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待到他年彼绿(14)

我写的剧情会不会有些慢啊?感觉有些拖沓,可是我也没办法啊!

“慧雅她怎么了?”singto不禁地问道。

“没什么,只是有点儿好奇。”对于他的这句问话,krist简直想翻一个白眼了。

果然,singto的反射弧依旧那样的长,不,似乎是更长了,长的似乎能够绕地球好几圈了。Krist在心里暗暗地想道。

“krist,你的腿好了一些没有?”singto这才觉得他们现在的这个姿势,怎么样看起来都很暧昧。

而且场景还是在这有着昏暗视线、有些狭小的试衣间内。

“还疼着呢。”krist又有了小脾气,“怎么?P’singto刚刚不是说要对我负责的吗?现在就想松开我吗?”krist说的话就像是连珠炮一样。

这次可没有这么容易呢,P’singto。krist自己悄悄在心里补上这一句。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singto的嘴角泛起了点点苦涩。也许是回答的有些匆忙,也许是怕krist不相信自己,他忙摇了摇头,接着说:“你的腿要是还疼,我可以帮你揉一揉。”

“嗯,嗯。”krist点了点头,为了掩饰自己心中那涌起的求之不得的欢喜,krist只好在脸上写满了不耐,而且什么多余的话也没有多说。

他的演技果然还是不错的,这都是第二次了,singto依旧没有半分怀疑。

Singto慢慢的撤开了自己的双手,松开了krist那柔软的腰肢,又慢慢地蹲下身去。

“是哪只腿抽筋了?”

Krist一下子就有些恍神,所以说,还是没有变的吧。他的P’singto依旧关心着他。

“右边。”

Singto的手刚想覆上krist的腿的时候,才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半天后才说道:“krist,你先把你的裤子弄好。”

被singto这么一说,Krist这才感觉到自己的双腿一凉,像是不断地有阵阵的凉风从自己那有些空荡的裤腰中吹了进来。

Krist立即就涨红了脸,“果然这才是会撩的,只是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话,自己就有些六神无主了。”

当然了,这些话只是krist自己在心里偷偷地想的。

“嗯嗯。”krist立马就把自己的裤子整好了,整理的规规矩矩的,也不敢再生出什么戏弄P’singto的心思了。

Singto这才将手覆上了krist的右腿,开始轻轻地揉捏起来。

Krist感受到自己右腿上不断溢出的暖流,低头看着这一幕,脑子中突然就浮现出什么少儿不宜的画面来。脸又红了几分,活活的像一只煮熟的虾子。

其实也不怪krist多想,这样暧昧的姿势,这样恰好的背景,任谁也都无法静心不去多想。

何况是个开了多年车的老司机,总是被人亲切地唤成“隔壁老王”的王慧侦呢!而且自己现在穿的还是一条破洞裤,singto的手偶尔总会有意无意地轻轻触碰到自己裸露在外的皮肤。

这真的是一种要命的诱惑,估计也只有天知道,krist究竟用了多强的意志力才能对这诱惑视而不见。

偏偏那个罪魁祸首还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

天呐,喜欢上一个这么迟钝的人,真的是好气啊!

Singto的手劲刚刚好,揉的也极为舒服,舒服的krist的双眸都有些睁不开了,昏昏欲睡。

“P’singto……”krist的声音软软的,最后的一个音节还被他拉的很长。

Singto有些失神,一下子就想起了自己家中养的那只猫来了,那只总是让他爱恨交织的奶猫,在春日的午后,也是这样慵懒的发出“喵喵”的叫声的。

“嗯。”singto一面答道,一面向上望了去。

“你是学过按摩吗?”

“什么?没有啊,怎么了?”singto有些不明所以。

“嗷咦,P’singto,我是说你揉的很好呢。”krist有些无语,为什么singto总是听不懂自己的话呢?

以前,krist就没少因为这个原因而生singto的气,明气、暗气都有。

原本一个这样沉闷无趣的、每天只想着玩游戏、做作业的宅男,自己怎么就会沦陷进去了?

Krist也想不通,可能这真的就是一个注定无解的方程吧。

Singto的视力并不是很好,半晌后,他只是模模糊糊地看见了krist那双有些越来越小的眼睛。

“krist,你是困了吗?”

听到singto这句话后,krist立马一个激灵,身上所有的倦意、困意全都消散尽了。“哦嘿,P’singto,我没有困,只是你揉的太好了,闭上眼更舒服一些。”

“krist,那你的腿……”

Krist虽然眷恋此时这种令人心旷神怡的感觉,也眷恋此时这种美好的场景,可他也没有忘记自己的工作,以及singto的工作。

 “我的腿好了,P’singto,你可以停下来了。”krist有些不舍的说道。

“好。”singto站起了身,对着krist说:“你赶紧换衣服吧,我先出去了,就还有这最后一组照片了。”

如此公式化的一套说辞,使得krist的脸再次阴沉下来了,“知道了,我马上就好了。”

Singto望着面前的krist,嘴唇轻轻地嚅动了一下,却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出来,只是默默地走出了试衣间。

右腿上似乎还残留着singto那最是温柔的触感,krist突然就觉得自己刚才是疯了。明明是从心底里恨着他的,明明之前说过了,再见他的时候一定会给他来上一拳的,可自己却一条也没有做到。

Krist的鼻尖猛地就泛起了酸意,眼泪在眼眶中一直打着转转,要不是他知道singto还在外面等着他,他的眼泪此时一定会顺着脸颊滑落的。

Krist不知道等自己从试衣间走出去,再次面对P’singto的时候,究竟是应该把自己的整颗心都捧到他的面前,还是应该从现在开始就封住自己的心,让它变得坚硬起来。

可是他怎么甘心呢?

放弃P’singto,他实在是做不到,也不想这么做。

P’sing,我没有这么贪心,我只想我们能回到从前的那个时候,好不好?

评论(4)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