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奈

圣诞节之后见吧

待到他年彼绿(11)

寝室的人要不在睡觉,要不在复习,也只有我是一股清流了。居然在考试周的时候坚持码字!!!没事,狮子还有慧侦会给我带来好运的。

 

singto咬着嘴唇没有发出一个音节,头却埋得更低了,像是置若罔闻一般。

可是krist知道他一定听到自己刚才的询问了,为什么P'singto还会有这样的反应?他们刚才明明已经见过面了,而且也说过话了。

krist有些想不明白,当年不告而别的人是他,而如今装作不理不睬的样子的人依旧是他。

明明该生气的人是自己才对,该大声地去质问的人也是他。

不过他的质问得到的除了是singto的一次又一次的沉默,似乎也得不到什么了,根本就没有什么用处。

果然,在有关爱情的这场博弈中,谁爱的越深,途中也就更狼狈些。幸运的也许结局可以美满,不幸的也就只能认输了。

不对,话不能这样说,krist赶紧在心里反驳自己,他这才想起来根本就无关爱情,因为他的P’singto根本就不爱自己啊!

永远都只是他的一厢情愿罢了。

krist没有再问下去,只是立在了门框那里,像是在等待着singto的反应。尽管他有太多的疑问想要一一弄清楚。

气氛一下子就变得很安静,有些诡异的安静。一旁的老板看了看两人,总觉得他们好像有些不对劲。

难不成是过去有没能解开的仇恨?这样可不行,他可不能因此就失去了这笔生意。他思衬了半天,终于决定要率先打破沉闷。

“singto,你和,你们两个人以前就认识吗?”

Singto的身子动了一动,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而krist还是立在那里,就那样看着singto,连眼珠也没转动过一下。那副神情就像是好整以暇看着singto笑话的样子。

 “可是,singto你之前不是说你们不认识吗?”

  Krist在听到身边的翻译说出那句话的时候,眉头狠狠地皱了起来。

“什么?并不认识吗?他怎么能撒这样的谎呢?那从前的那几年又算什么呢?原来singto从来就没有在乎过,从来都只是自己一个人念念不忘罢了。”krist想的心都痛了,痛到他已经察觉不出那颗满是疮痍的心是否还在跳动了。

  Singto身形再次微动,终于是缓缓抬头来,“boss,我们并不是很熟。”很简单的一句话,却像是一盆冒着寒气的水,尽数地泼到了krist的身上。

“不熟,怎么会不熟?P’singto,你为什么要撒这样蹩脚的谎呢?” 

“krist,你该进行拍摄了。”singto有些无力地打断他的话。随后便对着boss道:“boss,该到了拍摄的时间了。”

“那成,那我就先出去了,你好好工作。”boss顶着一张疑问的脸出去了。

“P’moon,你们也都先出去吧,我要跟摄影师好好地聊一下该怎么拍才行。”krist转身说道。

P’moon临走前又多看了一眼,这才确定这人就是先前与krist说话的那个人,也是那个带给他真正笑容的人。

他究竟与krist之间是什么关系呢?

待到棚内就只剩他们两个人的时候,krist才阴沉着一张脸,向着singto的位置慢慢地走了过去。

Singto就这样看着他渐渐地向自己走过来,krist的眼神太过于炙热,热烈到singto不得不别过视线,才能不被他灼伤。

他的身子好像是被人定住了一般,动弹不得。

“krist,你该去换衣服了,我们早些拍摄,就能早些收工了。”singto的声音在轻轻地打着颤。

“P’sing为什么要那么说?”krist显然还是在纠结刚才singto那样的回答。

“什么,我说什么了?”singto被摄影机掩住的手有些发凉。

“我们不认识吗?我们不熟吗?”krist反问道。

“krist,我……”singto想解释一下,可是又不知道该从何解释。

“我们一起唱过歌,一起参加过活动,对,就是在这杭州。我们一起经历了这么多这么多的事情,你却说我们不熟?我们还一起演过戏……”

“krist,一切都结束了,我已经不再演戏了。”singto淡淡道。

“是啊,只是演戏罢了,况且那戏已经落幕这么久了,早就该结束了。”

“是啊。”singto低声附和着。

“可是……”

Krist的话还没有说完,一阵敲门声便响了起来,把krist那些即将溢出来的话全都压了下去。

“请进。”singto赶紧正了正自己的情绪。

 “singto,我把衣服拿过来了。”陌生的女声使得krist也藏住了自己所有的情绪,装作无事的样子便转过了身。

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个长相甜美的女生,手里还拿着一身衣服。

“谢谢你,慧雅。”singto赶紧走过去,接过了那衣裳。

Krist也就只能听懂那句谢谢了,他真的有些后悔了,后悔自己没能好好的学习中文,他不知道那女生究竟说了些什么。

“没关系,你还跟我客气什么啊!”慧雅笑着拍了拍singto的肩膀,“这本来就是我的工作啊!”

他不知道那女生究竟说了些什么,他只是看见她笑着拍了singto的肩膀,而且singto似乎也笑了。

Krist的脸色又阴沉了几分,像是下雨前天空布满的阴云一般。

他只恨自己明明心里着急得很,却还要装作一脸淡定的样子,他是真的很想一把把那只手从他的P’singto身上掸下来。

慧雅这才看见身后的krist,因为知道他是泰国人,所以慧雅便笑着行了一下合十礼,还笑着说了一句萨瓦迪卡。

简直说的是一点也不标准,行的合十的还那么难看,krist在心里默默地想着。可是还是不情不愿地回了一句萨瓦迪卡布。

 

 

 

评论(4)

热度(102)