀怨地对着singto说:“P’sing,我要去工作了,马上要迟到了。”

“你腿上的伤……”

“没事,那一点小伤我还是可以应付的来的,总比迟到要好!”krist连忙站起了身。

“等一下,我送你去打车,你的中文不好。”

Krist点了点头,心里暗喜地想着还好自己的中文不好,却又忽然想着如果自己的中文要是好了,P’sing就不送自己了吗?心中真的是无限纠结啊!

Krist一路把自己伪装的特别好,就仿佛他的腿真的没有被伤到。坐上车之后,在车子即将发动的那一霎那,krist急忙地探出了头,对着车外的singto喊道:“P’sing,晚上我去找你,去你家,你要等着我啊!”

说完之后,车子就没有眼色地开了起来,krist把耳朵竖了起来也没能听见singto的回答。

Krist赶紧向后瞅去,脖子向后望的都有些酸了,却只是隐隐约约地看见singto呆呆地立在那里的背影,“P’sing,晚上见啊!”krist小声的轻喃着,嘴角又溢出了笑。

评论(11)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