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待到他年彼绿(19)

 “singto,singto他突然就晕倒了,现在在医院呢,我也不知道……”慧雅的声音听起来着急的很,似乎还带了一抹哭腔。

Krist被慧雅的这句话吓到了,一个不注意,也是因为太着急了,就从那黑漆漆的楼梯上跌坠下来了。

手机也被他甩了出去,他的膝盖瞬时间就传来了火辣辣的痛意。但他却一秒时间也不敢耽误,瞅到了那抹光亮的时候,他赶紧就艰难地站了起来,向着那方向挪动着自己的步子。

还好,那手机离krist并不是很远。

“哪个医院?快说P’singto现在在哪个医院?”krist抓起手机,近乎癫狂地问道。

对面的慧雅也应该被krist这样的语气吓住了,愣愣地就说出来了那家医院的名字。

Krist在这里本来就是人生地不熟,他真的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找到了能够打车的地方,又费了更大的力气才跟那个司机讲通到底要去哪里。

Krist急的眼眶都已经红了,而且差点眼泪就出来了,那个司机见到他这样,不由分说地就加快了驾车的速度。

但是当krist赶到那家医院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将近两个小时了。

当krist走到医院门口的时候,刚想掏出手机问一下慧雅P’singto在哪个病房的,这才发现自己的手机悄然间已经关机了。

后来,krist又是比划,又是将肚子那中本就不少的中英文混合在一起之后,这才打听到了singto所在的病房。

当krist在那条长长的却寂静万分的走廊上奔跑的时候,脑子中只有一个念头了,那就是他的P’singto一定要没事,一定要好起来。

如果他的P’singto能够平平安安的话,从前的那些怨恨与纠缠又算得什么了?

再没有什么能比得上P’sing的一世安康了。

当krist推开那病房门的时候,便看到了这样的一幅景象——慧雅趴在病床的一边,已经睡着了。

所以,他的P’singto应该是没有什么大碍了吧。

Krist不知道为什么,面前的这幅情景突然就不像之前那样难以忍受了,反而看起来竟有一丝丝的顺眼。

倘若故事最后的结局,真的如这般的话,倒也不是一件坏事吧。Krist宁愿singto牵着别人的手笑颜如花,也不愿意singto出任何的事情。

Krist最终还是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慢慢地向着singto的方向行去。

在那昏暗的光线之下,krist很轻易的就瞧见了singto那有些红肿的脸颊,还有那苍白的双唇,还有那脸上难看的疤痕。

    直到现在,krist还是不知道singto脸上的那伤痕为何而来。

Singto虽然是睡着了,可是睡得却并不安稳,一双好看的眉头紧紧地锁着,还时不时地还会伸出自己的手挠上一挠。

Krist的嘴角开始漾起了浅浅的笑意,他的P’sing还是那样,无意之间,就让可爱的气息就盈满了整个身子。

刹那之间,krist才像是明白了过来,singto该不会是过敏了吧?

Krist又走近瞧了一瞧,这才发觉P’sing的样子就像是过敏了一样。所以当singto再次伸出手的时候,krist便一把握住了他的手,轻声喊道:“P’singto,别抓了。”

Krist掌心中的那只手还是泛着隐隐的凉意的,与三年前的触感并无区别。

Krist的心里突然就有了慰藉,至少这还是没有变的。

Singto的手动了动,似乎是难以忍耐脸上传来的痒意,又似乎是对krist对自己的禁锢有些不满,想逃离出krist的掌控。

“P’sing,别动了,不能抓的。”krist再次好声好语地说道。

只是singto却理解不到krist的好意,手上的动作更大了一些,嘴中也逸出了闷哼声。

Krist刚想再次开口时,便看到了床那面的慧雅似乎是有了动静。Krist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大脑似乎还没有做出什么反应的时候,他的手就已经将singto的手握得更紧了。

当慧雅模模糊糊醒来的时候,便看见了krist正一脸严肃的样子立在自己的面前,当慧雅睁开眼睛之后,就看见了Krist的手正握着singto的手。

“krist,你来了?”慧雅突然觉得有些尴尬。

“嗯,P’singto是怎么回事?”

“医生说他好像是过敏了。”

“是什么过敏?”

“海鲜过敏。”

“你难道不知道P’singto海鲜过敏吗?为什么还要去吃海鲜?”krist气愤地反问道。

“对不起,我不知道,singto他之前没有说过的,我点海鲜的时候,他也并没有说什么的。”慧雅低下了头,有些委屈地解释道。

看见慧雅这个样子,krist就不好再说什么责备的话了。而且他又听到P’singto并没有跟她说自己海鲜过敏的事情,那这是不是就可以说明他与慧雅之间,分明就是再简单不过的同事之谊了?

Krist藏起了自己心中的那一抹小欢喜,淡淡地对慧雅说:“现在已经很晚了,你还是回家了,我来照顾P’singto吧。”

“这,还是我来吧,你明天应该还有工作吧。”慧雅对krist的这个提议是有些诧异的,她实在不知道krist与singto之间的关系究竟是怎么样的。

“你连他海鲜过敏都不知道,我怎么能放心让你照顾他呢?我们可不仅仅只是朋友的关系哦……”krist顿了顿,嘴角也有了好看的弧度,“所以你还是回去吧。”

Krist有些得意地下了一道逐客令。

慧雅望着那两只交缠的手,双唇微微地动了一动,却还是什么话也没有问出来。

“行,那我就先回去了。”慧雅站起了身。

“等一下!”krist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赶紧就将慧雅叫住了,“P’singto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评论(10)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