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待到他年彼绿(20)

慧雅慢慢地转过身来,脸上似乎也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淡淡地问道:“你不是说和他很熟吗?怎么会不知道原因呢?”

很平常的一句话,可在krist的耳中却听出了嘲讽与挑衅。Krist甚至觉得慧雅每一个眼神的流转,都是在对自己做着反击。

“singto他来了中国,在泰国的时候他还没有……”krist虽然被慧雅的这一句话弄得险些无言,可他不想对慧雅低头,更不想认输。

“你又怎么知道singto的伤是不是在离开泰国之前就有了呢?毕竟你与singto也不是朝朝夕夕都在一起的吧?”看清楚krist脸上那细微的踌躇之后,慧雅终于说出了自己想说的。Singto脸上的伤痕,他从未对自己说过,她也想搞清楚。

“不可能的……”krist连连地摇了摇头。怎么可能会是如此呢?singto若真是在泰国受了伤,他又怎么会不告诉自己,自己怎么又会不知情呢?

虽然嘴上一个劲儿地告诉自己这不可能,可是krist的心里还是不可遏制地生起了慌乱之情。越来越盛,险些快要把他完全吞没了。

“至少在我见到singto的时候,他就已经是这样子了。我记得他当时跟我说,他来中国没有多久。”慧雅不顾krist的表情,再次有些残忍地开了口。

慧雅望着面前的krist,心里不知道该涌起什么样的感觉。她不知道,不知道krist嘴中那所谓的“不仅仅是朋友的关系”究竟是什么意思。

那应该会是什么关系呢?慧雅越想下去就越觉得自己的心里有些惴惴不安。

“时间不早了,我想我该走了。”慧雅想要逃离。

Krist就那样僵硬地站着,手里还握着singto的那只手。直到有着细碎却冰凉的风吹进了krist的眼中,他才恍然一般地醒了过来。

Krist抬起眼,这才发现病房中的窗户并未合严,他微微地皱了皱眉,轻轻地放下singto的手,又为singto仔仔细细地掖好了被角,这才向着窗子的方向走去。

当krist的手刚触上那窗子时,背后便有一道温润的声音响起,温润背后却掩藏不住那疲倦的虚弱。

“krist,是krist吗?”

Krist的身子微微地动了一动,手也僵在了窗子上,他被singto的突然醒来吓到了。

面对着窗子,krist脸上的神情变了又变。半响之后,他终于寻到了最是应景恰当的神情来,这才敢转过身子面对singto。

“P’singto,是我,你醒了?身子可好些了吗?”krist脸上携的是最礼貌的微笑。

“你怎么会在这里?”

“是慧雅告诉我的,我给你打了电话,是她接的。”krist向着singto慢慢地走来。

“krist,你明天还有工作吧?你还是赶紧回去休息吧。”singto慢慢地坐了起来,艰难地向后靠了过去。

“P,你这样会不舒服的。”krist走的更快了。伸手托住他的腰,将他身下的枕头立了起来,又把手绕到了singto的小腹上,轻轻地将singto往后面推去。

“好了,P’singto,这样你就应该舒服多了。”

Singto被krist这若有若无的抚摸搞得有些红面,还好光线并算不得好,谁也都不能察觉。

“krist,已经很晚了。”singto又不得不强调一遍。

“P’singto,你现在生病了,需要人照顾。”krist脸上虽然并没有什么表情,但是这一句话却说的十分坚定。

“krist,我的身子并不打紧,你的工作最要紧。你现在肯定已经累了吧?”singto再次温润地问道。

 温柔,太过于温柔了,singto向来都是这般温柔的,温柔到krist从前总是会纠结,总是会胆战心惊。

他既喜欢singto这样事无巨细地处处温柔待着自己,却又害怕自己会陷入singto这一个用温柔织成的网中。

陷入就再难逃出来了。

他没有办法想象,在岁月的某一处,他的singto也会这样温柔的对待另一个人,甚至他双眸中的星星会更多些,会更亮一些。

Krist只是这样想一想,便觉得心开始痛起来了,似乎连平稳的呼吸都成了一种奢望了。这让他如何承受呢?

大约人总是这样的吧,一旦从一个人身上得了一块糖,就想多得几块。久了之后,便会贪心,再不想任何人来抢自己的糖。

可他现在却在用着最温柔的语气对自己下着逐客令,一遍又一遍。

可是,你的蜜糖,于我来说却是砒霜。

“P’singto,你为什么这么想赶我走?你就这么不想跟我待在一起吗?”krist看着singto那苍白的面容,忽然就有些烦躁起来了。

“不是,不是这样的……”singto知道krist又误会了自己的意思,赶紧就解释了起来。

“那P’singto的意思就是说我可以留在这里了?”krist突然就笑了起来,脸又向着singto的方向往前伸了一伸。

Krist的脸变得太快了,从满面的愠怒到一脸的撒娇,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

奈何singto的反射弧实在是长了一些,又加之他现在的身子还不好受,待他反应过来的时候,krist饿脸已经与他相距不过一拳的距离了。

Singto此时的眼睛里只有krist那巧笑倩兮的模样,他忽然有些沉醉了,这幅场景不也是他希冀了许久的吗?

Krist身上那独有的香气此时正在singto的鼻尖飘荡,singto那颗封闭了许久的心,终于像是春日悄然来临之后,草芽也随之悄悄地冒出了尖。

寂静的病房里,突然就染上了一丝暧昧……

 

评论(8)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