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待到他年彼绿(22)

Singto那温柔的话落在了krist的耳朵里,更落在了他的心里,像是一根羽毛,飘飘荡荡地撩拨过他的心尖。

Krist只觉得突然就有一股酥酥麻麻的感觉侵袭着自己的每一寸肌肤,像是百蚁噬心一般。

krist把头轻轻地靠向了singto的肩头,那颗悬了不知道有多久的心,终于找到了可以坠下的缘由了。

越是安下了心,krist的泪却落得更凶了。

许是在那漫漫的长夜中,他太需要一个人来点亮夜的黑了。那个他日思夜想、魂牵梦萦的人,便是singto。

从来都是他,每次当他闭上双眼的时候,漫出的都是singto那好看的眉眼,温柔的笑容,温润的话语。

当krist从汗意涔涔的梦境中醒过来的时候,满脑子就只有一个念头——他一定是中了一种名叫singto的毒了。

想着这三年来他自己捱过的每一分每一秒,krist就愈发觉得委屈了,泪就没有停下来过。

Krist轻轻地推开了singto的身子,仰起头问道:“P’singto,你这是什么意思呢?”

Singto淡淡地望着面前的krist,满目都只是他那染着泪痕的样子,一双睫毛上还挂着几滴泪珠,似乎还在轻轻地颤动着。

一副惹人怜爱的样子。

Krist等了半天都没有等来singto的答案,别说答案了,便是连他的一句敷衍也没得到。Krist的心又开始慌了起来,他最怕的就是singto这样的沉默,沉默之后,转身就该是离开了。与三年前,真是分毫不差。

“P’singto……”krist撅了噘嘴,只是那话突然就问不出口了。他的睫毛处,他的双眸间,他的脸颊上,落下的可是singto的双唇?

Krist只觉得一阵恍惚,像是做梦一般,这一定是在做梦了。可是这朦胧却无比真实的触感,却在尽心尽力地提醒着krist,这一切都不是一场梦。

未得singto宠幸的那一只眼,募的睁的大了些,krist只是想看他的P’singto此时脸上会有怎么样的表情,是不是更加温柔缱绻了一些。

Singto自然注意到了krist的那个小动作,他慢慢地扬起手,将krist那只睁的异常大了些的眸子轻轻地覆上了。

Krist突然就想到了某一年的那场可爱多的活动,他的P’sing也是这样,双手覆住了他的双眸,双唇却覆住了他的额头。

当年的粉丝们都说,singto的这个动作简直是苏炸了。她们说的真的是没有错的,那时的自己被singto撩的腿都软了,险些都站不住了。

他的P’sing,向来都是这么苏的。

Krist在安心地彻底地闭上眼前,赶紧找到了singto的另外一只手,然后紧紧地握住。singto的唇突然向上动了一动,一路轻柔地滑过了krist那细嫩的肌肤。

也许是因为只能看见一片黑暗,krist的耳朵就特别的灵敏起来了。所以,一直在他耳边回响的声音可是自己那因为singto的亲吻而跳个不停的心吗?

还有那可是因为singto的嘴唇滑过自己脸上、心间的暧昧的声音吗?

Krist的嘴角悄悄地绽开了一抹娇羞的笑意,脸上也瞬时间盛开了一朵红色的花。

Singto也许是伸出了舌头?krist在心里悄悄地想着,他只是觉得自己的睫毛颤的更加厉害了。

P’singto这是在为我擦眼泪吗?krist霎时间就明白过来了,结果,他的脸红的就更加厉害了。

这个吻太轻柔了,轻柔到像是不存在一般。若不是krist掌心中传来的singto的温度是那样的真实,krist还是会觉得这一切不过是场假象。

寂静的黑夜中,singto落在自己脸上的吻是那样的缥缈,krist能抓住的也唯有singto的手了。

Krist刚把singto的手抓紧,那个轻柔的吻便结束了,singto的那只手也收了回来。于是,天就亮了。Krist从那片虚无的黑暗中逃了出来。

Krist突然就觉得有些怅然若失,这个吻太过于短暂了,短暂到krist还没有好好地感受一下,就匆匆结束了。

“P’sing……”krist立马就抓住了singto那只想要收回去的手,又把自己的脸凑了过去,准确的说应该是把未得singto亲吻的那边脸凑了过去。

“这只眼还有眼泪呢,P’sing再帮我擦一擦呗!”像极了一个找大人讨要糖果的小孩子。

“krist,我这里有纸,我给你找,你自己擦。”singto抽回了自己的手,也顺势撤回了自己的视线。

“P’sing,还像刚才那样,好不好?”krist忽然撒起娇来,摇了摇singto的手,脸距离singto的唇也不过一拳的距离了。

“krist,别闹,现在很晚了。”singto微微地皱起眉来。

“P’singto,刚才闹的人可是你,我们一人一次,这样才公平。”krist松开了singto的手,速度极快地捧住了singto的脸。

原因,也不过是怕singto再次逃避。

既然singto想要后退,那他只好厚着脸皮追上去了。

“krist,你要做……”singto剩余未出口的那两个字便淹没在了惊讶之中,他的眼里全都是krist靠过来的那副决绝的样子。

Krist一下子就把自己的唇贴向了singto的那两片薄唇上,慢慢地吮吸起来。

“不可以,这样不可以!”singto满脑子都是这个想法,事实上,他也是这样做了,他的双手一直在抗拒着,推搡着krist的身子。

奈何他大病初愈,实在没有那能将krist推走的力气了。


14:00就要考语文了,既没午睡,也没复习,所以就先写到这里了。

写吻戏渣,大家凑合着看。

希望狮子暖暖可以给我好运,让我能考好一些。

评论(15)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