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待到他年彼绿(21)

singto的脑子里突然就闪过了一幅画面,那是他最不想触及的一幕。他猛地就从这暧昧的氛围中醒了过来,看着krist那愈来愈接近的双唇,singto不再生起任何期盼的情绪,反而是添了一抹抗拒。

他的眸子里悄然闪过了一丝痛苦,随后就微微但却决绝地把自己的头偏向了一旁。

Krist也愣了愣,向着singto靠近的整个身子立即就僵在了原处。

泛着粉红色美丽的泡泡一个个地破灭,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病房依旧是光线昏暗、寂静冷清的样子,似乎刚才的那些令人心神荡漾的假象,都不过是krist的一场臆想罢了。

Krist的身子依旧未动,只是直直地望着靠在床上的singto,只是他的视线却从来没有得到singto的回应过。

“P’singto……”krist实在有些怕这骇人的寂静,忍不住开了口。一个名字他说的都并不利索,似乎在隐隐地颤抖着。

“krist,你还是回去休息吧,我也要接着睡了。”singto急忙打断了krist接下来要说的话。

“P’sing,这么久了,你就没有想过我吗?”krist埋下了首,涩涩地问道。

Singto那藏在被子中的手抖了一抖,却并没有回答。

“一次,哪怕是一次,一次就好了……”krist近乎哀求地问道,他不过是想要singto一个肯定的回答罢了,甚至只是轻轻地点一下头,krist也就十分满足了。

半响之后,singto终于是开了口,“krist,这个问题你问来是想证明些什么呢?已经没有意义了。”singto终于抬起了双眸,望着面前的krist,轻轻地回问道。

只是这一次,krist却不敢再抬起眼,与singto对望了。

Singto的那一双眼睛,krist向来是不敢多看的。对视尚且还未有足够的勇气,从以前,到现在,向来如此。

从前的krist就想过,要怎么形容singto的那一双盛满了星星的眼睛呢?应该可以说,他的那一双眸子,深不见底,却又无比的清澈,像是能洞察世间万物一般。

Krist的心缓缓地下沉,他似乎是读懂了singto的那句话,但一转眼之间,又像是陷入了迷茫一般。

“P’sing,我们是朋友不是吗?你离开泰国这么久,有没有想过我?”krisr不知道费了多大的力气才能用自己的嘴角扯出一抹笑意来。即使并不好看,即使有些苦涩。

“不只是我,也包括P’new,P’off,还有所有一年生的朋友啊,你有没有想过我们?”krist终于圆了自己刚才不经思考便脱口而出的那个问题。

那个问题,还真的是愚蠢至极啊!

“想过。”半响之后,krist终于等来了这个答案,虽然这两个字的本意已经变了质,但krist的心还是悄然漏跳了一拍。

“但我想的最多的,还是你。”singto在自己的心里悄悄地加上了一句,他说给了自己听,因为这句话可能永远不会有见光的可能。

Krist的脸上泛出了惨淡的笑容来,“真好啊。”

“krist,你什么时候走?”

“大概是后天吧,后天一早的飞机。”

“嗯,一路平安。”singto淡淡地回应道。

是啊,自己马上就要走了,工作还这样的忙碌着,而P’singto还是会留在这个陌生的中国,以后的他们两个人怕是再难重逢了吧。

想到这里,krist就觉得自己的心躁动慌张的很。这种感觉就像是有什么东西要从自己的手中飞走,而他除了看着它慢慢的消失之外,无能为力。

Krist缓缓地定了定自己的情绪之后,再次开口问道:“P’singto,两件事情,你总要告诉我一件的始末吧?”

“什么事情?”singto表面上是疑惑的样子,可心底却清楚地知道krist想问些什么。

“当年你离开和你脸上的伤,两件事情,你选择一件。”krist这话说的底气十足,像是自己真的会选择一件与他讲个清楚一样。

“krist,我想我今天早上已经跟你讲的很清楚了。那我再说一遍好了,离开泰国是因为我厌倦了这种生活,脸上的伤不过是一场意外罢了。”singto还坚持着这一贯的说辞。

只是这套说辞能骗的过他自己,却骗不过krist。

“P’singto,你在说谎,你有多么热爱演员这个职业,我看得很清楚,你怎么会厌倦呢?还有你所谓的意外,到底是一场怎样的意外呢?是在泰国吧?你是在泰国受的伤吧?在你离开之前,你的脸就已经变成了这样?P’sing,那一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P’sing,别再说谎了……”krist说着说着,泪水便忍不住地坠落了下来。

他本来不想在singto面前哭的,他也不想在singto的面前展现出他的脆弱来,只是一想到当年singto所做的一切,或者说是他经历的一切,krist总是想落泪。

原来,不知不觉间,singto已经成为了他情绪的开关了。

Singto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慢慢地坐起身来。手不受控制地便伸了过去,指腹像是着了魔一般地触到了krist的脸上,触到了krist那滚烫的泪珠上。

看到krist这个样子,singto那颗早已经冰冻上的心忽然就有了一丝裂缝,似乎疼的有些难耐。

Singto轻柔地为krist一点点地拭去了泪水,“别哭了,krist,别哭。”singto慢慢地安慰道。

在singto的手覆在krist脸上的那一霎那,krist也有些惊讶。只是再一听到singto这样的温言细语之后,krist的泪反而落得更凶了。

透过一双汪汪的泪眼,krist只瞧见了那个温柔待着自己的P’singto,一如三年前。Krist仿佛像是走失在了这匆匆的岁月之中了。

“P’sing……”krist一面糯糯的说着,一面就用自己的双手环住了singto那细软的腰肢上。

三年未有过的拥抱,却还像当年一样的触感。Krist记得很清楚。

Singto的身子猛地一僵,半响之后,他还是用自己剩余的那一只手环住了krist那轻轻颤抖的身子。他的身子也立即软了下来,再不似最初那般僵硬。

疯了,他又疯了。算了,疯了便疯了吧。Singto满脑子都在回响着这个声音,他已经看不清自己的心了,也忘记了自己当年立下的誓言了。

“kit,别哭了,我在,在你身边呢。”singto在krist的耳边轻声地安慰道。

 

(怎么办?怎么办?想给krist和singto写一个吻戏,怎么破啊?)

评论(12)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